新铝时代IPO背后:国资低价转让股份 利益谜团重重

文/李想
近日,重庆新铝时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铝时代”)提交注册申请,新铝时代IPO也意味着进入资本市场闯关最后阶段。不过,新铝时代IPO背后还有很多利益谜团待解。
01
数据存疑
公开资料显示,电池盒箱体是新铝时代的主打产品,但是其毛利率在2023年开始下滑。报告期内,公司来源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零部件的收入占比分别为95.18%、99.86%、99.97%。其中,电池盒箱体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3.18%、86.39%、92.81%,是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数据显示,2021年至2023年,电池盒箱体实现销售收入分别约为4.06亿元、10.54亿元、14.27亿元。
图片
数据来源:新铝时代招股书
毛利率方面,2020至2022年,电池盒箱体毛利率分别为15.09%、20.83%、30.28%,逐年走高,并且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对于该现象,上市委也曾要求新铝时代结合上游原材料价格波动、下游客户需求、产品供货价格上限条款、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说明电池盒箱体毛利率持续增长,且2022年增长幅度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新铝时代称,2022年,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需求延续高速上涨趋势,公司电池箱体产品单位售价上升12.89%,导致毛利率较2021年有所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被监管追问后,新铝时代披露的注册稿显示,公司电池盒箱体2023年毛利率出现下降,从30.28%降至24.52%。
自2021年开始,新铝时代业绩也实现的较快的增长。据招股书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2021年和2022年,新铝时代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3,162.55万元、61,827.29万元和142,136.35万元;同期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228.65万元、2,675.09万元和16,537.61万元;同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94.59万元、3,013.40万元和16,763.98万元,公司在2021年实现扭亏为盈。
图片
数据来源:新铝时代招股书
事实上,报告期内,新铝时代之所以业绩能实现快速增长,其主要归结于公司对第一大客户比亚迪。报告期各期,公司对比亚迪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1,490.70万元、43,539.34万元和112,101.13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占比分别为64.80%、70.42%和78.87%,占比较大且逐年增加。而公司2021年和2022年对比亚迪的销售收入分别较去年同期增加22,048.64万元和68,561.79万元,而同期公司营业收入分别较去年同期增加28,664.74万元和80,309.06万元,所以公司业绩的快速增长主要来自于公司对第一大客户比亚迪的销售收入大幅增长所致,因此公司业绩对比亚迪存在重大依赖。
此次IPO,新铝时代欲通过此次上市发行不超过2,397.36万股以募集10亿资金投向“南川区年产新能源汽车零部件800,000套”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新铝时代具有典型的家族企业性质,实际控制人何峰何妤父女及其一致行动人胡国萍(何峰妻子)通过直接及间接方式控制公司合计55.5613%股份的表决权。而家族企业则带来了内部治理结构弊端,企业内部管理是否稳定和健全、是否会存在上市后损害中小股东利益的风险无疑备受关注。
事实上,2019年,比亚迪便以2.39亿元的采购额位列新铝时代第一大客户之位,为其当期提供了占比68.05%的营收。数据显示,继2020年六成多营收来自于比亚迪后,2021年、2022年、2023年,新铝时代来自于比亚迪的营收已经分别为70.42%、78.87%、80.46%,呈现逐年上升趋势,2023年更是一举高企至80.46%。根据监管层的规定,IPO公司若其来自单一大客户主营业务收入或毛利贡献占比超过50%以上的,则表明对该单一大客户存在重大依赖,监管层主要考量的是是否符合行业惯例,是否具有稳定性和持续性。
虽然报告期内新铝时代业绩快速增长,但是公司现金流却并不乐观。报告期各期末,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680.04万元、-9,087.10万元和-80,283.21万元,常年为负。公司之所以会出现该问题,这与其赊销问题愈发严重密不可分。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项目主要包括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及应收款项融资,分别为12,377.66万元、21,549.34万元和103,575.03万元,占公司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47.76%、51.27%和69.85%,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7.32%、34.85%和72.87%,占比均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对此,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公司应收账款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收入比例过高,实际贡献给业绩的收入十分有限。
02
公司高管谜团
新铝时代两任财务总监接连离职。2020年,高勇、史久全曾先后辞任新铝时代财务总监一职,而该情况被监管重点追问。据新铝时代招股书,2020年7月,新铝时代财务总监高勇辞职,原因系职业发展变化;之后,史久全任新铝时代财务总监一职,但在2020年12月便申请辞职。彼时,史久全表示,为更好地兼顾家庭,出于个人时间和精力分配的角度辞任财务总监。半年之内,新铝时代两任财务总监接连离职。
对此,深交所曾要求新铝时代说明离职财务总监等高管与公司是否存在冲突、分歧或者对公司财务数据存有异议,公司财务内控是否健全、有效。
新铝时代表示,2020年,公司原财务总监高勇、史久全虽因个人原因离职,但公司已设立了较为合理的财务岗位,明确了各岗位的职责权限,2021年3月,现任财务总监李勇已进入公司财务部工作,在试用期期间负责公司整体财务工作,实质性承担财务总监相关工作;2021年8月,基于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和经营管理的需要和李勇专业的财务背景和工作经验,公司正式聘任李勇担任公司财务总监。
据了解,新铝时代实际控制人为何峰、何妤父女。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何峰直接持有公司44.9246%的股份,何妤通过润峰铝间接控制公司8.3564%的股份;同时,何峰的配偶、何妤的母亲胡国萍为其一致行动人,其直接持有公司2.2803%的股份。何峰、何妤及其一致行动人胡国萍通过直接及间接方式控制公司合计55.5613%股份的表决权。
更值得关注的是,在报告期内,新铝时代还两次更换了董秘,2020年6月,原董事会秘书程耕因个人健康原因辞任由实控人何妤接任,到了递表前一月的2022年11月,新铝时代又更换了董秘,由周子彦接替何妤担任董事会秘书,据了解周子彦于2017年入职,在任董事会秘书前长期担任证券部主任,为新铝时代内部培养的高管。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书显示,2017年8月,段瑞福、周立坚、舒梓萌、曲艳平、陈明文等5名外部自然人股东以3.00元/注册资本认购新增注册资本170万元,该价格显著低于2017年10月大一创投等增资价格的6.60元/注册资本,五人合计持股比例为2.37%。据了解,曲艳平、段瑞福、周立坚、舒梓萌、陈明文持股数量分别为100万股、20万股、20万股、20万股、10万股。按照新铝时代的解释是,段瑞福、舒梓萌、曲艳平、陈明文基于对新能源汽车行业以及公司发展前景的认可,了解到投资机会后决定投资新铝时代。
在这五名自然人中,曲艳平持股数量最多高达100万股,以1.39%的持股比例位列新铝时代第三大自然人股东之位,同时也是在新铝时代中持股数仅次于实际控制人何峰及其妻子胡国萍外最多的自然人股东。另外,周立坚是新铝时代实际控制人何峰的同学,1997年7月至今现任深圳市山盟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发行前持有新铝时代20.00万股,持股比例为0.28%。此外,周立坚与新铝时代的关系也不一般,在2020年至2021年期间,新铝时代现今的控股子公司久固模具还曾因自身流动资金短缺向周立坚借了400万元,而周立坚与久固模具当时的股东凌泽夫也是同学关系。
据招股书显示,新铝时代2015年12月设立时,何峰以货币资金认缴出资857.05万元,以房产、机器设备等实物资产认缴出资1,173.95万元,合计2,031.00万元,占股60%。南涪铝业以土地使用权认缴出资1,354.00万元,占股40%。成立至今,新铝时代曾进行过多次增资以及股权转让,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同时期内的增资以及股权转让的价格却存在较大的差异。2017年8月,南涪精密(新铝时代曾用名)第二次增资过程中,段瑞福、周立坚、舒梓萌、曲艳平、陈明文以3元/注册资本的价格认购公司新增注册资本170万元。2017年10月,南涪精密第三次增资,大一创投等投资机构以6.60元/注册资本认购公司新增注册资本500万元。可以看出,南涪精密第二次与第三次增资的时间仅仅之间隔了2个月,但是大一创投等机构股东本次增资入股价格却高出了段瑞福等自然人增资价格1.2倍。对此,新铝时代解释说,主要原因系大一创投等机构股东作为专业投资机构,在增资入股时与公司及实际控制人约定有股权回购等股东特殊权利条款,相应地其增资入股价格较前次自然人股东入股价格更高,但是增资价格相差如此之大这是否合理,值得关注。
在回复函中,新铝时代披露了这五人的从业背景,曲艳平主要从事基金投资、房地产交易等;段瑞福1999年3月至今任河北宁宇化工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舒梓萌2016年5月至2017年7月在Romanoff Consultants任咨询师;陈明文2013年4月退休,于1991年9月至2013年4月在重庆市渝中区人和街小学任职,从事教师相关工作。这五名自然人股东低价入股新铝时代的合理性,也自然遭到了监管层的关注。
对于业绩增速放缓的新铝时代,此次IPO之后在资本市场有何表现,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