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总统选举倒计时1天,他临阵退选

全文1700字,阅读约需5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伊朗总统选举倒计时1天,前总统莱希遭遇空难逝世,新总统最多将在50天内选出。

026月9日,伊朗监护委员会宣布了本次总统大选的六位候选者名单,分别是卡利巴夫、贾利利、扎卡尼等。

03由于候选人之间的互相批评和对前任政府的批评,伊朗选民对大选的热情不高,投票率可能会有所增加,但目前看起来并不太乐观。

04改革派候选人佩泽什基安在竞选活动中表现得非常活跃,但许多改革派支持者因对保守派势力的担忧而选择不投票。

05目前,伊朗保守派势力远超改革派,改革派候选人佩泽什基安的支持者面临纠结。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当地时间6月24日晚,笔者来到德黑兰闹市区的一个广场上,伊朗民众三五成群,热烈讨论着即将到来的伊朗总统选举。“贾利利、贾利利”“卡利巴夫、卡利巴夫”,这是和当地民众聊天时,他们对笔者提及最多的两个名字。
此情此景,一下子将笔者的记忆拉回到2017年。那一年的伊朗总统选举时,笔者也刚好在德黑兰。投票之前的几个晚上,德黑兰著名的革命大街上聚集了更多激烈讨论政治的人,有些人甚至还会互相争吵。那时被高喊的两个名字是“鲁哈尼”和“莱希”,最后是改革派的鲁哈尼获得连任。
图片
6月26日,伊朗德黑兰,一名妇女从总统候选人卡利巴夫的海报前走过。图/视觉中国
6月28日,伊朗就要迎来又一次总统选举。这是一次突然而至的特别选举。上个月19日,在任总统莱希遭遇空难意外逝世。根据伊朗宪法第131条,第一副总统莫克贝尔随后接管行政部门,新总统最多将在50天内选出。这样,原本要到2025年才进行的伊朗第14次总统选举,意外提前至今年。
6月9日,负责监督选举的伊朗监护委员会宣布了本次总统大选的六位候选者名单,分别是议会议长卡利巴夫、前首席核谈判代表贾利利、德黑兰市长扎卡尼、前内政部长普尔莫哈马迪、前议会第一副议长哈希米、改革派议员佩泽什基安。外界普遍认为,前五人属于保守派。
此后,这6人的宣传画或者集体、或者独立地出现在伊朗各地,卡利巴夫、贾利利和佩泽什基安的出现频率相对较高。作为政治之都,德黑兰当然是竞选氛围非常浓厚的城市,大部分的竞选活动安排在这里,包括五次电视辩论,以及各自进行的竞选造势活动。
当然,这些总统候选人也会走出首都,到其他地方去开展竞选活动。即使候选人不在场,各个城市也会有一些相关活动。比如,上周笔者在伊朗西阿塞拜疆省府乌尔米耶,就目睹过支持贾利利的竞选活动,但他本人并不在场。一般而言,候选人不在场的竞选活动规模比较小。
候选人开展竞选活动的时间非常有限,从6月12日到27日早上8时,满打满算也就是两周多的时间。因此,他们不可能亲自抵达很多地方去造势。在这种情况下,电视辩论就成为全国选民评判他们的最好途径。
笔者和家人观看了本次总统选举的部分电视辩论。候选人之间的互相批评,保守派候选人对前任鲁哈尼政府的批评,以及竞争对手支持者对候选人的批评,都让人印象深刻。
用伊朗记者朋友的话说,从已经完全结束的五轮电视辩论来看,任何一位候选人都没有准备好自己的施政纲领,如果他们真的有的话。也有不少伊朗人认为,所有的候选人都不值得信任。正是有这样的认识,才导致伊朗选民对大选的热情不高。
图片
德黑兰街头的竞选海报 (摄/范鸿达)
事实上,过去的几次全国性选举投票率都非常低。2021年总统选举的投票率只有48.8%,创下伊朗历次总统选举的最低纪录;今年春天的议会和负责遴选领袖的专家委员会选举,投票率更是低至41%。
在6月25日的公开讲话中,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再次呼吁和强调了选民对投票的参与。尽管如此,6月28日真正走到投票箱面前的伊朗选民到底会有多少,仍不明确,投票人数可能会有所增加,但是目前看起来也并不太乐观。
在过去十几天中,不管是在德黑兰还是在乌尔米耶,我遇到不少人说不会去投票,其中以年轻人居多。国家发展的现实困难和人为灾难,已经让很多伊朗人对政治或政治人物失去信心或信任。
从最终候选人名单宣布伊始,温和保守派的卡利巴夫、强硬保守派的贾利利和改革派的佩泽什基安,就是人气最高的三个竞争者。为了确保保守派能够胜出,已经有保守派显要人物呼吁贾利利或戈利巴夫退出,但是迄今两人都还表示将坚持到底。
据伊朗国际电视台27日报道,哈希米当天宣布退出竞选,转而支持其他三位保守派候选人。从目前伊朗机构的舆论调查来看,如果到投票日上述三位热门人选都还坚持竞选的话,佩泽什基安将受益于保守派票源的分散,有可能会和戈利巴夫或贾利利展开第二轮角逐。如果此前戈利巴夫和贾利利中的任何一位提前退选,那么第一轮投票结束后,新总统人选就将确定。
6月12日竞选活动开展以来,改革派候选人佩泽什基安表现得非常活跃。在很大程度上讲,佩泽什基安的最大敌人不是戈利巴夫和贾利利,而是其支持者的投票参与度。当前伊朗的保守派势力远超改革派,而且前任改革派的鲁哈尼政府执政记录也并不理想,这导致很多改革派支持者心灰意冷,不再愿意去投票。
不过,不参与投票,将彻底失去推动改革的机会。每当我把这样的看法讲给改革派支持者听时,他们往往会陷入沉默。显然,在大选前夜,改革派候选人佩泽什基安的支持者依然有些纠结。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
作者:范鸿达
编辑:徐方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