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纳克的“豪赌”能翻盘吗?

全文4276字,阅读约需13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英国首相苏纳克宣布将于7月4日提前大选,打破秋季选举预期,英国自1945年以来首次在7月举行大选。

02民调显示保守党支持率远不敌工党,工党有望赢得425个议席,保守党将获108席。

03然而,保守党内部涉及“赌选”丑闻,数名高级官员被曝出涉嫌利用内幕消息押注选举结果,引发公众对政治人物的不信任。

04除此之外,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危机也令选民担忧,工党承诺将通过投资基础设施、减少规划繁文缛节等措施推动经济增长。

05无论谁将领导保守党,都需要进行大幅度的改革,推出更有魅力的领导人,以重振党的活力。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从2010年上台至今,英国保守党14年的执政岁月似乎迎来倒计时。
今年5月,英国首相苏纳克冒着大雨在唐宁街10号外发表讲话,结束了外界数月的猜测,宣布将于当地时间7月4日提前大选,打破了大家对秋季选举的预期。这也将是英国自1945年以来首次在7月举行大选。
许多人都对苏纳克提前选举的决定感到困惑,其中包括保守党内部的议员,甚至有媒体形容这是政治上的“疯狂之举”。但对于苏纳克来说,或许已没有更好的时机,保守党在民调中大幅落后,公众对政府的好感度在未来几个月还有一跌再跌的可能,苏纳克或认为,继续拖延只会让情况越来越糟,不如趁着经济略有好转之时赌上一把。
5月末,英国议会正式解散,为期5周的大选竞选活动也随之展开,持续低迷的民调、接连曝出的丑闻,保守党麻烦缠身,苏纳克所谓的“一场豪赌”可能迎来一次不可避免的惨败。
图片
英国将于7月4日举行大选,当地时间6月26日,英国首相苏纳克参加英国广播公司电视辩论。图/IC photo
民调显示保守党支持率远不敌工党
在英国议会下院选举中,英国被划分为650个选区,在每一个选区中,选民以简单多数投票选出一名当地候选人,该候选人即在议会中占据一个席位,成为议员。
一般来说,赢得过半议席的政党通常会被视为大选赢家,这一政党的领导人往往会成为新一任首相。如果没有一个政党赢得单独组阁所需的326席,则需联合其他小党组阁。
根据日程安排,待到7月4日那天,英国选民将投票决定议会650个席位的人选。随着大选日期的临近,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英国民众提前确定了手中选票的归属。
“我会投票给工党,这是百分之百肯定的。”36岁的肖恩说。肖恩来自英格兰地区西北部的切斯特,在2019年的大选中,他将选票投给了自由民主党。5年后,他转向了工党,“工党党首斯塔默可能不是最令人激动的政治家,但他是我们现在需要的,一个安全、有能力,能给英国带来稳定的人。”
距离选举只剩一周时间,像肖恩一样选择支持工党的人不在少数。自2022年10月苏纳克执政以来,反对党工党对保守党一直保持着两位数的领先优势,最近的民意调查数据也显示,支持率或将转化为大幅的议席优势。
当地时间6月19日,三家舆情公司都发布了最新的民调结果。其中,“更多共同点”的民调预测,工党将拿下406席,保守党155席。英国舆观调查公司的民调预测,工党有望赢得425个议席,保守党将获108席。
在英国《每日电讯报》委托萨万塔公司所做的民调结果中,两党差距更加悬殊,显示保守党在650个席位的议会下院仅可能保住53席,反对党工党有望拿下516席。苏纳克本人也可能丢失其在北约克郡里士满选区的议席,成为首名在议会选举中失去议员资格的英国在任首相。
民调数据难免与现实情况存在误差,但各家具体数据显示出的趋势有一定相似性。“在我看来,更有可能的情况是,保守党最终将获得接近100个席位。工党稳稳占据多数席位可以说是相当确定的前景。” 伦敦玛丽女王大学政治学教授、《“脱欧”后的保守党》一书作者蒂姆·贝尔(Tim Bale)对新京报记者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在整场竞选期间,一桩“赌选”丑闻给英国政坛蒙上了一层阴影。
数名保守党高级官员被曝出涉嫌在苏纳克宣布大选日期前利用内幕消息押注。据美联社报道,博彩在英国很受欢迎,从体育赛事到选举结果,博彩公司会提供各种赔率,开出盘口。但利用内幕消息作弊是一种犯罪行为。
目前共有5名保守党官员卷入“赌选”丑闻,包括保守党首席数据官尼克·梅森、苏纳克助理克雷格·威廉姆斯,保守党竞选事务主管托尼·李及其妻子、保守党议员候选人劳拉·桑德斯,当地时间6月25日,英国威尔士议会的保守党议员拉塞尔·乔治也表示自己正在接受禁赌委员会的调查,已经辞去党内高层职位。
保守党内阁大臣迈克尔·戈夫将“赌选”丑闻与导致英国前首相约翰逊下台的“派对门”相提并论,认为一些保守党高层在搞双重标准,这是“赌选”丑闻最具破坏性的地方,它正在抽干保守党竞选活动的氧气。
除保守党外,一名工党候选人也被曝涉嫌在其选区押注选举结果。该党候选人凯文·克雷格称,几周前他认为自己不会赢得议席,便下注押保守党会在他所在选区获胜。
保守党正就所谓的“赌选门”对该党多名官员和候选人等进行内部调查,目前已暂停其中2人的职务。工党在消息曝出后,立即撤回了对克雷格的支持。英国《卫报》指出,英国两党爆出的赌博丑闻,会增加公众对政治人物的不信任,并强化一种观点,即政治家有一套规则,公众有另一套规则。对于下一任首相来说,提高政治标准和重建公众对政治家的信任将是当务之急。
图片
当地时间5月22日,英国首相苏纳克宣布英国将于7月4日举行大选。图/IC photo
经济问题主导竞选
即便麻烦缠身,苏纳克仍试图在竞选中主导议程,将他和保守党塑造成唯一能带领英国度过二战结束以来“最具挑战性”时期的角色。只是有不少人觉得,许多潜在的问题和紧迫的挑战都是保守党政府一手造成的。
纵观这场竞选,贝尔认为,到目前为止,对民众来说最重要的议题是经济问题、由此衍生的生活成本问题以及国民医疗服务体系危机。英国财政研究所(IFS)的数据显示,过去15年是英国几代人以来收入增长最差的一个时期。由于物价飙升和工资增长停滞,英国民众一直在和生活成本危机作斗争。从2019年到2023年,无法为家庭提供充足供暖的成年人数量增加了一倍以上。
造成英国经济困境的原因来自多方面。美联社指出,与其他国家一样,英国经历了双重经济冲击,先是受到新冠疫情期间供应链问题的冲击,后又受到俄乌冲突的影响。
在宣布提前大选后,苏纳克一直试图向选民重复一个信息,即眼下的经济状况正在好转,通货膨胀在下降,一切都渐有起色,最糟糕的时期似乎已经远去。
然而,对于数百万英国人来说,现实并非如此。尽管通货膨胀率在近年持续飙升后恢复到接近正常的水平,但能源账单和商品价格仍高于新冠疫情之前,食品、能源、房价高企带来的压力仍在持续。
英国最贫穷的人受到生活成本危机的打击尤为严重,因为他们在生活必需品上的支出占收入的比例要大得多。越来越多的人陷入贫困,并求助于食品银行(Food Bank,接济穷人,发放食物的慈善组织)。据管理英国一半以上食品银行的英国慈善组织特拉塞尔基金会表示,该机构去年向有需要的人提供了创纪录的300万个紧急食品包,其中有30万人是首次使用食品银行。
图片
当地时间2023年6月27日,英国伦敦,食品银行志愿者正在准备食物。图/IC photo
“我对这些政客已经不抱希望了,他们不理解普通民众和工人阶级,我有点受够了,他们不愿意花时间来看看我们在做什么,看看人们究竟是怎么生活的。”米歇尔·多内利说。自新冠疫情以来,多内利一直在伦敦东部哈克尼社区食品中心做志愿者分发食物,虽然她希望这场选举能富有成效,给出解决问题的方案,但她内心也对此深表怀疑。
生活成本危机之外,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也令英国选民十分“头疼”。在正式投票前,英国舆观调查公司对选民进行的“最重要问题”跟踪调查显示,健康的受关注程度仅次于生活成本问题,位列第二。
2023年初,苏纳克曾把改善医疗服务列为全年工作的重点,就目前情况来看,很难说他在这方面交上了一份令人满意的成绩单。
今年4月,等待接受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治疗的官方人数为760万,仅比去年9月创纪录的780万略有下降。与此同时,在英国医院急诊科需要等待超过4小时才能看病的患者比例占到42%左右。
工党数据显示,2023年,英国有14.8万名民众在等待医疗救治中去世。由于薪酬问题,英国医护人员还曾多次举行罢工,上街抗议。
针对选民关心的经济问题,保守党和工党也各自拿出了政策纲领予以回应。保守党专注于减少移民和减税,承诺到2030年减税约170亿英镑。工党则承诺将通过制定新的产业政策、投资基础设施、减少规划的繁文缛节和建造150万套新住房,推动经济增长。
两党似乎都摩拳擦掌提出了宏伟目标,不过,有批评人士称,两党都未正面回应修复公共服务所需的增税问题,部分政策甚至有相互矛盾之嫌,面对英国经济结构问题,党派政纲与宣言显得有些浮于表面。
“两党的经济政策其实没有明显的不同,工党的计划承诺并不比保守党更可信,选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却清楚地知道保守党没有做到什么,因此他们更倾向于惩罚保守党。”英国考文垂大学政治学和国际关系教授、《政治大脑》一书作者马特·奎特鲁普(Matt Qvortrup)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8年更换多位首相,政治动荡可见一斑
按民调预测,工党将在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斯塔默将执掌唐宁街10号。路透社指出,这意味着英国在8年里迎来了6名首相,凸显了英国当下政坛的动荡程度。
在过去100年里,保守党统治着英国近三分之二的时间,甚至还在5年前的选举中斩获了一场大胜,赢得了议会中的365个议席。那时候,保守党在处理移民庇护问题、促进经济繁荣以及维护法律与秩序方面比任何政党都更受选民信任。如今,他们在这三个方面的支持率都落后于工党。
导致眼下局面的原因有很多。贝尔指出,其中最显而易见的原因是英国“脱欧”,它分裂了保守党,“英国‘脱欧’结束了两位首相卡梅伦和特雷莎·梅的职业生涯,帮助约翰逊入主了唐宁街10号,但在新冠疫情期间,他被证明完全无能、道德有缺陷,随后又被更不称职的特拉斯所替代,一个多月以后,脱离现实的千万富翁苏纳克又取代她成为了首相。”
与其说是工党赢得了民心,不如说是赶保守党下台成了许多英国选民的共同意愿。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副所长田德文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英国选民实在太厌倦保守党了。自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后,英国经济状况越来越糟,“脱欧”之后保守党4年换了3个首相,将英国政坛搞得乌烟瘴气。选民不愿保守党继续折腾下去,而将工党视作替代方案。
就连苏纳克自己也承认,保守党连续执政14年来,不时陷入政治动荡和丑闻,已经令英国民众深感失望。
一个值得继续追问的问题是,大选过后的保守党将何去何从。贝尔指出,在这场选举过后,保守党几乎肯定会直接开始竞争党内领导权,其间可能会再次选错领导人。除非工党政府将一切都搞砸了,否则保守党不太可能会在短期内重返政府。
英国《每日电讯报》指出,无论谁将领导保守党,有一些事实是不可改变的。执政14年后,保守党积累了不少政治包袱,从“派对门”、骚扰丑闻到“赌选”丑闻,丑闻没完没了,党首人选不断更换,使保守党无法向选民展现出一个严肃、纪律严明的形象。
保守党内部同样弥漫着忧郁的情绪,不仅是担心会输掉选举,更担心他们难以从失败中恢复。英国前“脱欧”谈判首席代表戴维·弗罗斯特称,这是一种“绝望的局面”。
这样的情况并非没有先例。加拿大进步保守党在1993年的选举中遭受灾难性失败,一夜之间从167个席位跌至2个,此后该党未恢复元气,仅在10多年后就宣告解散。最近几周,在谈及保守党的前景时,人们开始越来越频繁地提到这个案例。
领导英国改革党的法拉奇一度在满是保守党议员和活动人士的房间中宣称,“尽管这种事100年才会发生一次,但我确实认为,我们面临的可能性是,这或将是保守党的‘末日’。”
对此,田德文认为,目前保守党的形势还没有悲观到这种地步,“这次选举对于保守党而言肯定是一次重大的危机,但其中不仅有危险,也有机遇。如果接下来保守党党内进行较大幅度的改革,推出更有魅力的领导人,也有可能促使这个老党焕发新的活力。”
接下来,保守党需要想办法再度吸引选民。英国《每日电讯报》指出,如果保守党想要成功地改造自己,其领导人将需要弄清楚保守党为何如此严重地偏离目标,以及他们如何才能避免重蹈覆辙。
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编辑 白爽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