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中失声的“老年人”,得有人替他们说说话

图片
□杨世豪 (湖南工业大学)
6月26日,红辣椒评论中出现了一篇名为《你说老年人要怎样才能得到一个座位?》文章,评论的是北京地铁十号线老人要求让座与女子争议并袭扰女子,最后被刑拘处罚这件事儿。在网络舆论近乎一边倒地批评老人倚老卖老的时候,这篇评论却站在了老人的角度,为老年人说了说话,并且论述的极好。我十分好奇这是哪位大学的才子写出的文章,上滑屏幕——李岳伍(退休人员),看到这几个字时我才意识到在互联网里我们能听见激进的、保守的、高瞻远瞩的、文采斐然的、专家的、学者的……可是,我们极少听见普普通通的老年人的声音。
现在一提到老年人,大家脑子里浮现的总是一些不好的形象:广场舞大妈,云南超雄老奶,泼妇,倚老卖老,为老不尊,碰瓷讹钱……老年人总是和负面新闻联系在一起。“老年群体污名化”具体是什么时候盛行的无从考证,但可以确定的是污名化老人的风气与互联网和新媒体的发展密不可分。
话语权的缺失导致了舆论的一边倒。老年人被污名化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在互联网上的缺席,话语权的缺失,这意味着老年人连“站队”的资格都没有,现在互联网上“站队”往往比“站对”更普遍,人们往往出于自己的主观立场和角色身份选择站队,警察和平民冲突,警察错;城管和小贩冲突,城管错;公务员和谁冲突都错,大小官员,逢事必错,普通人冲突,有钱一方错;开车的冲突,开好车的错,两个无赖发生冲突,不会拍视频、发抖音的错。
相比于互联网主要用户的年轻人,作为互联网的边缘化群体的老年人,在舆论场中则是绝对的“弱势群体”。他们对手机的使用大多数仅限于给子女朋友发发抖音,平时拍拍照片,刷刷抖音对许多老年人来说仍是一项需要靠学习才能获得的技能,更不用说让他们在网络上打字评论了。对于他们的批评甚至于抹黑,他们看不见,更没有能力去“站队”反击,更不用说“站对”了。互联网对于老年人群体的污名化攻击宛如“步坦协同”攻打“原始部落”,他们没有一丝反击的实力与机会。
诚然,有部分老人的错误行径是应该受到舆论监督与批评的。可是哪个群体没有坏人呢?新闻报道中对老年人的极端案例报道真的能代表整个老年人群体吗?或者说,网友口中的“河南人”真的能代表河南吗?被污名化的“农村人”真的能代表农村吗?“答案自然是不能。当新闻事件发生时,有河南人为河南发声,有农民的孩子为农村发声。而当老年人被抹黑的时候,又有谁为他们发声呢?
哪个小伙不会变成大爷?哪个姑娘又不会变成大妈?等到我们变老了时,我们是不是也会被新型媒介所抛弃呢?我所呼吁的不是对违法犯罪行为,扰乱社会秩序行为的姑息。我所呼吁的是作为互联网生力军的我们,能从时代背景也好,中华传统美德也好,从老年人的视角出发,能有人为“失声”的老年人说说话,在老年人被污名化时,能有人为他们“辩辩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