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志愿填报来临,开放+监管+决策是应对之道

图片
□尹睿 (广西大学)
近日,高考成绩放榜,志愿填报正式开启。随着AI Agent(人工智能体)技术成为热门话题,能够互动问答的“AI志愿规划师”也悄然出现,主打在线随时陪伴,还可以像真人版的高考志愿规划师一般,与考生和家长互动对话,并根据个人回答“一键生成”志愿填报报告。(6月27日《中国青年报》)
我们究竟应该如何看待“AI志愿规划师”?怎样运用其更好地为我们服务?开放的心态、监管的力度、决策的能力是当下最核心的三点。
秉持开放的心态是面对AI志愿填报的第一步。前三次工业革命已经证明,任何一项新技术的发展都需要人们的开放包容,当下的AI填报志愿也不例外。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下,拒绝AI就如马拉火车的闹剧般荒诞。诚然,当下的“AI志愿规划师”还存在一些不足,例如在推荐一些对考生身体素质有特殊要求的专业时忽略了考生的个性化情况,可能导致滑档的出现。但目前AI志愿填报刚刚出现,仍有需要完善的地方极为正常,我们不妨多一些包容,而不是直接否定。北京师范大学喻国明教授在《生成式AI与新质内容生产力》中指出,新兴技术的社会融合更需要容错机制。因技术所产生的问题,其实也是可以通过技术本身找到解决方案的。人工智能的发展已形成难以逆转的趋势,主动拥抱才是我们首先应当做的。
加强监管的力度是对AI志愿填报规范发展的保障。“AI志愿填报师”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天价志愿填报服务的热度,但又滋生了不少新的问题。中国青年报记者发现,有人购买了AI志愿填报服务399元的正式白金版之后,声称自己是志愿填报师,开价2000元,实则用着AI告诉自己的答案回复家长。另有不少软件号称以AI辅助“精准填报”志愿,实际上并未使用AI,只是基于往年数据简单推荐。“AI志愿填报师”刚刚出现,此种行业乱象便随之而来,而相应的监管制度却还未跟上步伐。倘若强有力的监管始终缺席,此种乱象只得肆意生长,最终淹没了AI服务人类的初心,沦为资本牟利的手段。
提升决策能力是恰当使用AI志愿填报的基础。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陆明涛指出,“家长和考生应当明白自己才是最终的决策者,不应过多指望他人或人工智能为自己提供一劳永逸的决策。”AI算力强大,但仍只是工具。填报志愿是将分数价值发挥到最大的“利益最大化”过程,更是一个综合考量的过程,是确定自己未来道路的关键。考生对不同专业的喜好程度、自身身体状况、家庭经济情况以及未来发展地区等个性化需求难以单纯依靠AI决定,仍需回归到考生自身。面对“AI志愿填报师”的推荐,考生和家长还应有自己的想法,莫被技术操控,最终决定权还在自己手上。
“AI志愿填报师”究竟是技术带来的洪水猛兽还是人类的有益工具,还得看开放+监管+决策落实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