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娅已经没必要“复播”了

全文3289字,阅读约需10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薇娅在离开直播间后,以谦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参与浙江平台经济“创业第一课”,分享创业心得。

02谦寻文化推出“直播+短剧”融合玩法,尝试在大促期间推出《蜂总的37日独宠》短剧作品。

03除此之外,谦寻文化还投资了加湿器品牌德尔玛和医美产品公司巨子生物,两家公司均已登陆资本市场。

04谦寻在商业版图上不断延伸,包括内容生产、电商、运营、营销、经纪、IP授权以及社群/知识付费七大形态布局。

05尽管如此,谦寻的未来仍面临挑战,需要在短剧市场、直播带货等多个领域寻求平衡和盈利。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文/王慧莹 
编辑/小马 
薇娅不在的直播江湖,还流传着她的消息。
这几年,关于薇娅复播的消息时不时会传出,但最终取而代之的是主播“琦儿”、直播间蜜蜂惊喜社,谦寻也正式进入“后薇娅时代”。
这几年,直播带货行业也发生了显著的变化,随着平台加速将流量去中心化,摆脱对单一头部主播的强依赖性,直播带货正在告别大主播时代,走向更健康繁荣的主播生态。
变化背后,薇娅能否以主播的身份复播也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她如何以新的身份带领谦寻寻找更多的可能性。
图片
图源谦寻控股官网
薇娅如今的身份更加多元。
今年6月17日,薇娅现身浙江平台经济“创业第一课”,以谦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的身份担任列席嘉宾;去年3月,薇娅获得“福鼎白茶助力乡村振兴推荐官”荣誉称号。
与此同时,谦寻背后的商业版图也在不断延伸。
它完成从MCN到以数字科技为驱动的公司转型;基于直播业务,孵化新品牌、开拓海外市场;刚刚过去的618,推出“直播+短剧”融合玩法;更是在两年内投出巨子生物、德尔玛科技两家上市公司。
薇娅本人的身份和谦寻的商业布局都发生了本质变化。现在的薇娅不再是2021年台前的薇娅,做企业家、导师、投资人,或许更适合现在的薇娅。
1、不做主播做IP,薇娅依然活跃
离开直播间后,薇娅并没有离开公众视野。
6月17日,薇娅再次站在聚光灯下。浙江平台经济“创业第一课”在浙江省杭州市钱塘区正式启动,在这场有官方主办背景的创业类活动中,薇娅以谦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的身份担任列席嘉宾,并对活动案例进行了现场点评。
薇娅的身份是一名连续创业者。在活动上,薇娅分享了自己关于创业的一些心得,比起行业热度和投资回报等,薇娅更看重长期价值。
早在去年4月,褪去“直播一姐”的光环,薇娅以浙江百年老字号研究院、国潮学院“首席导师”的身份出席浙江“老字号国潮数字沙龙”,并进行了“如何利用直播电商赋能老字号”的经验分享。
2022年10月,薇娅在第四期中华老字号掌门人研修班上以国潮学院“首席导师”身份授课,用其直播电商经验赋能浙江省老字号品牌。
事实上,作为曾经的头部主播,薇娅虽然已经隐退直播间许久,但是她的一举一动,仍被拿着放大镜关注着。
离开台前的带货主播位置后,薇娅不仅投身于企业家培训、老字号复兴,还在乡村振兴以及爱心公益等领域出现她的身影。仅2023年,薇娅曝光的行程中就涉及老字号复兴、乡村振兴、行业革新、助农帮扶、公益救灾等热词。
如果给上述主题找到一个共同点,仍是直播带货。薇娅没有离开直播带货赛道,只是从台前走向了幕后。毕竟,薇娅的影响力还在。
从去年开始,薇娅个人频繁出现在其老公董海锋的视频号内容中,今年其公众号“薇娅惊喜社”迁移至“哆啦的魔法棒”,每周五薇娅都会更新最近的生活,内容包括分享穿搭、游记、生活感悟等。
图片
图源微信公众号“哆啦的魔法棒”
社交平台上,从超话到微博,从视频号到抖音,只要有薇娅的身影出现,就会有很多粉丝给她留言,有的向她喊话“何时复归”。
这种粉丝和薇娅的互动,也在证明走出直播间,薇娅依然具有影响力,运营自身的IP也成了她的新重点。
现在来看,薇娅复不复播,已经不重要了。
从谦寻的直播业务来看,原班人马的“蜜蜂惊喜社”早就度过了启动期,进入发展的稳定期。
告别旧身份,迎接新环境,薇娅和谦寻依然活跃在大众面前,将精力放到更多的业务板块上,或许是薇娅新阶段要做的事。 
2、转向幕后,薇娅要做更多事
除了各种新身份,薇娅最重要的身份是谦寻联合创始人。对于谦寻而言,曾经薇娅是台前冲锋陷阵的C位,现在薇娅退居幕后的主心骨。
这几年,在薇娅和董海锋的主导下,除了直播带货本身,谦寻不断拓宽自身边界,寻求新的故事。
今年618期间,乘着短剧的东风,谦寻开始以“直播+短剧”的方式,试水大促,推出了《蜂总的37日独宠》这一作品,整合了直播和短剧的新玩法。预热期间,“蜜蜂惊喜社”多平台账号就同步更新了“霸总”系列短剧。
图片
图源蜜蜂惊喜社抖音账号
为了专注于制作优质短剧,谦寻文化成立了谦萌文化。
近期,谦萌文化三部短剧《替身男友》《我家来了男保姆》《别跟弟弟谈恋爱》的海报亮相。海报上,谦寻CEO董海锋作为出品人赫然在列,吸引了业界的广泛关注。据海报信息显示,三部短剧开机时间为6月中下旬。
实际上,直播行业玩家发力短剧不是新鲜事,此前疯狂的小杨哥也下场做短剧。从整个市场来看,短剧市场持续升温,是个有待挖掘的金矿。
更重要的是,流量和用户一起涌入,品牌们也将营销预算投到了短剧之中。此前,有媒体统计品牌投放短剧的主流方式大致可分为三种:植入短剧、定制短剧、与达人合作,其中定制短剧占据2023年所有品牌短剧的比例超过七成。
谦寻入局短剧,有丰富的直播经验和粉丝基础,既可以吸引品牌方的预算,提高自身的营收,也可以通过短剧,把握对市场的判断,加强与粉丝的链接,为自身提升影响力。这无疑是个一举两得的新生意。
目前,仅谦寻文化就有包括内容生产、电商、运营、营销、经纪、IP 授权以及社群 / 知识付费七大形态布局。
为了确保供应链的稳定性和竞争力,谦寻还自建了供应链基地。目前,其旗下已拥有一家超过1万平方的超级供应链基地,储存的SKU多达数万个,为电商直播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图片
去年,谦寻控股更是斥资2206万元,拿下杭州滨江区一块占地1.6万平方米的工业用地,计划投资3亿元打造“新零售电商直播产业基地”项目。
实际上,薇娅和董海锋夫妇的商业嗅觉是敏锐的,基本是沿着新兴市场、有潜力市场的思路去创业。
早在2020年,他们还搭建了一个链接MCN机构、达人和商家的SaaS平台——羚客,为行业提供一站式服务。
随后,他们还牵手硅基智能创办合资公司谦语智能,全面进军数字人直播领域,进一步拓展商业版图。
更令市场惊讶的,薇娅和董海锋还将目光投向了投资领域。2020年开始,董海锋个人、谦寻旗下的谦喵资本分别先后投资加湿器品牌德尔玛和医美产品公司巨子生物。如今,两家公司均已登陆资本市场。
如今,作为谦寻背后的主心骨,薇娅在以创业者的身份为谦寻寻找更多可能。
3、赚还是亏,谦寻的未来依然倍具挑战
多个动作都在证明,谦寻不再是一家简单的MCN公司,这其实是符合整个直播电商行业走向的。
过去几年,直播电商作为电商经济、粉丝经济、网红经济的最后环节,不仅涌现出薇娅、李佳琦、辛巴、董宇辉、小杨哥等多位知名主播,也创造了多个造富神话。
但对MCN机构来说,单一业务带来的风险不言而喻。
向直播带货上下游产业延伸是共识。从谦寻目前的业务来看,投入的真金白银并不少。
图片
图源谦寻控股官网
正如上文提到的,谦寻找到了合适的标的进行投资。其中,董海锋个人向德尔玛出资1.5亿元,谦寻以1.68亿元认购巨子生物0.86%的股份。
2023年4月,谦寻花费2206万在滨江买下一块工业用地,并且计划在之后至少投入3亿打造出一个直播电商基地。算起来,买地+建楼,谦寻要花3.2个亿。
在买地之前,谦寻就已经租下了滨江阿里中心的10层楼,与阿里巴巴的滨江园区距离只有230米。10层楼中的两层被改造成了供应链基地,展示来自商家的各种商品,这个基地同时面向整个直播电商行业开放。
从“租”到现在的“买”,谦寻花3.2亿元的背后,是要扎根杭州。杭州作为直播行业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资源、供应链都很集中,是不少行业公司的选择。更重要的是,之前的10层楼已经无法满足谦寻的业务需求,有一幢自己的大楼,才能容纳下谦寻快速发展的业务,以及加强供应链建设。
像谦寻这样,业务多点开花,大笔投入之后要考虑的就是怎么赚钱。目前来看,一些业务和投资已经有了回响。
按德尔玛招股书,董海锋以持有1050万股成为这家新晋上市公司的第七大股东。按当下股价8.95元计算,如今薇娅夫妇持股市值为9397.5万元。相比于当年投入的1.5亿元,略亏近6000万。
另一家上市公司巨子生物,当下总市值为449.85亿港元。据招股书,薇娅丈夫董海锋持有巨子生物全球发售后0.84%的股权,以上述总市值粗略计算,董海锋持有的巨子生物股份市值约为3.78亿港元,对比其入股时1.67亿港元的成本,浮盈1.3亿港币。
图片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家公司都是当年薇娅直播间的合作伙伴,对于谦寻而言,这是其了解且擅长的业务。不过,作为投资者,最终这是否是个好标的,还要看德尔玛和巨子生物未来的市场表现。
再来看谦寻今年入局的短剧行业,于谦寻而言,直播+短剧的组合拳并不陌生;于薇娅而言,退居幕后将重心转移到内容,既降低风险也能把控方向。
从整个行业来看,短剧市场正处于井喷阶段,电商平台、内容公司都在入局。
野蛮生长之下,短剧最关键的问题还是质量是否优质,如果无法及时调整短剧内容和风格,很容易会导致投入与回报不成正比。而如果赚不到钱,短剧+带货的组合拳也是空谈。
可以肯定的是,薇娅夫妇及谦寻近几年的商业动作,投资、买地、建设供应链、短剧,为的都是让谦寻更快速、全面地发展。无论是哪一个新领地,都是他们商业版图的一环,并非终点。
于薇娅而言, “带货女王”的标签停留在2021年,但属于薇娅的更多故事还在徐徐展开。比起过去,更重要的是未来。
(本文头图来源于谦寻控股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