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撤单 中小银行IPO连续29个月“哑火”

全文2184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海安农商行A股主板上市征程正式终止,自2022年1月17日兰州银行上市以来,中小银行IPO已连续29个月“哑火”。

02海安农商行此次拟公开发行不超过3.28亿股,全部为新股发行,不涉及股东公开发售股份,募集资金将用于补充资本金。

03由于财务报表超过了规定的时效性要求,海安农商行的上市状态曾被调整为“中止”,然而该行经营承压的现状可能是撤回上市申请的主因。

04专家认为,当前经济环境下,中小银行寻求上市之路面临重重挑战,包括业绩压力、贷款集中度过高等问题。

05为此,中小银行需要加强自身风险管理、提高服务水平和效率,以及紧密跟随市场趋势,适时调整业务布局。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中小银行IPO上市再遇坎坷。随着上交所一则公告的披露,海安农商行A股主板上市征程正式宣告终止。6月27日,北京商报记者根据上交所官网信息查询发现,海安农商行的IPO审核状态已变为“终止”。这家位于江苏省的地方银行上市之路已长跑了七年之久,而回顾今年1月,亳州药都农商行同样选择撤回上市申请。自2022年1月17日兰州银行上市以来,中小银行IPO已连续29个月“哑火”。
这家银行主动撤回IPO申请
6月26日,上交所发布《关于终止对江苏海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沪市主板上市审核的决定》表示,日前,该行和保荐人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分别向上交所提交了相关材料,申请撤回申请文件。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三条的有关规定,上交所决定终止对海安农商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沪市主板上市的审核。
图片
从招股书来看,海安农商行此次拟公开发行不超过3.28亿股,全部为新股发行,不涉及股东公开发售股份。本次发行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资本金,以提高资本充足水平,增强综合竞争力。
作为江苏地区一家本土县域农商行,海安农商行排队上市已有七年,海安农商行自2016年12月便启动了上市辅导进程,并在2018年6月发布预披露申报稿,全面注册制实施后,海安农商行于去年3月完成平移工作。
但在这之后,海安农商行的上市进程并无明显的推进迹象,反而因财务报表超过了规定的时效性要求,上市状态被调整为“中止”。
停滞不前的上市进程背后是海安农商行经营承压的现状,该行2023年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23年该行营业收入为20.23亿元,同比下滑0.43%;净利润为8.61亿元,同比增长4.64%;净息差则从2020年的2.50%下降至2023年末的2.02%。
对大多数地方中小银行而言,贷款集中度过高是不可避免的问题,2023年年报中虽未披露细化的单一客户贷款投放余额,但在招股书中,海安农商行称,从客户分布看,截至2022年6月30日,该行向最大单一客户发放的贷款余额为2.07亿元,占该行资本净额的比例为2.39%;向最大十家客户发放的贷款余额为17.72亿元,占该行资本净额的比例为20.46%。
海安农商行表示,该行加强统一授信管理,控制大额单户贷款的发放,原则上要求新增单户贷款不能超过一定的限额,超出限额的以银团贷款等方式分散集中度风险。如果该行向最大十家客户借款人发放的贷款中任何非不良贷款质量变差或成为不良贷款,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
针对撤回上市申请的原因,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联系该行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分析观点认为,当前的经营状况及贷款结构特点,或是成为海安农商行撤回上市申请的主因。在产业经济资深研究人士王剑辉看来,在当前经济环境下,中小银行寻求上市之路面临重重挑战。首要障碍在于业绩压力,全球经济放缓和国内经济结构调整使得银行业传统增长模式遭受考验,连续增长的预期难以维系,体现在财务数据上可能不尽如人意。与先前成功上市的同行相比,新近尝试上市的中小银行可能因处于不同经济周期,其经营劣势更为凸显,难以吸引市场足够的兴趣和资金支持。
银行上市“空窗期”延续
回顾近年来银行IPO情况,用低迷、哑火形容不为过,2022年1月兰州银行实现成功上市之后,银行IPO陷入了停滞,撤回、终止频频,2023年内无一家银行上市;2024年,除了海安银行以外,还有亳州药都农商行及其保荐人于1月撤回了发行上市申请。
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截至目前,等候上市的银行共有8家,上交所主板为3家,分别为湖州银行、湖北银行、昆山农商行,除湖州银行审核状态为“已问询”之外,其余银行均为“已受理”。深交所主板5家,分别为马鞍山农商行、广州银行、顺德农商行、南海农商行、东莞银行,审核状态均为“中止”,中止的原因为IPO申请文件中记录的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需要补充提交。
注册制下,市场更看重中小银行经营规范性、持续盈利能力和潜在成长性,分析人士认为,部分中小银行存在股权结构复杂、股权过度集中、关联交易复杂等内部治理结构缺陷,需要整改才能符合上市要求;此外,经济环境变化对中小银行的经营造成压力,如净息差缩窄、不良贷款率上升、盈利能力下滑等,导致财务表现不佳,也难以满足上市的盈利性和成长性要求。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认为,银行上市步伐有所放缓,主要原因可能包括市场对银行股的需求减弱、监管要求更加严格以及银行自身条件不足。一方面,市场对银行股的需求减弱可能是因为投资者对风险较高的银行股信心不足。另一方面,监管要求更加严格,银行需要满足更严格的上市条件和监管要求,这增加了上市的难度和成本。同时,银行自身条件也可能不足,需要进一步完善和提高自身的经营和管理水平。
“对于中小银行而言,上市之路的难点主要在于如何证明自身的盈利能力、信用水平和风险控制能力”,柏文喜进一步指出,在当前经济环境下,银行上市策略可能需要作出一些调整。首先,银行需要加强自身的风险管理,以适应更加严格的监管环境。其次,银行需要提高自身的服务水平和效率,以适应市场需求的变化。最后,银行需要加强自身的创新能力,以适应金融科技的发展趋势。因此,中小银行需要结合自身的实际情况和市场环境,制定出适合自己的上市策略。
“A股市场中银行业已占据较高份额,市场对新银行股的吸纳能力有限,这促使中小银行在融资策略上需更加多元化,不能单纯依赖股权融资,而应探索债券发行、资产证券化等多种手段,确保资本充足,”王剑辉进一步强调,长远来看,中小银行的发展策略应更加审慎和精细,需紧密跟随市场趋势,适时调整业务布局,专注于构建差异化竞争优势,精准服务特定客户群体,而非盲目追求规模扩张。通过精细化管理,提升服务质量和效率,中小银行才能有效应对当前挑战,为未来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
北京商报记者 宋亦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