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好声音》《庆余年》和《歌手2024》说开来(两岸观察)

  我是台湾屏东囝仔邱庆龄,别人都叫我“乐导”。曾就读于台北商业大学,主攻企业管理专业的我,毕业后选择一脚踏入媒体圈。我的工作从助理到节目导演、总监、总导演,10多年之间,我几乎在台湾各大电视台都工作过。在萎缩的市场下,难以施展才干的我经由前辈介绍开启了我的“登陆”发展,那是2011年,我才30岁。
  为何从台湾电视台的稳定工作选择跨海来大陆发展,说起来这也是蛮有缘份,甚至可以用“一见钟情”来形容。这一切机缘巧合来自于大陆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那时任职于台湾一家电视台的我看到公司引进了这个节目,然而就是这个大陆综艺节目直接让我感受到了大大的震撼。比起台湾综艺节目小而美的型态,大陆的综艺节目彷彿就像一部“大片”,这是台湾无法比拟的。也因为与《中国好声音》的“一见钟情”,让我下定决心来到大陆发展。
  在大陆同行的推荐下,我去了湖南卫视,作过助理、扛过摄影机、当过副导演,后来又从湖南卫视转战东南卫视、海峡卫视等各个电视台。我先后驻足广东、湖南、福建、浙江、北京、上海,参与过《快乐男声》《生活接力棒》《来吧冠军》《十二道锋味》《青春旅社》《向往的生活》《真武魂》等节目的制作。有了这些经历和经验,我成立了自己的传媒公司。2018年,我决定长驻上海。我和同业合伙人还创办了影视公司,并和多位明星艺人在全国各地打造明星健身俱乐部。
  最近,两个文化现象引起了我对两岸传媒产业差异的深入思考:
  一是,《庆余年》《繁花》等超级好看的大陆电视剧火到了台湾,得到了广大台湾观众的喜爱与追捧。大陆电视剧在台湾火爆是因为两岸文化同源、人心相通。在同一部剧上,两岸同胞感受到了同样的情感共鸣,看到了同样的人生百态。这些电视剧用温暖的故事和精彩的表演,打动了台湾观众的心。这些电视剧的忠实观众不仅仅有台湾青年、学生、上班族,中年人甚至还有老年人。据我台湾电视台的记者朋友透露,台湾很多的电视频道和网站在娱乐版块增加了大陆电视剧和大陆相关综艺娱乐节目资讯后,收看率、点击率大幅提升。
  另一件事是,随着《歌手2024》的开播,谁能想到,这个湖南卫视做到第九季的综艺节目,时隔三年再次重启竟然还能掀起全网讨论,霸屏热搜榜。我推荐了我的好朋友、来自宝岛台湾的歌手黄宣参加了这节目。在第2期节目中,他用一首《独上C楼》来展现那份洒脱,而在第3期节目中,他又自弹自唱了蔡健雅的代表作《思念》,将对心爱之人的想念娓娓道来,尽显柔情。才华满满的黄宣身上有着非常强烈的反差感,这使得他圈粉无数。
  大陆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在台湾当导演,可能一年只能做一到两档自制节目,而在大陆,一年就可以接触到七到八档节目,明显能学到更多东西,成长更快。另外,大陆市场的发展空间也越来越大,大陆节目的规模质量也非常高,很多甚至是动用电影级的拍摄技术和设备。还有大陆电视剧剧组分工细致,人员也更加专业,播放平台除了电视端,大陆的网络视频平台更加蓬勃兴旺。
  通过电视剧、电影和音乐等文化产品的交流,两岸民众能更深入地理解对方的生活方式、价值观念和文化特性。这种文化的互动在无形中搭建起了一座情感的桥梁,使两岸人民能够在共同的文化认同中找到归属感和认同感。相信在未来,我们会看到更多的好剧、好音乐、好综艺作品在两岸进行交流,让两岸关系更加紧密,让两岸同胞心更近、情更浓。(作者:邱庆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