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化法治化营商环境 宜宾发布五大典型案例

宜宾观察 张梦露
6月25日,川观新闻从宜宾市委政法委获悉,为深入推进法治化营商环境建设,近日,宜宾三江中心法务区发布宜宾市优化法治化营商环境五大典型案例,涉及侵害商标、合同纠纷、虚开发票等多个领域。
据悉,宜宾三江中心法务区自2021年12月9日正式运行以来,已累计办理各类案件4.6万件,帮助解决企业需求9800余件次、化解纠纷3600余件,承办各类民商事案件8700余件,代理律师、公证、鉴定、仲裁2万余件,办理涉案企业合规案件26件,服务标的总额约245亿元。
案例一:五粮液公司诉林某、储某、蔡某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商标是企业信誉的象征和产品品质的保障,是重要的知识产权。
2015—2020年期间,林某为牟取利益,从他人处大量购进假冒五粮液等品牌白酒,加价向青海西宁200余家超市销售,储某、蔡某为其提供帮助,经鉴定林某共收取假酒款项1000余万元。
该案侵权时间长、数量大、范围广,严重损害五粮液公司知识产权和市场秩序,宜宾中院依法适用惩罚性赔偿制度,判决三被告赔偿五粮液公司经济损失1050万元,是至今全省同类型案件中判决赔偿金额最高的案件。
该案裁判显著提高了侵权人侵权代价和违法成本,形成了强力震慑和警示,对有效遏制近年来白酒知识产权侵权突出问题具有积极意义。
案例二:“首席法律咨询专家+订制调解” 成功化解一起重大合同纠纷案
首席法律咨询专家知名权威、专业过硬、经验丰富,在商事纠纷化解中具有显著优势。
江安县首席法律咨询专家工作站在调解一起涉案金额高达1.2亿元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考虑到该案标的金额大、法律关系复杂、争议分歧多等实际,在取得当事人同意后,创新使用“首席法律咨询专家+订制调解”模式。
通过由首席法律咨询专家作为调解员,纠纷当事人“订时间、订方式、订人员”的方式,围绕当事人个性化需求设计纠纷整体解决方案,让当事人从“抵触”变“接受”、从“烦心”变“舒心”、从“质疑”变“信任”,成功引导当事人达成调解、化解纠纷,以低成本、高效率维护了企业合法权益。
案例三:宜宾某工程公司及李某等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
合规的税务筹划对企业健康发展和维护税收秩序具有重要的作用,宜宾某工程公司只顾“眼前利益”,在逃避纳税义务上动起了“歪脑筋”。
2020年8月,宜宾某工程公司为增加公司进项少交税款,与遂宁某化工公司虚构交易和转款回款,并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记入进项抵扣税款,造成国家税收损失19余万元。
高县检察院坚持办案与治理并重,依法对该案启动企业合规整改,督促企业健全管理制度、补缴全部税款,四名犯罪嫌疑人经教育后全部认罪认罚,后依法作出酌定不起诉决定。
该本案的办理既彰显了国家维护税收秩序、营造公平公正税收环境的坚决态度,又从源头上增强企业税务合规意识、健全内控机制、扫除了违规土壤,实现“三个效果”的有机统一。
案例四:长沙某机器人公司与宜宾凯翼汽车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案
企业间的大标的承揽合同,通常履行时间长、投入巨大,合同履行中易产生争议形成僵局,进而演变为企业经营危机。
该案中,凯翼汽车公司委托长沙某机器人公司进行生产线改造,项目虽正式交付使用,但部分节点未达设计要求,双方对于问题的处理争议不断,分别就进度款、违约金诉至法院。
宜宾市翠屏区法院根据案件事实、兼顾各方利益,在依法支持凯翼公司违约金诉请106万元,并在预留保证金、质保金后,判决凯翼公司支付进度款557万元。
该案审理充分体现了平等保护市场主体、能动司法的裁判理念,对违约责任与企业经营现金流等进行综合考虑,依法调整企业间失衡的合同权利义务,有效化解合同僵局并推动企业继续履行合同,对同类案件的审理具有示范意义。
案例五:宜宾某餐饮公司破产和解案
“无产可破”是当前制约债权实现、阻碍破产审判实质推进的重要因素。
宜宾某餐饮公司是一家小微餐饮企业,因经验管理不善导致拖欠职工工资30余万元。经仲裁、诉讼,进入执行程序后发现无资产可供执行,职工通过“执转破”申请破产清算。经调查核实发现,3名自然人股东未实际缴纳注册资本,若裁定进入破产程序,将依法追缴拍卖股东资产。
考虑到股东虽经济困难,但公司尚有发展可能,为平衡各方利益,法院和破产管理人多次动员股东积极清偿债权,引导推动破产程序转入和解,最终促成双方签订了和解协议。
该案和解成功化解了公司债务危机,将债权清偿比例从原本破产清算状态下“0”清偿率提升至63%,职工大部分工资得以兑现,同时也给企业争取到“重生”机会,实现“一案多赢”的良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