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永平的投资减法

“大道”段永平这两天在雪球平台沉浸式讨论“姜萍事件”。
这个讨论来自一篇雪球热帖《浙大回绝姜萍就是有眼无珠?姜萍的正确打开方式如下……》,发帖人并不是什么知名投资人,平时写的专栏“0赞0评0转发”,而是这篇帖子的评论区“大道”一现身,引来550转发、976评论的热度。
图源:雪球截图
段永平评论的原因也很简单,他本科毕业于浙江大学,2023年底,他以个人名义捐给母校10亿元。而浙江大学因为婉拒姜萍,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大道”为母校辩白一句很正常。
段永平就“姜萍事件”在雪球上发表49条评论,从财报数据到教育体系再到人生哲学。每一个话题讨论,段永平的终点必定通往哲学。
有人觉得“大道至简”,有人觉得“就会说正确的大道理”。63岁的段永平并不在意,但在主页简介上依然有一股坚持自我的叛逆劲儿。
在投资上,段永平非常坚持自我,风波中公开声援茅台、逆势加仓腾讯和阿里、买入苹果公司正值乔布斯和库克交班,救刚上市的网易于水火,操作看上去颇为“逆天”。
操作逆天的关键点在投资回报率,不少人因此成为“段氏投资”的拥趸者,参透所谓模仿就是学习的第一步的大道理,就和段永平跟投,结果股票被套牢,又“粉转黑”。
细数段永平的投资经历,或许能从中分析出“段氏投资”门道——减法。
声援贵州茅台
6月开始,飞天茅台酒价格失守。
更因为“618”大促,电商和“黄牛”开启“茅台价格战”,酒价的“断崖式下跌”不是最痛的,更痛的是贵州茅台总市值在1个月内蒸发2800亿元,跌下了2万亿元市值的神坛。
作为茅台“铁粉”,“大道”段永平出来站台发帖:茅台还是那个茅台!
除了站台外,他又重申了自己对市场看法,透着股大隐于市的淡泊感:
市场短期是投票器,长期是称重机。我不对抗市场,我尽量不理睬市场而已。
他还是不忘回踩自己的起家业务一脚:我们电子产品行业要是碰上不好卖的时候,后果是很严重的。茅台碰上不好卖的时候,只是被动地又多了一些年份酒而已(以后赚得更多)。
段永平曾在雪球透露自己持股贵州茅台的两个信息:一是主要持股贵州茅台,中国神华持股很少;二是持股贵州茅台数量超过1000万股。
由于长期重仓持有贵州茅台,瑞丰汇邦资产和金汇荣盛财富此前曾一度被猜测是长期看多该股的知名投资人段永平的持股平台。不过,在贵州茅台披露的2023年年报显示上述两家私募开始减持贵州茅台以后,段永平曾于4月3日在社交平台上发布动态表示:“贵州茅台,我们一股没卖。”
在段永平的眼里,贵州茅台就像“一儿卖伞一儿卖布的娘”,是喜是忧取决看待问题的角度,而段永平的角度无疑是乐观的,因为无论从哪边赚,都是赚,根本原因是他看好贵州茅台的商业模式。
贵州茅台好大家都知道,但啥时候入场众人举棋不定。
2014年,段永平大买贵州茅台:“现在以130元/股、160元/股还是200元/股买,从长远来看都没差别,贵州茅台现在市值才1000多亿元,以贵州茅台的质量文化和生意模式,迟早会挣到300亿元。”
这个预言2018年被验证了,2018年,贵州茅台实现营业收入750亿元左右,净利润达340亿元。
坊间一直流传一则趣闻,每当持有的贵州茅台或苹果公司市值创新高时,段永平就会开瓶30年的茅台酒庆祝下。
这些酒也来自于段永平的囤货。2012年12月,“白酒塑化剂”引爆舆论,茅台酒也被送检。段永平还是趁机买了一些两斤装的和30年的茅台酒,现在两斤装的已经自然存了十多年了。
真让段永平决心持股贵州茅台,不仅因为商业模式,还因为茅台酒好喝。
有限的肝脏留给值得的酒精,有限的资金也得给值得的公司。商界沉浮多年,段永平却不太爱喝酒,2010年他才有机会抿了抿茅台酒,说自己体会不深,但能体会喜欢茅台的人对茅台的感觉,确实不一样。
3年后,段永平已经能参透茅台的“真香”,奉劝买贵州茅台股票的人一定要身边有爱喝茅台酒的人,不然也是白搭。对不懂茅台酒的人,段永平也是犀利吐槽:“居然有人非说人们买茅台是因为茅台贵,有趣,有点像说 iPhone 的用户都是为了显摆一样。”
加仓苹果公司
段永平同样也看好苹果公司,根据年初流出的疑似段永平的美股账户,从2018年,段永平就在一路加仓苹果公司。
2018年四季度,该账户苹果公司持仓比例为51%,2019年一季度加仓到57%,2021年四季度加仓到66%,2022年三季度加仓到73%,2023年四季度加仓到80%。
但早在2011年,段永平开始买苹果公司和贵州茅台,当时苹果公司的股价还不到50美元/股,正经历从乔布斯到库克的交接。段永平是库克的粉丝,果然库克上任后,苹果公司重视商业化。
很多OPPO、vivo员工抄段永平作业跟投苹果公司,被段永平戏谑:“还是Ov(OPPO、vivo)老大们牛啊,一边学习苹果公司做产品,一边买苹果公司股票,让苹果公司帮你们赚了几次钱。”
甚至段永平认为,即使股价再掉都不会往心里去,躺在苹果公司身上实在太舒服了,敢放心如此加仓,段永平对苹果公司产品的狂热,不亚于茅台。
2024年1月19日,苹果公司首款混合现实头戴设备Apple Vision Pro开放线上预定,开订18分钟后,Apple Vision Pro售罄。
段永平抢到一台Apple Vision Pro,在社交媒体上晒出了自己的订单:主机,配套的视力矫正眼镜、旅行外带包,以及额外的保修服务。最早拿到实物是2月2日,段永平兴奋得连发点评:“很酷”“真的很神奇”“并不都是因为投资”。
但投资苹果公司这件事,段永平相当不谦虚,有网友对他说:“巴老(巴菲特)重仓买苹果公司应该是受您的影响较大,这是一个伟大的决定!”
段永平不否认:“我确实跟巴菲特先生聊过苹果公司,但那是2018年的事情,是在巴菲特已经买了苹果公司以后。不过,我把我认为苹果公司的商业模式要好过可口可乐的观点说出来了,巴菲特先生觉得印象很深。”
段永平一路加仓,是基于对苹果公司商业模式的了解,但段永平终归是人,他承认他懂的生意非常少,所以投资就变得简单,他最懂的“好公司”,无非是是“美股七雄”之一的苹果公司。早年他在网易博客上分享了他投资GE的反面案例:
“前些年我也曾经买过不少GE(美国通用公司)的股票。后来卖掉GE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有一天我去GE的公司主页看了一眼,发现根本找不到我在杰克·韦尔奇书上看到的他对GE文化的描述。原来,当时的CEO有‘去韦尔奇化’倾向。所以,后来我卖掉了GE的股票。结果证明,我是对的,现在GE的价格已经显著低过我当时卖的价格。”
这件事也让段永平下定决心定下自己的slogan:买股票就是买公司。
看懂网易看不懂拼多多
段永平最广为流传的是,他和网易的投资故事,他从中获利50倍。
2000年,网易在纳斯达克“流血”上市,上市当天就从发行价15.50美元/股,跌到了12.165美元/股,最低跌到0.48美元/股,面临退市。网易创始人丁磊当时,迫切想卖掉网易,本和一家中国香港公司谈好收购,但财务审计没通过,股票停牌,收购也黄了。
段永平决定帮丁磊,投资200万美元,持股152万,占网易当时总股本的5.05%,入手股价是0.8美元/股,成了网易的第二大股东。
他研究了网易,发现网易的状况并不致命,现金流充裕,公司市值2000万美元,但现金有6000万美元,现金实力就是市值的3倍。
同时,网易正在转型网络游戏,这和段永平起家业务小霸王游戏机的商业模式一般无二,段永平很了解这套运作。加之,千禧年间,中国电脑数量大爆发,从2000年的650万台锐增到2002年的2083万台。
段永平当时就认为《大话西游》是个潜力项目,果不其然,《大话西游2》一推出就风靡全国,网易的股价涨到了70美元/股。
段永平和丁磊因此有了交情,丁磊将刚毕业赴美留学的黄铮引荐给了段永平。
黄铮临近毕业,面对两份工作犹豫不决,微软还是谷歌,段永平告诉黄铮:“去谷歌干3年,回来你就财务自由!”
果然谷歌上市时,黄铮手里的期权换来了几千万元。
2006年,段永平以62.01万美元的价格拍下巴菲特午餐,带上了黄铮,这也是黄铮最感念段永平的一大原因。
段永平用生来的一种淡然感,形容了他拍下天价午餐的原因:“巴菲特不是缺这个钱,我也不是为了吃这顿饭,不是像有些人想象的我为了去他那儿讨一个秘方、锦囊妙计,哪天掏出来一看,就能发大财。这都是胡扯。我就是觉得好玩。Just for fun。”
在这顿饭之前,段永平就了解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论:
“买一家公司的股票就等于在买这家公司,买它的一部分或者全部。”
“投资你看得懂的、被市场低估的公司。”
段永平在后来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承认之前自己脑子里一直也有这些理论,但不太确认,和巴菲特共进午餐后,他有了信心。
段永平看不懂拼多多,但很信任黄铮,所以买下拼多多。而疑似账户在拼多多持仓情况也看得出段永平的不解:2018年四季度持有1.1%;2020年一季度加仓到2.5%;2020年二季度清仓;2023年三季度重新建仓,但只有0.1%的“mini仓位”;2023年四季度又全部清仓。
但段永平并不纠结,从2001年因为答应妻子去美国生活开始,段永平也不再过问步步高的具体业务,定居在美国加州的帕罗奥图——硅谷的中心地区。
如此传奇的商业人生,网友劝大道“段永平”写本自传,他说:“这辈子不写书。我说过很多次我不会写书,这些人都不在意,就算我写了书也不会有人在意我到底写了什么的。我不担心消失的事情,反正也带不走啥。不浪费时间在对我没意义的事情上。”
网友在对话中逐渐沉溺虚无主义,提问段永平:“时间拉长到1万年,10万年,都会消失,时间够长宇宙最终都会湮灭,大道你认为有外星人吗?”
段永平说:我们都是外星人啊!
参考资料
电商报《中国最神秘富豪段永平宣布:绝不重出江湖!》
最人物《段永平:中国富豪往事》
棱镜《布道者段永平 | 棱镜》
开采队长《富人中的神人:段永平的发家史》
商业人物《段永平,高》
雪球《大道无形我有型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