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改先锋”董事长退休离任,太极集团“十四五”规划目标“流产”几无悬念

全文1420字,阅读约需5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太极集团董事会收到董事长李阳春因达法定退休年龄而提交的书面辞任函,李阳春主导混改,终结了公司“十年九亏”的局面。

02然而,太极集团“重销售、轻研发”的问题仍未根本改观,产品迭代滞后,近五年累计销售费用达到215.36亿元,累计研发费用仅6.07亿元。

032022年,太极集团成功扭亏,实现净利润3.5亿元,2023年扣非净利润达7.74亿元,同比增长约111.23%。

04由于李阳春的混改成绩难以达成预期,太极集团“十四五规划”流产几无悬念,将是继任者面临的第一道现实性难题。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图片系AI生成
6月27日晚间,太极集团(600129.SH)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董事长李阳春提交的书面辞任函,后者因达法定退休年龄,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2019年,李阳春从执掌太极集团20多年的老董事长白礼西手中接任该职,主导混改,终结了公司“十年九亏”的局面。5年之间,公司盲目投资、粗放经营、管理组织混乱的顽疾得以改观,太极集团在2022年、2023年终于实现大幅度盈利。
可以说,在“混改先锋”李阳春治下,太极集团改革初期确实颇有起色,但另一面的惨淡现实是,太极集团“重销售、轻研发” ,“重规模不重利润”、产品迭代滞后的低效状态并未根本改观,完成改革头年订下的“十四五规划”已经极为困难,虽然已实现盈利,但2020年-2021年累计亏损高达12.53亿元,依旧负债高企,分红有心无力。
以上种种,才是留给公司下一任掌门以及“实干派”CEO俞敏的真正考验,这也是市场最大的问号所在。
“混改先锋”退休离任
在《关于董事长退休离任的公告》中,太极集团对李阳春提出了高度评价:“促进公司转型升级,顺利完成公司与国药集团央地合作,公司营业收入和经营性利润均创出历史新高,为公司经营质效提升作出了重大贡献”。
图片
图源:太极集团公告
接任董事长之前,李阳春在集团内已经有近20年的工作经历:1986年进入重庆桐君阁药厂工作,1989年进入涪陵制药厂工作,历任涪陵制药厂供销科科长助理、销售部经理,太极集团有限公司南方公司总经理,太极集团有限公司销售总公司总经理,太极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2021年国药集团入主后,太极集团的混改进入大刀阔斧时代,董事长李阳春、总经理俞敏两大“混改先锋”功不可没。
太极集团2021年报显示,总部的职能部门从29个精简为20个,工业及中药资源和商业等板块子公司减少班子成员合计92人,全公司减少300多人,与其配套的还有涉及聘任、薪酬绩效、销售及业务调整等一系列制度的重建,整体上包括回归主业、优化组织结构、控费、发展大单品等等措施。
2022年,太极集团成功扭亏,实现净利润3.5亿元,2023年扣非净利润达7.74亿元,同比增长约 111.23%。
“十四五规划”谁能接力完成?
2022年年初,太极集团提出力争“十四五”末营业收入达到500亿元,将“科技创新列为企业发展战略之首”,如今仅剩两年不到时间,去年营收增长11.19%至156.23亿元,达成业绩指标的可能性无限趋近于0。
更何况,其近几年的业绩爆发包含一个特殊因素:2021年,公司旗下的藿香正气口服液被列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至第八版医学观察期推荐治疗中成药。
或许从这个角度看,李阳春的混改成绩很难说达成预期。在扭亏为盈背后,太极集团仅2020年-2021年累计亏损就高达12.53亿元,超过近两年利润之和。
图片
图源:choice数据
同时,公司负债依旧高企,去年底短期借款余额32.84亿元,长期借款3.42亿元,不受限的货币资金仅16.5亿元, 资产负债率超过74%,一年的利息费用就高达1.4亿元。
而其销售费用率依旧居头部中药企业之首,高达33.08%,2023年达到创纪录的52.3亿元。过去5年累计销售费用达到215.36亿元,累计研发费用仅6.07亿元,“重销售、轻研发”、产品迭代滞后等部分“老国企”通病仍存,年报中可窥其一二:
太极集团2012年年报称,“近10年来,公司科研成果丰硕,成功研发新药40个、获国家新药证书32个、生产批件65个、临床批件16个。”
太极集团2023年年报称,“近20年来,公司科研成果丰硕,成功研发新药40余个、获国家新药证书30余个、生产批件70余个、临床批件 20 余个。”
因而难免有投资者犀利评论,公司新药研发进度“宛如躺平打太极”。
以上状态不难看出,公司“十四五规划”流产几无悬念,这将是继任者面临的第一道现实性难题。(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 | 黄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