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16亿存款提取受限、股价跌破1元,东方集团遇退市危机

全文2573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东方集团面临退市危机,股价连续4日低于1元/股,若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面值,将触发终止上市条件。

02该公司近期披露超16亿元存款提取受限,引发市场关注。

03由于未能清偿到期债务,东方集团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同时大股东部分股份被强制平仓,债权人申请重整。

04尽管实际控制人张宏伟承诺尽快化解大额提取受限风险,但东方集团自身存在债务压力,能否如期兑现承诺仍是未知数。

05为此,东方集团正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和债务结构优化,聚焦农副食品加工业,推进海水提钾项目建设。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上市30年的粮油企业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东方集团”)拉响退市警报。6月27日,东方集团又一次跌停,股价已经连续4日低于1元/股。
东方集团股价大跌,主要诱因是该公司近期披露超16亿元存款提取受限。随后,该公司接连遭遇证监会立案调查,大股东部分股份被强制平仓,债权人申请重整……流动性和债务危机凸显。
尽管“东方系”实际控制人张宏伟承诺尽快化解此次大额提取受限风险,但“东方系”企业自身同样存在债务压力,能否如期兑现承诺仍是未知数。多个难题一同袭来,东方集团将如何化解退市危机?
退市危机爆发
6月27日,东方集团股价再度跌停,这已是其股价连续第4日低于1元/股。若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面值,东方集团将触发终止上市的条件。
引发退市风险的不止于此。6月25日,东方集团披露,因公司未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但具有一定重整价值,债权人东辉公司已向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申请启动对公司进行重整的材料。东辉公司是东方集团进行哈尔滨东方大厦改造工程及室内装饰装修工程施工承包方,东方集团尚待支付剩余工程款75.23万元。
6月21日,东方集团披露,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同日,东方集团还收到黑龙江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因未及时披露2022年东方集团与黑龙江小康龙江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的关联交易,东方集团及公司董事长、时任总裁孙明涛,董事会秘书康文杰收到警示函。6月24日,上海证券交易所也针对此事对东方集团、孙明涛、康文杰予以监管警示。
值得注意的是,东方集团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引发投资者恐慌。有投资者称,如果认定其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将诉讼索赔。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过往有因上市公司信披违规,中小股东提起诉讼索赔维权的案例,但实际可执行性较低。因为企业如果还有更多流动资产或可变现资产,也不会导致出现信披的危机,既然出了危机,那么维权索赔也缺少可执行标的。
超16亿存款提取受限
东方集团退市危机的主要诱因便是近日一则大额存款提取受限的消息。
6月18日,据东方集团披露,关联方东方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方财务公司”),近期流动性暂时趋紧,东方集团及子公司在东方财务公司存款出现大额提取受限情形。截至6月17日,东方集团及子公司在东方财务公司存款余额16.4亿元,贷款余额6.66亿元。
东方财务公司已长期为东方集团提供金融服务,也是其控股股东东方集团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
这也导致东方集团短期流动资金周转压力增加。2024年一季报显示,东方集团货币资金为25.02亿元,同比下降47.06%,如果除去上述东方财务公司提取受限存款16.4亿元,剩下货币资金仅8亿多元。但同期其短期负债约69.2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约57.65亿元,因此东方集团坦言,“对公司生产经营和偿债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此事引起上交所注意并下发监管工作函,要求东方集团自查相关资金是否被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挪用,是否构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等情况。
为化解东方财务公司相关风险,东方集团控股股东东方集团有限公司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张宏伟拟采取包括但不限于资产处置等方式,支持东方财务公司化解流动性资金不足问题。双方同意通过处置其所持有的港股上市公司联合能源集团部分股权、UEP风能(私人)有限公司股权等资产回笼资金,将在未来3—6个月内完成。
实控人同样存在偿债压力
但在外界看来,张宏伟的“东方系”公司在资金上也有些捉襟见肘。
据了解,张宏伟曾是东北“首富”,以建筑工程起家,创办了东方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参控股4家上市公司,分别是东方集团、联合能源、民生银行、锦州港(ST锦港),其中,东方集团、联合能源是其控股公司。
东方集团有限公司自身业绩如今也处于窘境。2023年营业收入为701.18亿元,净亏损48.3亿元;资产总额689.33亿元,负债总额490.28亿元,资产负债率达71.12%,流动负债为380.38亿元。其债务压力和流动性紧张情况今年进一步凸显。2024年5月15日,东方集团发布对外担保逾期的公告称,东方集团有限公司在龙江银行哈尔滨龙腾支行4.54亿元流动资金贷款已于2024年4月20日到期但尚未偿还。
5月23日,东方集团发布关于股东所持部分股权质押延期的公告称,东方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西藏东方润澜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润澜”)分别对其所持公司1685.6159万股、6775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办理质押延期。张宏伟、东方集团有限公司及东方润澜作为一致行动人,累计质押股份数量占其合计持有东方集团股份数量的比例为81.20%。
东方集团在公告中直言,东方集团有限公司高比例质押的原因,主要是为其自身及下属子公司流动资金贷款提供质押担保。“东方集团有限公司存在债务本金及利息逾期情况,存在短期偿债压力。东方集团有限公司正在与相关银行积极协商贷款展期等解决措施。”
除了自身之外,其两家控股企业同样陷于亏损。2023年,联合能源实现营业收入135.91亿元,同比增长26.38%,但净利润亏损17.07亿元,同比下降165.64%。
东方集团业绩更为糟糕,2021年—2023年分别亏损17.19亿元、9.96亿元、15.57亿元。东方集团在2023年年报中解释,受公司房地产业务资产处置未达预期、房地产合作项目亏损,公司主营业务现代农业及健康食品产业销售低迷、业务量缩减等影响,公司经营面临阶段性困难。
“东方系”危机加剧
伴随近期市场行情变动,“东方系”公司危机加剧。6月21日,因存在债务违约,以及股票价格持续下跌影响,中信证券对东方润澜融资融券业务部分股份进行强制平仓,东方润澜被动减持东方集团股份数量约2306.05万股。
面对财务危机和退市风险,东方集团方面6月25日回复新京报记者称,针对东方财务公司存款大额提取受限,公司第一时间启动风险处置程序并对外披露,公司管理层正在积极督促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尽快在短时间内落实承诺解决东方财务公司流动性内容,优先以现金方式解决公司及子公司资金在东方财务公司流动性问题,提振市场信心。
不过,沈萌认为,尽管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已出具化解东方财务公司相关风险的承诺函,但目前来看,如果他们有足够的流动性资产,也不太可能造成当前状况,而进行资产处置在当前环境下也不容易。也有行业人士指出,东方集团目前有来自监管层面的压力,还有股价暴跌、流动性危机等,如何有效应对这些难题,重建市场信心,是摆在东方集团管理层面前的重大考验。
在未来业务规划上,东方集团回复新京报记者称,公司正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和债务结构优化。主营业务方面,公司2023年开始持续缩减毛利率较低的大宗农产品贸易业务,聚焦农副食品加工业,稳步开展大米、油脂及豆制品加工业务,提升产能利用率和综合毛利率。同时,重点推进海水提钾项目建设,建成后将成为新的产业突破口和利润增长点。
新京报记者 刘欢
编辑 李严
校对 杨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