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起人卢志强出局,民生银行能否困境反转?

全文4431字,阅读约需13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民生银行于2024年6月26日召开股东大会,新一届董事会名单诞生,前山东首富卢志强退出董事会。

02林立当选为董事长,张宏伟、刘永好和王晓永被选为副董事长。

03然而,林立需经金融监管机构核准其董事任职资格。

04民生银行近年来多项指标不及同业,面临息差收窄、房地产不良资产处置等问题。

05新一届管理层需解决这些问题,以实现民生银行在新时期的精准定位和发展。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因拥有众多明星企业股东,民生银行股东大会和董事会换届历来备受关注。
2024年6月26日,民生银行新一期股东大会如期举行。随着该行于当日夜间发布股东大会决议公告,该行新一届董事会名单诞生。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对比此届董事会名单与上届董事会名单发现,执行董事从一名增至三名。其中,董事长高迎欣不变,新增席位为行长王晓永和副行长张俊潼。同日夜间,民生银行第九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决议公告显示,高迎欣被选为董事长,张宏伟、刘永好和王晓永则被选为副董事长。
最明显的是,董事会此番新旧交替后,自该行创立之初即出任董事、且为第八届董事会副董事长的前山东首富、“泛海系”(指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企业,下同)掌门人卢志强正式退出。取而代之的则是曾多次狩猎金融市场,并因此身家暴涨的前深圳首富林立。但林立的董事任职资格尚需金融监管机构核准。
一位银行业资深人士对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称,作为民生银行的发起人之一,卢志强此番退出民生董事会意味着银行业倚重地产激进扩表的时代彻底结束。在新经济周期下,如何更好把握自身优势,在逼仄市场环境下寻求精准定位是摆在民生银行管理层面前一道绕不开的时代命题。
卢志强出局 ,泛海系仍与民生银行有诸多牵连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对比新发公告及过往信息发现,此次换届后,民生银行董事会成员由之前的18名调减至16名。在林立和卢志强“一进一出”同时,民营企业家张宏伟、刘永好和史玉柱等继续留任。
尽管卢志强因此前未获提名而被“选出”董事会,但其旗下公司依然是民生银行主要股东,只是排名已低于林立旗下的公司。民生银行2024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卢志强掌控的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泛海控股”)和林立执掌的深圳市立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立业集团”)分别持有民生银行股权4.12%及4.49%,分列民生银行第七和第四大股东。若从更长时间范围内来观察,泛海控股和深圳立业分别于2021年四季度、2024年一季度对民生银行股权进行了相应的减持(前值为4.61%)和增持(前值为3.37%)。由此可见,对于决意进军民生董事会一事,林立及其执掌的立业集团早有筹谋。
相比之下,卢志强此番出局则显出几分悲情。一位接近民生银行的人士对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称,作为民生银行发起人之一,卢志强如今落得这步田地令人唏嘘。在“房地产天然是金融”之说盛行的年代,卢志强所在的“泛海系”以地产为主营业务,凭借股东便利向民生银行大量借款。在地产上行周期内,银行和地产公司各自赚得盆满钵满;当周期调转向下,这种双赢格局则变成了地产对银行的反噬。这自然是合作双方都不愿看到的局面。
在6月26日的股东大会交流环节,中小股东对于泛海系等关联交易情况表达关切。民生银行副行长黄红日回应称将加快追踪泛海集团债务风险的化解工作,最大化维护该行合法的权益。
与巨额官司如影随形的是卢志强在民生银行董事会中日渐式微的尴尬处境。民生银行近期公布的一则对董事会成员评价结果显示,该行监事会成员对卢志强2023年的履职评价为“基本称职”,与其他17名成员的“称职”形成鲜明对比。
对于这一评价结果,前述银行资深人士对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解释说,根据原中国银保监会此前出台的《银行保险机构董事监事履职评价办法(试行)》(下称“办法”),银行业董监高的评价等级分为“称职”“基本称职”“不称职”3项。《办法》分别对“不称职”“称职”适用及不适用情形进行了明确约定,但未规定“基本称职”的适用情形。有市场点评指出,民生银行此番对卢志强的评价为这位元老级人物保留了些许颜面。毕竟此前也有银行董监高被评为“不称职”的先例。相比之下,卢所代表的“泛海系”与民生银行利益纠葛巨大,即便给出“不称职”评价,外界也不会惊讶。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翻查相关管理办法发现,相关办法约定的“不称职”的适用情形包括泄露秘密、损害银行保险机构合法权益等8项;不应被评为称职的情形则包括“股权和关联交易管理严重违规,经营战略出现重大偏差,风险管理政策出现重大失误”等10项。对被评为“不称职”的董事监事,银行保险机构董事会、监事会应向其问责。
图片
林立入选 ,资本捕手多次围猎金融市场
新入局者林立何许人?其执掌的立业集团又是什么背景?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调研多项公开资料发现,林立出生于1963年,曾任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监事,中国银行深圳上步支行总稽核、会计科长,中国银行深圳滨河支行行长,深圳市中华贸易公司财务部经理,中国农业银行河源市紫金县支行会计,中国人民银行河源市紫金县支行信贷员。此履历显示,林立对商业银行业务相当熟稔。
上世纪90年代初,林立通过大量收购“深发展”原始股赚取人生第一桶金,并开启投资和创业之旅。此后于2000年收购江门证券(现更名为“华林证券”),并于2003年购入中国平安保险集团(下称“平安保险”)股权,分别占前两者51%和3.6%股份,涉及款项分别为2900万元和5.2亿元。从投资时机上观察,这两次投资均发生于被收购标的陷入一定的经营困境之时:江门证券陷入连年亏损、平安保险因投连险事件而陷入业绩下滑和品牌困境。这与当前的民生银行处境有相似之处。2007年,平安保险在A股上市,林立个人财富暴涨至140亿元,登陆《胡润百富榜》第41位,超越马化腾成为新深圳首富。上述系列信息可以判定,多番出手金融市场且获益非凡的林立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资本大佬,且擅长做出与大众研判相悖的投资。
在通过投资大笔收获的同时,林立谋划且践行“产业+金融”的企业图谱。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透过调研企查查股权结构图等信源得知,林立现持有立业集团99.9%股份。后者成立于1995年,现注册资本金100亿元,是一家以“产业+金融”为商业模式的民营企业。从企业图谱来看,立业集团现持有华林证券约65%股份,还曾涉足3项村镇银行的投资,持股比例均在10%左右,标的均位于广西地区。立业集团对金融业的“钟爱”借此可见一斑。而对于投资民生银行,林立进取之心更是昭然。立业集团继2023年三季度末首次出现在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后,2024年一季度又大举增持,持股比例达4.49%,跻身该行第四大股东。
除去“一体两翼”中的金融投资,立业集团官网显示的产业布局涉足新能源、锂能和生物医药领域。因其未公布年报信息,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无从对其经营状况进行探析。但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调研林立集团子公司华林证券多项公告发现,2024年以来,立业集团10次质押其所持有华林证券股份进行融资,用途均为“自身经营发展”。华林证券6月13日发布公告,截至当日,立业集团质押股份占其所持股份近50%,占华林证券总股份三成以上。系列讯息表明,华林证券的股份是立业集团惯常使用的融资法器之一。
图片
前述银行业资深人士对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表示,频繁融资或许意味着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有限,或投资行为活跃。民生银行2024年一季度报告亦显示,当期期末,立业集团所持有约14亿股民生银行股权处于质押状态,占其所持有该行股份总数的七成以上。与此相关联,在同份报告中,针对外界诟病的公司股权质押比例过高一事,民生银行做出“要协调压降股权质押比例”的回应。
在此种情势下下,有了民生银行董事会成员身份加持的林立,其实控的立业集团后续是否透过质押民生银行股权大举融资,或许是值得关注的焦点之一。
多项指标不佳,不良仍处出清期
撇开决策层更迭背后的悲喜叙事,多项指标不及同业的民生银行如何摆脱经营困境或许才是根本。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调研多项数据发现,截至2024年一季度,民生银行营业收入、净利润、净息差、不良贷款率等多个指标在9家A股上市股份制银行中排名落后。
2024年一季度,民生银行实现营业收入342.73亿元,在9家上市行中排名第7,仅高于华夏银行浙商银行,与排名第一的招行(864.17亿元)相去甚远,与9家行约435亿元的均值水平亦存在较大差距;与之相呼应,对营业收入影响较大的净息差水平也在一众银行中排名接近垫底,为1.38%,仅略高于浦发银行(1.31%),亦低于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公布的1.54%的行业均值。
图片
图片
归母净利润方面,民生银行排名第6,为134亿元,与9家上市行168亿元的均值水平存在差距。中间手续费等非息收入水平亦在兄弟行中排名落后。
图片
换言之,与股份制银行同业相比,民生银行整体经营情况欠佳。无论是净利息收入对应的存贷款业务,或是非息收入对应的财富管理等中收业务,民生银行均乏善可陈。
纵向比较而言,2020年至2023年,民生银行营收迈入下行通道。在信用减值损失计提减少的情形下,民生银行净利润微幅上扬,但拨备反哺利润特征较为明显。而在营收绝对值一项中,民生银行2023年与2014年水平相差无几。
图片
除去经营缺乏亮点,民生银行过往因激进发展房地产业务而遗留的不良资产也为业内所关注。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调研两项相关指标走势发现,截至2023年底,该行房地产行业不良贷款率由2020年的0.69%一路飙升至4.92%;与此同时,房地产贷款占比则呈现下落趋势,由2020年的约11%降至不足8%。这说明该行仍处于房地产不良贷款出清阶段。前述银行界资深人士对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表示,地产的处置周期通常因为标的金额较大而相对漫长。加之“买涨不买跌”的市场氛围影响,处置周期时长难以预测。
图片
民生银行一位内部人士对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表示,事实上,早在2020年董事长高迎欣履新时,民生银行就着手收缩之前热衷的地产业务。某种程度上,高迎欣的到来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民生银行陷入更大的地产危机。2024年初,高迎欣于《中国金融》杂志上的公开撰文显示,化解风险和强化全面风险管理仍是民生银行的关键任务。由此可以判断,4年已过,民生银行仍未彻底摆脱房地产不良资产负累。
管理层待解四道题
民生银行是否到了踯躅难行的境地?董事会换届完成后,民生银行全新一届的管理班子需要解决哪些难题?
上述银行界资深人士对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称,息差收窄及因资本市场波动导致的中间业务收入减少是近年银行业普遍面临的处境。民生银行业绩不佳与其当年激进扩张房地产业务之举有关,但这属于历史遗留问题。民生银行基本面的问题也没有外界想象中严重。否则,不会出现股东积极增持的局面。
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金”)于2023年底发布的研报亦给予民生银行“跑赢行业”的评级,理由包括“风险管理、内控合规能力强基提质”“存量风险处置积极”等。业内对民生银行的负面评价多集中于其过往行为,并对其处理历史遗留问题的积极态度予以肯定。
上述民生银行内部人士亦对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称,自高迎欣赴任,民生银行内部在业务条线和内部改革方面均发生了较大变化。其中,最为明显的一点就是薪酬体制改革摒弃了之前以业绩为导向的做法,转而施行以客户服务为中心的专业序列改革。此番董事会换届完成后,加之3月份行长王晓永履新,民生银行新一届的“董监高”(董事会、监事会和高管层)决策层正式敲定。新管理层必将趁“新官上任三把火”之势而“有所作为”。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认为,为寻求经营与内控风险方面的突破,民生银行应从以下几方面着手改进。首先是银行业普遍面临的息差收窄问题。2024年一季度数据显示,民生银行在此项排名上明显落后于同行。民生银行应透过积极调整资产负债结构及对应成本的方式予以改善,并加强金融市场方向投资能力;第二,加强房地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争取尽快实现不良资产出清,减轻拨备覆盖率持续走低压力,增强风险承受能力;第三,加强对内控合规方面的整顿,尽早改善自身在业内罚单众多,违规经营行为频现的形象;四是尽快在日益激烈的同业竞争中,找准自身的精准定位,做大做强特色业务,以期实现在新一届领导班子带领下展现新风貌。
                                                                                      (助理研究员王奕荃 王思源对本文亦有贡献 )
南方周末新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 陈琰 助理研究员 靳雅菡
责编 丰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