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无极90多幅版画亮相久事美术馆,流露毕生诗情画意

6月29日起,久事美术馆推出年度大展“律之绘音:赵无极的画意与诗心”展览,首次完整呈现从1940年代到2000年代,赵无极与多位诗人合作的10余套版画诗文集,展现艺术跨越媒介形式、文化语境的交融魅力。
图片
赵无极无疑是一个在20世纪世界美术史上振聋发聩的名字,延续其老师林风眠、吴大羽等人的脚步,为东西方艺术交流做出了重要贡献。但初到巴黎时,他如何一步步走进法国文化艺术的核心圈?久事美术馆最新推出的展览“律之绘音:赵无极的画意与诗心”为观众提供了一条线索。
图片
本次展览的策展人马楠介绍,1948年,刚到法国的赵无极没有条件创作大型油画,便先从版画入手。他起初尝试创作了八幅石版画,不料成品效果非常好。于是便有出版商把这些画拿给了法国著名文学家亨利·米修。他看后认为赵无极的画与人都表现出一样的自然无矫饰。于是,亨利·米修主动为这八幅石版画写了8首诗,观众一走进展厅,就能看到其中的一首诗和对应的画作。
图片
亨利·米修读赵无极的八幅石板画 其一
画上,一匹枯瘦的老马拖着黑棺车,代表赵无极对夭折幼子的怀念,但一旁却是旺盛生长的树木和飘扬的红色彩旗,传递着向上的精神。亨利·米修为它赋诗:
“树心不曾绝望。在困厄中,仍有生存的美丽。”
以诗、画为媒,赵无极与亨利·米修缔结了一生的友谊。1972年,赵无极的第二任妻子陈美琴去世,他心力交瘁,无法再创作尺幅较大的油画。受到好友亨利·米修的鼓励,赵无极开始创作水墨画,以水汽氤氲的氛围为特征,进入到新的创作阶段。
图片
通过亨利·米修,赵无极也结识了众多法国诗人、艺术家,还与罗歇·凯卢瓦合作完成版画书《漫步》、版画史《图像的荣耀与诗艺》,与勒内·夏尔合作插图手稿集《解开麻布袋》,与菲利普·雅各泰合作版画书《比尔盖德》等,他还用水墨版画的形式表现莎士比亚二十四首十四行诗。
图片
《解开麻布袋》其一
图片
《莎士比亚之二十四行诗》其二
在展厅里,马楠特意在赵无极的画旁附上诗人的文字或手写真迹。他表示,诗歌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运用最简短的字符,通过想象力,打开了丰富的意象画面,“赵无极的版画创作,刚好非常贴合文字的主题”。
图片
展览的末尾还呈现了三件将水墨山水画与瓷器工艺结合的作品《石碑9号》,是赵无极晚年向中国诗人李白、杜甫表达的致敬。
图片
石碑9号(绿与黑)
马楠表示,赵无极一直在寻找艺术无国界的表达,这种交流和融合在当下也显得弥足珍贵。他希望,展厅中的每一件作品能够成为一种超文本链接,人们可以通过这件作品链接到世界上大的一个创作群体,“我们欢迎读者观众们来这边做研究、阅读、写笔记,甚至我们也非常希望观众能够在展厅里面进行自己的创作”。
来源:先锋派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