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太一:拜登表现糟糕,民主党要换人吗?

全文2823字,阅读约需9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2024年美国总统候选人辩论赛提前举行,拜登表现糟糕,民主党内部出现更换候选人的讨论。

02辩论中,特朗普谎话连篇,拜登在反驳特朗普谎言时无法充分表述自己的政策立场。

03由于拜登在辩论中的表现,民主党内部有人呼吁在党代会前更换候选人。

04然而,替换拜登并不容易,需要考虑民主党的价值观和程序正义问题。

05目前,拜登团队正在寻求弥补损失的方法,奥巴马和佩洛西的表态将对拜登的决定至关重要。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孙太一】
2024年的第一场美国总统候选人辩论赛,比以往都来得更早一些。
这本来是拜登团队推动下的结果,因为当前拜登民调落后,而很多选民可能会提前投票,他们认为要改变这一趋势,就需要有一剂强心剂。
不过,他们的算盘打错了。拜登的糟糕表现,已经让民主党内部出现了尽快更换候选人的讨论甚至是呼声。
图片
2024年6月27日,美国亚特兰大,美国总统拜登和前总统特朗普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首场辩论。图自IC Photo
拜登团队的误判
这样看来,拜登的顾问团好像很不接地气,他们本以为通过提前数个月辩论可以为拜登带来转机,却并不了解当前拜登的状态。
比如,拜登的顾问们认为改动规则,在没有轮到一方说话或者一方超时的时候就把麦克风关了,可以有效限制特朗普打断拜登,对拜登会更有利。事实上,我们看到的结果是,拜登之前在2020年的两场辩论中可能还因此受益了,因为特朗普打断拜登,不仅给了拜登喘息、思考的机会,而且也让特朗普咄咄逼人、自私自大的特质被放大。要知道,拜登往往没法斩钉截铁地以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每次发言,而如果看上去是被特朗普打断的,这个弱点就没有这么明显了。今天,拜登的时间反而用不完,而特朗普因为麦克风关了,反而显得比以往克制、冷静了。
民主党人本想呈现特朗普毫无章法、品性恶劣的形象,尤其是让中间选民对特朗普反感,从而使得特朗普无法做大自己的基本盘。因为民主党很清楚,特朗普自己的基本盘很难被撼动。结果,今天特朗普虽然因为谎话连篇且回避问题,并不一定获得了中间选民的好感,却在某种程度上分化了拜登的基本盘。
从少数族裔的民生到边境、社保、医保、军人福利、对外政策,特朗普以其特有的夸大其词乃至充满捏造但在辩论时又潜在有效的攻击内容,让拜登显得招架不住。巴以冲突给拜登带来的尴尬尤其明显,因为拜登既想守住自己力挺犹太裔的形象,又不想失去摇摆州穆斯林、阿拉伯人的选票。当然,民主党团队让拜登这个时候辩论,拜登老态龙钟、健康堪忧、无法胜任总统工作的情况反而被放大了。
事后拜登有助手想挽回局面,称拜登是因为得了感冒,还未痊愈。为了显示这是事实,该助手还特别强调了拜登做了新冠测试,结果是阴性。但拜登一上来给人的感觉就是他可能是练习得太多了,嗓子都练哑了。而这种高强度的训练可能也是拜登团队加在拜登身上的,现在看来或许好好休息、精力充沛反而更重要。说话慢一点又怎么样了呢?搞不好观众还能听得更清楚,自己也有时间想一想内容再表达。
想准确陈述事实确实更费劲
拜登的团队其实早就预料到特朗普在辩论时会谎话连篇,但拜登如果专注于反驳特朗普的谎言,则将失去表述自己政策立场的机会。所以在辩论前,拜登团队曾经和CNN的主持人们交涉,希望他们能在现场就驳斥候选人说出的谎言。但这个要求被主持人拒绝了——主持人觉得既然是你们在辩论,你们就该互相指出对方的谎言。
拜登团队沟通的失败,也使得今天的辩论从一开始就对拜登不利。拜登希望追求真相要摆事实,那一定比散播谣言、谎言更费劲。拜登这边还在分步骤阐述政策,希望回忆准确数字的时候,特朗普的一系列“ever”“anything”“all”“worst”“in the history of”等极端的、夸张的、但往往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表述,反而给人他掌控着节奏且能轻松驾驭这些话题的错觉。
图片
特朗普在首场辩论中显得游刃有余,而拜登对特朗普的攻击则显得招架不住 图自IC Photo
而拜登的努力却并不能让他百分之百做到准确。比如他此前和两党议员共同推动的边境议案得到了边境巡逻队工会的支持,而拜登在表述时却说成了这个工会为自己背书了。他想表达在他任上美国军人已不直接公开参与热战,却说成了他任上没有美国士兵死亡了。
当然,这与特朗普说的什么拜登要把所有人的税率都提升四倍,国会山暴乱时冲进楼的只是一小部分人,而且是被警察带进去的等等这样的谎言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了。但谎言、夸张和说错话,有的时候在观众心里是差不多的。正如特朗普自己犯罪和拜登的儿子犯罪在一些人眼里是可以等同的。所以,拜登在这样的辩论中丝毫得不到什么好处。
民主党会换人吗?
辩论一结束,民主党内部就出现了趁民主党代表大会还没召开要尽快替换拜登的声音。毕竟,以往辩论的时候离选举可能就只剩一两个月了,这次辩论在6月,也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之前,何不趁机换个人当候选人,一改当前的颓势呢?对于特朗普这样污点很多的对手,民主党内很多人认为只要是个正常的民主党候选人,击败特朗普是大概率事件。奥巴马的前顾问David Axelrod也在辩论后表示党内肯定会讨论替代方案,而且这可能是今年选情的转折,一旦换了人,特朗普就危险了,今天的辩论反倒成了民主党的胜利。
图片
拜登老态龙钟的一面在辩论中被放大了,面对特朗普咄咄逼人的进攻,拜登的招架显得力不从心 图自IC Photo
不过,要换人并不那么容易。价值观层面上,民主党一直认为自己代表的是规则意识、程序正义,特朗普是民主的破坏者,而民主党一直在维护美国的民主制度,避免其被特朗普被摧毁。但如果要换人,则意味着之前初选中选民靠投票选出来的候选人将不被认可,反而给人“党内精英、寡头操纵局势后废掉了民主过程选出来的候选人,另立候选人”的感觉。这似乎给了民主党“要胜利还是要民主”的两难选择。要知道,拜登在初选中可是获得了将近99%的党内代表票的。
因此流程上,要取代拜登,或许只能是拜登自己决定退出——虽然民主党内部也可以借用“当候选人丧失行为能力”这个特殊情况的相关条款来换人,但如果拜登并未丧失行为能力,那上面提到的两难依旧存在。拜登和第一夫人辩论之后在亚特兰大与支持者们见面的集会上,似乎并不觉得自己这场辩论输了,估计暂时也没觉得有必要换候选人。不就是一场辩论吗?辩论有表现好的时候,也会有表现差的时候,他们也很可能拿里根当年同样出现了第一场辩论糟糕,但最后结果却依旧是大胜的例子说事。
但拜登如果坚持不退选,势必需要找方法弥补今晚的损失,他接下来可能不得不增加在电视上的曝光度来尝试挽回局面。但电视上得越多,有破绽、有不足的可能性也会越大。也就是说,拜登的局面可能会越来越被动。而当前能说服拜登,在党内也有足够影响力的可能只有奥巴马和佩洛西二人,接下来这两位的表态尤其重要。如果他们没有很快在媒体上表态力挺拜登,表达小小的一场辩论不足挂齿,大家需要继续团结在拜登周围的话,那就说明他们可能在犹豫要不要劝说拜登退选了。
有意思的是,当前民主党内对于拜登退选后替代者的讨论,呼声最高的并不是副总统哈里斯,而是加州州长纽森。纽森为了保留政治资本,在辩论一结束就在被媒体围着问问题时表示,拜登今天辩论时在政策“实质”上是获胜方,并呼吁不能背叛拜登,要继续支持拜登,百分之百地全力以赴,并比喻说“你带去参加舞会的舞伴铁定是会在离场时你希望一起走的人”。
留给民主党讨论的时间并不多,这主要是因为他们可能等不到党代会的召开,因为俄亥俄州的技术性问题,民主党之前计划以提前确认拜登候选人身份的方式以避免候选人上不了该州的选票。所以,今天的辩论有点让民主党内部乱了阵脚,而特朗普虽然辩论结束时显然是加分更多的一方,但接下来核实事实、驳斥谎言的机构、机制开始运转后,特朗普可能从摇摆的中间选民那里也得不到好处。对于观察人士而言,美国今年沉闷的大选周期终于又出现了一些戏剧性的新动向。
图片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