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清零!半年内连遭清退,金交所走上不归路

全文1868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近期,河南、广东、宁波等地金融管理部门集中发布公告,取消各自辖内金交所的业务资质,金交所正加速退出舞台。

02由于缺乏有效监管,地方金交所在促进地方经济发展、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等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但近年来负面的作用更突出。

03事实上,监管部门对地方金交所的清理整顿一直在进行,金交所数量减少三分之一以上,非标融资规模和涉及投资者人数大幅下降。

04然而,部分金交所仍存在较大风险,如未经国家有权部门依法许可,为非标债务融资活动提供登记备案等服务,属于“伪金交所”。

05专家表示,未来地方金交所将可能基本上会被取缔,金交所行业的演变是中国金融市场化改革与风险防控并重的缩影。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金交所正加速退出舞台。
日前,河南、广东、宁波等地金融管理部门集中发布公告,宣布了各自辖内金交所取消业务资质。更早之前,湖南、辽宁、西安、重庆四省市的地方金融管理部门也先后发布公告,取消各自辖内金交所的业务资质,今后四地都将不再有金交所。
作为金融创新的试验田,金交所在发展过程中逐渐背离了初衷,成为风险累积的温床,最终面临关停的命运。
“近期几个省市不约而同取消地方金交所资质,接下来地方金交所将可能基本上会被取缔。”6月27日,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实际运营来看,地方金交所在促进地方经济发展、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等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但是近年来由于缺乏有效监管,负面的作用比正面的作用更突出,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金融发展正常秩序,也给金融消费者权益带来损害。
集中关停
所谓“金交所”,是指金融资产交易所,由地方政府批准设立的综合性金融资产交易服务平台,主要经营范围包括经有关部门批准的金融资产和金融产品登记、交易和结算,其他金融创新产品的服务等,主要是为了盘活各地流动性差的金融资产,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
6月21日,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公告,取消中原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金融资产交易业务资质。取消后,河南省不再存在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
公告显示,市场上部分名称或经营范围中带有“产登”“产登信息”“产登管理”“产权交易”“产交信息”“结算”等字样的企业,未经国家有权部门依法许可,为非标债务融资活动提供登记备案等服务,属于“伪金交所”,存在较大风险。
同日,广东省、山西省、宁波市也先后公告,取消广东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金融资产交易业务资质、山西省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金融资产交易业务资质、宁波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金融资产类交易业务资质。
早在今年3月,湖南省、辽宁省、西安市、重庆市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已先后发布公告,为全面加强金融监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取消辖内金交所业务资质,不再从事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相关业务。部分公告还提到,“我省再无合规地方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公告中提醒到,至今未批准任何外省市地方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在我市设立分支机构,或通过发展会员机构、代理商、授权服务机构等方式在我市开展非标债务融资登记备案等服务。
回顾金交所的历史,2010年5月21日,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成立,同年5月28日,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成立,成为了最早的两家金交所。2020年至2011年间,全国范围内发起设立了7家金交所,分布在安徽、重庆、深圳、四川、武汉等地。
2012年后成立的金交所,没能以“金融资产交易所”获得工商注册,取而代之的是“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权交易中心”等名称。后期,金交所吸引到了民间资本轮番入驻,一省一家成为了“标配”,各省市金交所数量曾一度发展到70余家,如辽宁曾有7家交易中心、山东曾有6家。
《华夏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在企查查搜索“金融资产交易所”“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等相关字样,目前全国共约25家。
因何关停?
21世纪初期,随着中国金融需求的多样化,金交所应运而生,开辟了新的投资领域,在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P2P平台等新型金融机构的推动下,金交所迅速成为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的重要流转场所。
然而,野蛮生长的背后是风险的快速累积。部分金交所偏离了设立的初衷,开始涉足高风险的非标准化债务融资,甚至发行理财产品,其年化收益高达8%到10%,再加之销售人员精心设计的话术,吸引了不少投资者。
不过,其所发行的产品往往信息不透明,投资者很难了解资金的真实用途、底层资产的真实性和风险状况。而收到的资金流向复杂,有的汇进资金池,将不同项目的资金混同管理,而不是直接对应投资相应项目,增加了资金被挪用或期限错配的风险,甚至被用于非法活动。
也有些交易所因缺乏相关资质、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不到位,导致风险积聚,一旦项目崩盘,产品就无法及时兑付,投资者血本无归,扰乱了金融市场秩序。
另有一些房企、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和地方城投等,利用金交所作为融资和增信渠道,发行了大量非标准化理财产品。部分企业通过金交所发行理财产品进行自融,或填补自身财务缺口,尤其是为房地产等高杠杆行业打开了违规融资的口子。比如,部分房企可能利用金交所,发行理财产品或者进行融资,绕过监管,不通过银行贷款和债券发行,从而获得更加宽松的融资条件。
种种乱象早已引起监管的关注,而事实上,监管部门对地方金交所的清理整顿一直在进行。
2012年1月,国务院同意建立由证监会牵头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2021年12月,证监会消息,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致函29个辖内有金交所的省级政府办公厅,要求立即组织开展对辖内金交所的现场检查工作。
整治工作取得积极成效,金交所数量减少三分之一以上,非标融资规模和涉及投资者人数大幅下降,金交所无序扩张和野蛮生长势头得到遏制,风险明显收敛。
可以说,14年间,金交所行业的演变,就是中国金融市场化改革与风险防控并重的缩影。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张志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