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乃亮带货火爆 遥望科技沾不到一点风光?

谁受益最多?
图片
《投资者网》乔丹
当前的直播界,贾乃亮可谓风头正劲。蝉妈妈数据显示,贾乃亮在5月成为销售额冠军,到6月18日为止,他保持在第二名的位置,超越了“与辉同行”和小杨哥,被誉为“带货一哥”。
然而,在个人品牌光鲜亮丽的同时,其所属的MCN机构遥望科技(002291.SZ)正在经历一段艰难时期。
从财务状况来看,该公司一直深陷亏损泥潭,wind数据显示,其自上市以来,累计亏损额已高达18亿,并且近期遭遇了深交所的问询,资本市场对遥望科技的经营状况正给予高度关注和严格审视。
大手笔激励高层,零分红九年
在深交所向遥望科技发出的问询函中,公司的经营表现成为了首要被关注的问题。实际上,近几年遥望科技一直面临亏损的困境。
从2021年到2023年,尽管遥望科技的营收保持两位数增长,从28亿元增加至48亿元,但净利润却持续下滑,累计亏损额已达20亿元。
在遥望科技的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投资者们多次对公司的经营状况表示担忧,并询问是否有改善计划。对此,公司回应称正在积极开拓市场和提升业绩。然而,遥望科技对于业绩的改善似乎并不完全有信心。
在2021年初,遥望科技公布了股权激励计划,考核期限为2021年至2023年,主要基于营收增长率的指标。具体来说,以2019年营收值8.66亿元为基数,设定了2021年至2023年的营收增长率目标分别为150%、200%、250%,而触发值则要求营收增长率分别达到120%、160%、200%。这一计划并不包含利润作为考核指标。
参与该股权激励计划的共有240名遥望科技的中高层管理人员及骨干员工,其中不乏副董事长、财务总监李刚和董事会秘书何建锋、副总裁马超等重要角色。在2023年,李刚、何建锋都新获得了25万份的股票期权,马超则新获得10万份。
2021年、2022年,公司的股份支付摊销费用分别为6923万元、5041万元,2023年约 8000-9000万元。高昂的股份支付费用也成为了公司连续三年亏损的一个重要原因。
事实上,深交所曾在2022年就遥望科技的股权激励方案提出疑问,指出该方案仅以营收为考核指标,且伴随2021年管理人员及员工获得股权激励后,公司净利润大幅下滑。深交所质疑此安排或致公司利益受损,受益者仅为管理人员及员工,询问是否涉及利益输送及考核标准是否全面。
遥望科技对此回应称,选用营业收入作为考核基准,是因为它能有效反映公司经营状态、市场竞争力及业务增长潜力,既体现了公司对持续扩张的自信,也便于投资者直接洞察公司的成长趋势和业务扩展前景。
在面临亏损的情况下,遥望科技以营收为主要考核指标,进行了较大规模的股权激励,这一举措使公司中高层管理人员获得了明显利益,但其他投资者则未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遥望科技自2009年上市以来,仅在2009年、2011年、2014年进行过分红,总金额为8019万元。自2014年以后,公司便未再进行过分红,而其自上市以来则已累计募资85亿元。
利润侵蚀与合规挑战
遥望科技原名“星期六”,早期主营皮鞋制造与销售。2019年,公司通过收购遥望网络95%股权,迈入互联网营销领域,战略转型为新消费服务平台,随之更名为“遥望科技”。
这次收购成为遥望科技营收快速增长的转折点,从过去约15亿元的年营收规模,到2023年跃升至48亿元。尽管营收激增,公司净利润表现却不尽人意,wind数据显示,公司自上市以来,累计至今亏损总额达18亿。
遥望科技的业务结构也发生了根本变化,互联网广告业务逐渐占据主导,2023年贡献了超90%的收入,相比之下,传统的服装鞋类业务占比已缩小至个位数。互联网广告业务主要包括新媒体广告代理与社交电商两大部分,其中代理业务是通过抖音、腾讯和快手等平台为广告主提供服务,并从中赚取差价及平台返点。
自2020年底成为快手的一级代理商,并于2022年晋升为抖音千川的一级代理商后,遥望科技在短视频平台,尤其是抖音上的广告代理业务飞速发展。2023年,互联网广告代理业务营收达到23亿元,同比增长101.58%,占总营收的47.18%,成为拉动公司总收入显著提升的主要驱动力
然而,互联网广告代理业务的毛利率面临严峻挑战。2023年,该业务对抖音的采购金额即达到23亿,金额较高,加之行业竞争激烈及平台政策调整减少了返点激励,导致毛利率从2022年的4.01%骤减至1.4%。
这一变化直接影响了整体互联网广告业务的毛利率,从2022年的16.45%剧降到2023年的1.12%,降幅达15.33个百分点,公司整体的毛利率水平也因此被拉低。
面对挑战,遥望科技也正积极求变,向“科技驱动的新消费服务平台”转型,由“IP平台”向“供应链平台”延伸。如“遥望X27主题公园”等,但成果仍需时间验证。
然而,除了盈利难题外,遥望科技在经营上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
公司及其董事于洪涛、财务总监李刚在2021年至2023年连续三年收到广东证监局的警示函,原因涉及信息披露不准确、财务处理不当、虚构收入等问题。
而2023年的警告还扩大到董事长谢如栋、董事会秘书何建锋、副总裁马超等高层,指出了公司存在存货价值失真、虚增收入、对外财务资助未及时披露等多方面违规行为,显示公司在经营管理和合规性上存在诸多问题,亟待解决。(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