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分别40年的小棉袄:我想抱紧她,想对她说千万句对不起

全文1878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陕西人王燕在四川绵阳找到了40年前失踪的女儿赵琴琴,两人终于团圆。

02王燕在女儿失踪后,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直到遇到好心人收留她们。

03为了找到女儿,王燕曾在甘肃武山打散工,一边打工一边寻找。

042021年,王燕在网上看到寻亲志愿者朱玉堂的直播,分享了自己的寻女故事。

05由于警方的努力,李欣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亲生母亲,感慨命运的无常。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时隔40年,陕西人王燕在四川绵阳见到了自己的“小棉袄”。
“女儿!是妈不好,把你弄丢了,你受苦了。”年过花甲的王燕拉着40年前失踪女儿赵琴琴(本名)的手,泪流满面。
这些年,王燕像“空壳”一样活着,想要找到女儿的念头支撑着她走下去。王燕从不过节,对她而言,没有女儿在身边的节日,和寻常日子并无分别。“我心疼她,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每当过年过节,我就特别特别想念她。”
而这份坚持了40年的心愿终于在6月28日变成了现实。王燕说,她为女儿准备了一件风衣,希望往后可以为女儿遮风挡雨。“我想要抱紧女儿,有千万句对不起想要对她说。”
图片
(王燕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视频寻找女儿,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前半生在颠沛中度过
今年61岁的王燕,出生于陕西省定边县的一个农村家庭。1980年,在父母的安排下,她嫁给了一个素未谋面的外地人。对方是一名木匠,王燕的父母认为,女儿跟着一个手艺人,能过上安稳的日子。
但婚后的王燕过得并不幸福,丈夫脾气不好,动辄对她又打又骂,这种情况在女儿赵琴琴出生后也没有得到改善。1984年春天,忍无可忍的王燕选择了离家出走,她带走了女儿,以及平时攒下的150元钱。
那段颠沛的日子里,王燕带着女儿一路流浪,白天四处乞讨,晚上就睡在火车站,或者在沿途的废弃房子里借宿。直至后来,王燕带着女儿去了甘肃陇西。
在陇西县,王燕遇到了好心人,对方收留了她们,在此期间,她开始帮别人洗衣、做活来换取孩子的饭钱。一段时间后,王燕又开始售卖浆水饭赚钱。“那时,女儿才2岁半,但非常懂事,在我工作时她总是静静地坐在一旁等待,独自玩耍,从不哭闹。”
1984年中秋节前夕,王燕像往常一样带着女儿卖浆水饭,当她稍微闲下时回头,突然发现女儿不见了。“我惊慌失措,由于当时没有通信工具,我只能盲目地寻找,大大小小的巷子都去搜寻,但始终未能找到女儿。”那一刻,王燕绝望到了极点。“女儿就是我的精神支柱,为此我甚至有过轻生的想法,但冷静下来以后,我决心要找到她。”
图片
(认亲现场,王燕和女儿紧紧拥抱)
寻女之路迎来转机
此后的大半年里,王燕一边继续在陇西打散工,一边寻找女儿,但始终没有结果。“因为我性格内向,胆小懦弱,所以当年并没有选择报警。”后来,王燕只身前往甘肃武山投奔亲戚。“亲戚知道孩子丢了,也见到我浑浑噩噩近乎崩溃的精神状态,就劝说我不要再四处奔波,多攒点钱再出去找女儿。”就这样,王燕在武山待了六七年,为了生活和攒钱,她什么活都肯干。“我在工地和男同志一起搬砖、和水泥,帮别人洗碗,去打扫马路,这些工作都很苦,但是只要能攒钱找女儿,再苦再累我也不怕。”
这份找到女儿的信念,支撑着王燕度过了艰难的岁月。她从不过节,对她而言,没有女儿在身边的节日,和寻常日子并无分别。“我心疼她,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每当过年过节,我就特别特别想念她。”
2021年,王燕在网上看到了寻亲志愿者朱玉堂的直播。“直播间在线人数很多,大家都在互动留言。”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王燕在评论区分享了自己的寻女故事,也跟朱玉堂直播连线讲述自己的寻女经过,后又经过朱玉堂向绵阳公安胡祥雨工作室发来求助。
接到求助后,胡祥雨警官通过核查发现,王燕未采样进入公安机关打拐系统,随即远程指导其采集生物样本邮寄至绵阳警方入库,同时根据王燕提供的当年孩子失踪过程分析认为,极有可能系孩子走失后被当地人意外收留,警方初步确定手动比对查找重点方向为甘肃本省范围内。2024年5月,王燕接到了胡祥雨警官的电话,得知疑似有了女儿的消息。“那一刻,我仿佛置身于梦境之中,激动得透不过气来,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的心情。”
图片
(寻亲志愿者讲述王燕寻女背后故事)
我要亲口告诉您:女儿找到了
也是由于警方的一通电话,让甘肃人李欣(化名)陷入了震惊与不安之中。
2023年,李欣突然接到了甘肃当地冯警官的电话。电话中,冯警官告诉李欣,她的身世可能有隐情,建议其采血入库,以协助警方调查。“我当时第一反应是震惊,很快就极力否认,但作为一名公民,我有义务配合警方的工作,最终还是去做了采血。”
李欣回忆,采血之后,事情似乎陷入沉寂,没有后续消息,她便以为这只是误会一场。直到2024年6月,她接到了绵阳公安胡祥雨警官的电话,得知了自己的身世真相。“那一刻,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震惊、愤怒、失落……所有的情绪交织在一起。”
之后的几天时间,李欣一直沉浸在震惊中,她觉得命运给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胡警官讲述了亲生母亲寻找我的过程,我既心酸又难过,几十年来,她独自寻找我,还要打工维持生计,该有多么不容易。”李欣说,她走出了这道坎,也很想跟亲生母亲见面。“我想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想亲口告诉她,您的女儿找到了。”
见到女儿的一瞬间,王燕紧紧拥抱了她,喜极而泣,久久不愿松开。她为女儿准备了一件风衣,希望往后可以为女儿遮风挡雨。“我想要抱紧女儿,有千万句对不起想要对她说。”王燕无法控制激动的心情,每说一句话,她都会流泪。
“我从未想到有朝一日还能够找到失散40年的女儿,我想要向女儿道歉,作为一个母亲,没有给女儿一个幸福的童年,甚至还将她弄丢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愿意用余生来弥补我的女儿。”王燕说。
记者:赵桂凯 校对:冬平 剪辑:王瑶华 编辑:刘玉红 校对:汤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