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小洪山科学城:从“示弱”到“示范”

勾勒城市形象,首要看建筑。
北京的故宫,磅礴大气;苏州的园林,秀气逼人。在武汉,诸多地标性建筑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武昌首义中轴线上,“V”字型的辛亥革命博物院南区,刚毅挺拔;东湖之畔,倒梯形的湖北省博物馆新馆,与老馆呼应宛如大型的“楚屈子赤角铜簠”;位于东西湖区的武汉五环体育中心,俯瞰如腾空欲飞的凤凰之翼,灵动飘逸……
6月26日,位于武汉武昌区八一路的小洪山科学城项目正式封顶。小洪山科学城紧邻中科院武汉分院,是“中科-武大智谷”的产业引擎,而“中科-武大智谷”是武昌区智力核心。和上述建筑一样,小洪山科学城的设计也出自中信建筑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下称“中信设计”)的手笔。
图片
小洪山科学城项目全面封顶。图/李杨
九派新闻专访小洪山科学城设计总负责人,中信设计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总建筑师高安亭,看建筑如何处理与人、与城市、与环境的关系。
【1】绿谷夹道的秘密
“在斜坡屋顶做绿化,是设计方案中特别的创意。”高安亭说。
在屋顶做绿化的建筑并不少见,但在大面积坡面屋顶上覆土种植,面临着因土面下滑平移带来的一系列难题,将该设计创意变成现实的实践案例并不算多。
小洪山科学城南侧紧邻城市主干路八一路,与小洪山隔路相望。在项目现场可以看到,随着两座塔楼先后封顶,项目已初具雏形,两栋塔楼被坡状屋顶的裙楼环绕相连。建成后,坡状屋顶的裙楼设计将成为项目的“点睛之笔”,将小洪山山体“延续”到基地内,左右呼应,形成绿谷夹道。
图片
小洪山科学城效果图。中信设计供图
小洪山科学城北侧是中科院武汉分院。“中科院武汉分院是典型的旧苏式建筑,院区环境单调而理性。设计之初,我们就希望给科学家们稍微浪漫一点、适合休憩休闲的环境。” 高安亭回忆。
但实际情况更为复杂。小洪山科学城项目地块面积紧张,场地内最大高差达到6米,既要满足办公、会议、商业、酒店等多种功能,还要与周边建筑和环境相和谐。
设计团队先后准备了十几版方案,均未达到理想效果。就在团队一筹莫展之时,一位成员提出新想法:“既然对面有山,我们是不是可以去呼应它、把山引进来?”
团队最终交出以“交融绿谷、共享智塔”为主题的设计答卷,利用场地高差,将裙房设计成延绵起伏、布满绿植的坡状屋顶,好似延绵的绿丘。通过多首层式设计、坡面屋顶台阶与坡道的多向组合等,将园区打造成层次丰富、开放共享的绿色公园,与地铁站无缝衔接。两座办公塔楼外立面简洁,与周边环境和谐统一。
图片
小洪山科学城鸟瞰效果图。中信设计供图
该方案最终征服评委专家,在多家知名设计单位参与的设计方案征集竞赛中脱颖而出。
坡屋面做绿化能不能完美实现?为了验证这一方案的可行性,方案筹备期间,团队曾多次前往苏州、广州等地考察学习。
后来,小洪山科学城采用设计牵头的工程总承包(EPC)模式,中信设计作为牵头单位,负责工程设计和项目管理工作,给该设计方案的最终落地呈现带来了“双保险”。
“对于工艺复杂、公益性占主导的建筑,如地标性建筑,非常看重最后的实施效果。” 高安亭认为,设计牵头的EPC模式,能充分发挥设计单位的技术优势和统筹引领作用,减少设计与施工环节的沟通壁垒,更好地把控工艺和成本,进而保障设计方案的高完成度。
“在传统工程思维理性交付的基础上,设计情怀可以把产品提升一个维度,产品能够拥有人文情怀和温度,这就是设计的温度。”高安亭说。
按计划,小洪山科学城将于2025年投用。建成后,高安亭团队坚持的这个“绿色大屋顶”,不仅将服务于园区内办公、科研人群,更将成为一个开放共享的公园,服务于周边市民与地铁人流。
【2】“示弱”的方案反而赢了
建筑与城市的关系,从业20多年的高安亭有自己的思考,这些思考最终会融入设计本身。
省级文保单位庚子革命烈士墓的牌坊就在小洪山科学城项目西侧,与小洪山上的庚子革命烈士墓隔路相望。牌坊位于项目地块红线之外,本不在该项目的设计范围内,设计团队主动将其纳入整体设计,充分尊重原有墓道轴线,用地景式绿化的方式,以谦卑的姿态面向墓道场地的林荫大树。
小洪山科学城的裙房设计成像折纸一样的起伏关系,是为了增加城市的趣味性。
小洪山山脉的绿意跨过八一路向建筑延伸,把裙房屋顶打造成行人皆可至的公园,是为了更好与自然呼应。
高安亭认为,“建筑要为所有人群公平地服务,体现空间的福利。”
小洪山科学城有A、B两座塔楼,分别高22层和20层。设计竞赛中,很多团队将双塔规划在中科院原建筑布局的主轴上。“当时大家都想做一个很强势的标志性建筑,先考虑双塔的位置,强调横平竖直十字轴的关系,其余的元素围绕双塔转。”
后来,设计团队反其道而行之,先考虑裙楼的位置,考虑有没有朝街角打开,有没有和地铁接驳,有没有处理好高差,有没有保留好轴线,A、B双塔以更谦逊的姿态,一前一后放置。开放的绿坡公园反而成为了最“强势”、最醒目的元素。“当一个建筑变得弱势的时候,它反而能够与自然更好衔接、对话。”
在一众强势方案中,中信设计团队“示弱”的方案反而赢得专家组青睐。一位专家看到高安亭团队的设计方案后,发出感慨:“(建筑)再强势,能强得过山吗?”
图片
小洪山科学城项目效果图。中信设计供图
高安亭同时也是光谷文化中心的设计总负责人。光谷文化中心是东湖高新区的标志性公共建筑,其设计概念源于“四叶草”。四片“叶子”分别是图书馆和美术馆、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大学和文化馆,以及国际交流中心。每一片叶子,都像被水冲刷后的鹅卵石。
“一开始,我们把市民想象成水。水无定势、无定形,他们进入到建筑群,就像水冲刷石头一样,留下了更和谐的痕迹,鹅卵石圆润顺滑,中间又留有空隙。光谷文化中心建筑群也是一样,人们可以自由地在不同文化建筑中间穿梭。这种街区式的开放设计,让建筑与城市空间、山水自然产生更多对话。”高安亭说。
人们多认为武汉是个有江湖气的城市,在高安亭看来,武汉精神最大的特点,是“不服周”,是一种个性和坚持,是独立的性格和开放的态度。“不服周”的思想给了他很多设计灵感,“它某种程度上是开创精神和颠覆性思想的源头。小洪山科学城在传统思路上做了十几个方案,走不出来。一旦采用这种颠覆性思路后,立马在方案征集竞赛中与别人拉开了差距。”
高安亭欣赏明清时期画家石涛的观点:一画之法。《画语录》开篇有云:“太古无法,太朴不散;太朴一散,而法立矣。法于何立?立于一画。一画者,众有之本,万象之根;见用于神,藏用于人,而世人不知。所以一画之法,乃自我立。”他说,“一画之法“用在建筑行业,就是因地制宜,根据项目和场地的制约和不同,采用非常具有特点、不可复制的一种设计策略,为这个地段挖掘它独特的优势和价值。
【3】“像造智能汽车一样造房子”
不仅有出挑的创意设计,小洪山科学城还入选了武汉市2023年第一批装配式建筑十大示范项目、武汉市2023年度第一批超低能耗(近零碳)建筑试点示范项目。第一批超低能耗(近零碳)建筑7个试点项目中,由中信设计负责设计工作的就占了3项,小洪山科学城、中法武汉生态示范城文化体育活动中心、东西湖区临空港创新中心。
小洪山科学城项目装配率为60.70%。关于装配式建筑,业内人有句话,“像造汽车一样造房子。”装配式建筑最大的特点是,大量的建筑部品由车间生产加工完成,只要把预制好的房屋构件,运到工地装配起来。这很像汽车的零部件批量生产再整体集成。
高安亭认为,建筑行业的趋势再细分一点说,是“像造智能汽车一样造房子。”他解释道,正如智能汽车硬件制造方式越来越简单,软件越来越智能,建筑行业也是如此。
在设计阶段,通过建筑信息模型(BIM)技术可以将建筑、机电、景观等设计成果集成到一个三维可视化模型,就像医院里的三维彩超。设计中,可在虚拟环境中进行预拼装,做碰撞检查,避免不同管线“打架”,为实际建造保驾护航。施工过程中,可在模型里带入材料和造价信息,并加入时间轴,使模型具备经济属性和周期属性。建造完成后,还能在BIM技术应用的基础上智能管理建筑。
中信设计研发的数字智慧建筑(DIA)运营平台,就像建筑物的“智慧大脑”。这一可视化平台已运用在武汉儿童医院西院区,医院设备管理、安全管理、空间管理、能源管理等,所有的静态信息、动态数据、实时画面都尽在掌握。DIA运营平台还能通过环境感知设备和智能分析软件,根据日常使用数据,为使用场景计算出最优的匹配方案。
图片
武汉儿童医院西院区DIA平台。中信设计供图
作为耗能大户,建筑领域的节能减排、绿色低碳发展是促进我国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如期实现的重要环节。
广州在新型工业化上走在了前面,于今年4月发布了《广州市加快推进新型建筑工业化五年行动计划(2024-2028年)》,提出到2028年全市装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的面积比例不低于80%。山东的布局更为全面,今年5月发布的《大力推进山东省智能制造促进建筑业工业化、数字化、绿色化转型升级的实施方案》中,不仅涵盖工业化,也包括数字化、绿色化等内容。据悉,湖北省级层面也在拟定相关行动计划。
高安亭看好这种变化。“某种程度上,新型工业化是建筑行业减少人力资源占用的重要趋势。当一个行业从以人工为主转向以工业化生产和制造为主的时候,它就踏上了新型工业化的道路。踏上这个道路之后,原有的工程经验可以在新型制造的条件下,极大地释放产能,甚至可以向国际输送产能。”
有着72年发展历史的中信设计,亦见证了城市的发展历程。从早期的武钢、武重、武船等重大工程配套设计,到武汉体育中心、湖北省博物馆新馆、光谷文化中心等地标性建筑,中信设计始终与城市同频共振。在建筑行业工业化、数字化、绿色化浪潮中,中信设计也始终走在行业前沿。
据了解,目前,中信设计的业务范围已遍及全国,远达亚洲、非洲、大洋洲、拉丁美洲等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综合实力位居全国同行业前列。
九派新闻记者柴归
通讯员冯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