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愤怒!少女被非法移民强暴,还遭杀人灭口,凶手曾被捕却释放

6月17日凌晨时分的休斯敦,虽然市中心还有着辉煌灯光,但大部分社区却都已经寂静无声。然而在休斯敦市区的一个拉丁裔社区,一个小女孩却趁着夜色,偷偷的溜出了家门。
在监控之下,这个名叫乔斯琳(Jocelyn Nungaray)的12岁女孩,在偷溜出家门之后,一边向街头的便利店走去,一边还拿着手机,跟男朋友打着电话。
漆黑的街头,路灯虽然照耀着,监控也在工作着,可空旷的道路,却让有心作恶,又对美国司法毫无畏惧的潜在犯罪者,有了发泄兽欲的黑暗之心。
图片
来自委内瑞拉的非法移民兰格尔(Johan Jose Martinez Rangel)和拉莫斯 (Franklin Jose Pena Ramos),很快就注意到独自行走在街头的乔斯琳。
两人似乎并不太确定乔斯琳是一个人单独出行,还是从父母的汽车上走下来。毕竟在美国,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轻易在午夜时分,一个出现在大都市的街头。
因为这是自己生命的完全不负责——上一个美国午夜单独逛街的典型案例,就是硅谷亿万富豪鲍博·李(Bob lee),他一个人在旧金山逛街,然后就被无家可归者当场刺杀,不治身亡。
图片
兰格尔和拉莫斯尾随着乔斯琳进入了便利店之后,通过观察和窃听乔斯琳和她男朋友的聊天,他们确定了乔斯琳是一个人偷偷溜出家门的女孩。
在离开便利店后,这两名非法移民就动手掳走了乔斯琳,并在休斯敦近郊的一处公路桥下,两人用绳子将乔斯琳绑在了一棵树上,然后先后轮暴了乔斯琳。
图片
而这场针对乔斯琳的轮暴,兰格尔和拉莫斯足足折磨了她两个小时。
兰格尔和拉莫斯在轮暴作案之后,或许是害怕乔斯琳报警,两人因此又虐杀了乔斯琳,以灭口。
图片
而根据警方的调查披露,这起悲剧本来是可以被避免的。
因为兰格尔和拉莫斯在非法越境进入美国之后,曾在3月和5月份,分别被联邦边巡队在埃尔帕索市(全美最大的非法移民入境点)逮捕。
然而由于拜登政府的边境和移民管理政策,兰格尔和拉莫斯在边境管理局进行了例行审讯之后,就被当庭释放。
图片
该案发生之后,美国舆论虽然已经对非法移民作案,已经有些“审罪疲惫”了,但还是被小小的震动了一下。
“当他们在边境被捕时,他们没有被立即驱逐出境,而是被释放进入监控计划。为什么?他们是如何获得这一权利的?看看谁为此付出了代价。”
图片
“我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我为她感到如此恐惧和心碎。你能想象她最后的时刻有多么恐惧、害怕、悲伤和痛苦吗?我们必须修复边境,制定更严格的法律。就像最严厉的一样。安息吧,亲爱的女孩,我希望你安息。”
图片
“每个投票给拜登的人,都应该为这起可怕的谋杀案承担责任。特朗普想要建边境墙是对的。移民不是件坏事,但需要合理的条件加以控制。”
图片
乔斯琳只是一个12岁的未成年小女孩。虽然她因为被母亲指责,不该抱着猫睡觉,而气愤的离家出走。
但她并不是一个坏女孩,因为根据乔斯琳的母亲,亚历克西斯(Alexis Nungary)的说法,这个才开始享受暑假的小姑娘,还准备在6月18日去打暑假工,为这个拉丁裔家庭,减少下生活压力。
图片
在她家人的描述之中,乔斯琳还是一个“明亮的女孩”、“非常傻乎乎的”、“非常善良,热爱生活”。
当然她还有一个男朋友,但这在美国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儿。
离家出走,又是什么罪不可赦的大事儿吗?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小女孩,仅仅因为负气深夜离家出走,就被两名非法移民轮暴灭口。
图片
究其原因,美国人其实看的很明白,就是因为拜登和民主党“欢迎移民”的边境政策所导致的。
在过去三年里,美国涌入了720万非法移民,大部分都是拉丁裔。
而拉丁裔是民主党的票仓基本盘,在过去几十年里,拉丁裔从几百万人口,膨胀到了如今的5750万人口,成为了全美第二大族裔,仅次于白人。其原因,就是“拉丁大篷车”的非法移民渠道,让无数拉丁裔得以通过“非法移民-特赦公民”的方式,成为美国人。
图片
拜登和民主党人,想要在拜登任内糟糕的经济情况之下赢得连任,就只能尽可能挖掘基本盘票仓,而拉丁裔作为民主党人最大的票仓,自然因此得到了“特别的优待”。
美国拉丁裔通常会资助他们在拉丁美洲老家的亲朋好友,通过“非法移民路线”进入美国,以达成“家人团聚”的目的,所以他们自然会力挺“欢迎移民”的拜登和民主党人。
图片
不过讽刺的是,当大量非法拉丁移民涌入美国,他们的第一目的地通常也是美国大城市的拉丁社区,而由于劳动力过剩,治安自然不免恶化。而拉丁社区,也因此成了首先被祸害的地方。
而乔斯琳的父母,正是支持拜登的选民,如今他们备尝苦果。
图片
6月17日的“休斯敦少女轮暴灭口案”是一例,案发仅仅相隔一天的6月18日“纽约公园少女强暴案”是又一例。
图片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最新的民调之中,不仅有超过30%的黑人选民,决定转投支持特朗普。甚至就连在拉丁选民之中,特朗普的支持率甚至领先拜登——在今年3月份的纽约时报的民调中,特朗普在拉丁裔选民的支持率为46%,而拜登则仅为40%。
而在2004年大选中,赢得40%拉丁裔选民支持的小布什,赢得了当年的大选。
拜登和民主党人在2024年的大选结局,可能就是那句话“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