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真正应该关心的是新兴市场 50 多亿人的潜在需求|一周大V热观点

全文1958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专家建议加快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启动“居民收入倍增战略”,以富民为目标,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02为解决留守儿童问题,推进流动人口子女在父母就业地入学,提高人力资源质量和个体就业机会。

03市场应关注新兴市场50多亿人的潜在需求,而非西方10亿人的市场,中国产品在中高端制造领域具有性价比优势。

04港股表现强于A股,原因包括港股降费改革传闻和高股息资产吸引力。

05利率走势方面,短期内长端利率有触达前低的可能性,但上行幅度有限,长债利率的波段走廊或将进一步收敛。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宏观慧眼#
加快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启动“居民收入倍增战略”。长期来看,需要通过改革完善国民收入分配结构,以富民特别是壮大中等收入群体为目标,尽快制定并实施“居民收入倍增战略”,争取每十到十五年实现城乡居民人均收入翻一番。启动并实施“居民收入倍增战略”的关键与核心是:既要努力增加居民收入,又要解决好收入分配问题,即一手抓做大蛋糕、一手抓分配好蛋糕。这些都要求我们通过加快收入分配改革来扭转和改善消费者对于未来就业和收入的悲观预期,提振他们对未来经济发展的信心,让广大民众敢于消费,甚至是适当地提前消费。
进一步推进流动人口子女在父母就业地入学,可以说相当紧迫。
首先,孩子缺乏家长的陪伴,学习成绩、身心健康、营养状况等都会受到很多负面的影响。
其次,中国正在建设人力资源大国。随着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人力资源的质量越来越重要。等留守儿童长大后,一方面他们的人力资源水平可能无法顺应经济现代化发展的需要,同时,也可能由于幼年成长环境而引发各类社会问题。
再次,当前服务业就业占比远远超过了制造业。如果留守儿童问题能够尽早解决,就可以让孩子尽早进城,来顺应现代化发展趋势,这有利于提高个体的就业机会和收入。值得一提的是,推动随迁子女平等入学,还可以促进有效投资和消费。
尽管我认为,美元维持高位和中美利差维持高位,不应该成为中国货币政策的一个约束条件。但必须承认,我国的货币政策还是会不可避免地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中美利差高位可能会让我们的货币政策,特别是利率货币政策受到更多外部影响。所以,如果货币政策受到影响,国内的财政政策就要更加积极地发挥作用,当前我国的财政政策挤出效应较小。
但我个人更倾向于认为,我国的货币政策不应该受到美联储货币政策那么多的影响。除了利率平价以外,支撑汇率稳定的还有购买力平价,更重要的还有信心的平价。如果我们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宽松,包括其他的非经济政策、改革政策,能够真正激发私人部门和国际投资者的信心,让大家觉得这个政策是有效的。那么市场信心得到提振,这比利差和其他影响因素都更加重要,具有决定性。如果我们把信心找回来了,汇率就会得到强有力的支撑。所以,我们应该释放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空间,用足、用好各种政策发力的空间。
曾经自诩为全球化倡导者的西方发达国家,如今却是对全球化质疑最深的一个群体。西方国家很早就发现了全球化的好处,并向外积极推进全球化的进程,以维护自己的利益。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民众的生活水平大幅提高,但劳动力价格也在不断上升,中国在一些低端产业上已经不再具备比较优势。现在新能源汽车已经成为了中国制造的一张新名片。只有积极加入全球生产链,积极拥抱全球化,才是发展经济的正途,才是摆脱贫困与落后的关键一步。
#海外观察#
出口是今年资本市场关心的重点之一,但由于近期全球化进一步遭遇逆风,使得市场对出口中长期前景仍持怀疑态度。笔者认为,当前市场以发达国家为主线研究出口的框架亟待调整。市场真正应该关心的不是西方 10 多亿人的市场,而是其余新兴市场 50 多亿人的潜在需求。
如果将全球看成一体,大部分新兴市场工业化程度低,但巨大的人口基数意味着这些经济体如果进行工业化,会对制造业产品产生巨大需求。发达国家虽然经济体量大,但已完成工业化的进程,而近年来逐渐走低的经济增速,叠加服务占比高的需求现状以及贸易保护情绪的抬头,意味着其对中国出口产品——尤其是中高端产品——的拉动可能开始遇到瓶颈。
而反观其他新兴市场的 50 多亿人口,尽管中国产品短期内很难提升利润率,但由于中国在中高端制造领域具备性价比优势,因此相较于发达国家产品而言,中国制造更有望在这些市场提升市占率。
#市场点金#
这段时间,A股和港股在趋势上相似,但港股表现明显强于A股——上涨阶段,港股涨幅更高;调整阶段,港股跌幅更小。解析背后原因,对于我们了解当前市场具有启发意义。
第一个解释是港股降费改革传闻。港股相比A股一直存在明显折价,恰逢5月市场小作文宣称港股调降红利税,为港股基于高税费的估值折价提供了修复契机。第二个解释是港股高股息。受益于低估值和产业结构,港股有大量的高股息资产,在今年偏爱高股息的市场氛围里,港股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
展望未来,随着内资持股比例的提升,港股对A股的估值折价有望继续收窄;短期来看,更高的涨幅透支了港股相对吸引力,叠加新质生产力主题开始活跃,A股跑赢的概率要更大一些。
受限于监管限制,我们认为农商行或延续目前波段配置的操作特征,与险资共同对利率调整形成上限约束;交易盘多头情绪能否延续或成为判断利率走势的关键,我们认为短期内不排除长端利率有触达前低的可能性,但考虑到降息概率在央行6.19表态后边际收敛,叠加监管仍对非银长端交易保持关注,继续下行突破新低的概率有限;同时必须明确,交易盘前低追涨入场必然与后续止盈抛售对应,长债利率在下行触底后将面临更大的调整风险,诱发因素由轻到重或分别为经济数据超预期反弹、地产等领域更多重磅超预期政策出台、央行对利率曲线开展实际调控;但长期来看,在配置盘提供的缓冲作用以及宏观逻辑未发生变化的格局下,利率即便出现即期调整,上行幅度或也难破前高,长债利率的波段走廊或将进一步收敛。
(本文来自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