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有望入主唐宁街10号的工党领袖基尔·斯塔默是谁?

图片
当地时间周三,英国首相苏纳克和工党领袖斯塔默进行了大选前的最后一场辩论。7月4日,英国即将举行五年来的首次大选。
外界认为,连续执政14年、历经5任首相的保守党大概率会被工党取代。
而基尔·斯塔默就是那个带领工党自去年初以来在民调中,保持领先保守党20个百分点的人。
稳定且安心
在2019年的英国选举中,由杰里米·科尔宾带领的工党遭遇1935年以来的最大失败。自那以后,工党选择了斯塔默担任党首,负责领导和重建民众的信任。
那时几乎没人预测到,仅仅5年后,工党又迎来了掌权的机会。
先盘盘斯塔默的政绩。他于2015年踏入政坛,2020年就担任党首,并且在领导工党的一年半时间里,就让该党支持率从谷底转而领先。
作为反对党领袖的斯塔默领导期间恰逢一段动荡期。其中包括新冠疫情、乌克兰危机升级,以及特拉斯创下最短英国首相生涯纪录后带来的经济动荡。
斯塔默向选民传递的信息是,工党政府将带来令人安心的变革。而斯塔默本次的竞选语录之一就是“投给工党等于投给稳定的经济和政治一票”。
自2022年10月苏纳克执政以来,工党对保守党一直保持两位数的领先优势。再加上保守党近日卷入的“赌选”丑闻风波,其选情更是岌岌可危。
多家民调机构判断,除非出现重大意外事件,否则斯塔默将在不久后入主唐宁街10号。
不过,分析人士称,推动工党当选的最大原因还是保守党的崩溃。英国知名智库主管阿南德·梅农表示,选民并不是因为工党的政策而涌向他们,而是为了把保守党赶下台。
出身普通
选举期间,斯塔默喜欢强调自己普通的出身和资历,而这与身为高盛前分析师、富豪女婿的苏纳克形成鲜明对比。
与众多“出生在罗马”的现代政治领导人相比,斯塔默来自一个工人阶级的家庭。斯塔默在伦敦郊外的一个小镇长大,他的母亲是一名护士,父亲在工厂制作工具。
他的父母都是工党的支持者,给他起名叫“基尔”,也是为了纪念英国议会第一任工党领导人基尔·哈迪。
斯塔默从小在免费文法学校上学。毕业后,他成了家中第一个上大学的人,先后在利兹大学和牛津大学学习法律。1987年,斯塔默正式成为一名律师,专攻人权法,这份工作一度将他带到加勒比海和非洲,为面临死刑的囚犯辩护。
作为一名专攻人权法的律师,斯塔默曾被反对者称为“伦敦左翼律师”;他因领导皇家检察署而被授予爵士称号,但反对者喜欢用他的爵士头衔将他描绘成脱离现实的精英派人士。
相较此前的法律事业,斯塔默后来的政治生涯较为人熟知。他于2015年加入议会,次年成为科尔宾手下的影子“脱欧”事务大臣。工党在2019年大选中惨败后,科尔宾辞职,斯塔默参加党首竞选并于2020年4月获胜。
钟摆效应
纵观斯塔默担任党首的四年多时间,他将经济政策和国家安全政策向中间靠拢,把工党重新定位为可信的中左翼,并把它拽回了英国政治的中心地带。
有分析指出,正是以上举动有望帮助工党取代分裂、反复无常的保守党,赢得再次当选的机会。
但斯塔默对工党作出的改变并非毫无争议。左翼人士批评他背叛了党内原则,右翼人士则批评他反复无常。
有左翼人士批评称,斯塔默试图“切割”科尔宾及其左翼支持者。
另外,斯塔默出尔反尔的形象也被诟病。比如他在竞选党首时承诺了一系列左翼立场,例如公共服务国有化、取消大学学费、推翻保守党福利改革等。但借此赢得了党内的领导权后,他又放弃了这些承诺。
伦敦玛丽皇后大学政治学家蒂姆·贝尔表示,“以斯塔默的性格,为了赢得比赛进入内阁,他会不惜一切代价。”
此次选举让许多人想起了1997年,当时托尼·布莱尔领导的工党在保守党执政18年后迎来压倒性胜利。
但外界认为,如果说布莱尔是一位有魅力的政治家,那斯塔默更像一个技术官僚。
斯塔默的公众形象是尽职尽责、管理能力强,甚至有时到了“干巴巴”的地步。
贝尔则认为,虽然斯塔默缺乏布莱尔具备的人格魅力,但考虑到自英国“脱欧”以来承受的动荡,该国确实需要有一个有点乏味却能干的稳定班子。
还有分析认为,如今工党的得利不过是西方选举政治的钟摆效应。在某种程度上,西方政治就是两个相互竞争的“精英”轮流扮演中间温和派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