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只比特朗普大3岁,这晚看似老了20岁

对于互相视对方为“最差总统”的拜登和特朗普来说,这是一个充满敌意的夜晚。
当地时间6月27日晚间,2024年美国大选的首场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在亚特兰大进行。时隔四年,81岁的拜登和78岁的特朗普再次同台交锋,两人在通货膨胀、移民、堕胎权和外交政策等问题上针锋相对。
尽管拜登请了一周长假在戴维营准备辩论,但他的现场表现差强人意。在长达90分钟的一对一辩论里,拜登表情僵硬,声音沙哑,有时说话还磕磕巴巴,并错过了好几个追击特朗普的机会。在拜登的衬托下,特朗普显得相当灵活。虽然他一如既往地讲了许多没有事实依据的话,但也没有像2020年那样频繁插话。
拜登的年龄是困扰民主党的主要问题,这场辩论似乎让事态看起来更糟了。《纽约时报》评价说:“拜登只比特朗普大三岁,但他看起来和听起来要老20岁。”
尽管拜登团队以拜登感冒为其表现开脱,但据多家媒体披露,部分民主党人士认为这次辩论是“一场灾难”,关于是否需要新的总统候选人、如何说服拜登退选的讨论,目前正在民主党内部升温。
图片
当地时间6月27日,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民众关注拜登和特朗普参加2024年美国总统候选人首场电视辩论。
特朗普赢了?
时隔四年再次同台,特朗普在入场时无视向自己挥手和问好的拜登,一言不发地大步走向讲台。四年前,因为新冠疫情防控的要求,两人也没有握手。
组织这场辩论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希望营造一种“文明讨论”的氛围。在专属发言时间外,候选人的麦克风被调成了静音。此外,自1960年以来首次没有演播室观众。这些安排都有前车之鉴:在2020年首场辩论上,特朗普不断打断拜登发言,以至于拜登一度嘟囔“你能闭嘴吗,老兄?”2016年,特朗普在对阵希拉里时,把三位指控克林顿行为不端的女性请到了观众席上。
据美国媒体报道,在辩论前几周,特朗普私下告诉顾问们,他知道自己搞砸了2020年的第一场辩论。吸取了此前的教训,特朗普这次没有太冒失的表现。他看起来很专注,没有频繁插话或攻击主持人,而是选择抓住拜登失言或语塞的时机,发起攻击。
拜登在谈到希望向富人增税以支付更多福利项目时,一度似乎乱了思绪。在三秒的停顿后,拜登说了一句令人摸不着头脑的结语:“我们最终处理好了联邦医疗保险”。特朗普随即快速抨击:“他确实是处理了医改,他把它干掉了。”后来,当特朗普抨击拜登任期经济表现差劲时,拜登的反击显得语无伦次,反遭特朗普讥笑:“我真不知道他那句话最后到底说了些什么。我觉得他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在这场以讨论经济、通胀、移民和外交政策为主的辩论中,堕胎本应是拜登的强项,但拜登在解释民主党在堕胎问题上的立场时有些口齿不清,还主动给特朗普递话头,把话题转到民主党处于下风的移民问题上。
CNN采用分屏方式播出现场画面。拜登讲话时,特朗普或皱起眉头或露出讽刺的微笑,表情生动丰富。而拜登大多数时候只是定定地目视前方,然后时不时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或僵硬的微笑。在以前的辩论中,拜登看起来更有活力和攻击性,他会大笑或嘲笑对手,记录笔记,但这一晚却很少有这样的举动。
不过,拜登的表现也非全无亮点。辩论进入下半场后,拜登有低开高走的势头。
在谈到退伍军人福利时,拜登引述特朗普曾经将二战中战死的老兵称为“笨蛋”和“失败者”,并提到自己的长子曾在伊拉克服役,后来死于脑癌。“我的儿子不是笨蛋,也不是失败者。你才是笨蛋,你才是失败者。”
针对特朗普的刑事定罪中所指特朗普在妻子怀孕期间与艳星发生性关系等劣迹,拜登指责特朗普说:“你的道德水准和野猫没什么两样。”
在接受CNN现场采访时,美国副总统哈里斯表示,拜登的政绩“非常强大”,但她也坦承,对拜登在辩论中的表现感到忧虑。“是的,起步有点慢,不过最终表现强劲。”
“我认为我们做得很好。”辩论结束后,拜登在亚特兰大的一间华夫饼店对媒体说道。当被问及要求他让位的呼声,以及他是否对自己的辩论表现有任何担忧时,拜登回答说:“没有,很难和一个骗子辩论。”
CNN的民调显示,观看辩论的观众有67%认为,特朗普赢得了这场辩论。
图片
当地时间2024年6月27日,拜登和特朗普展开2024年美国总统候选人首场电视辩论。
比以往提前了近三个月
自1988年开始,由美国两党控制的总统辩论委员会一直主导着总统辩论。但这一次,拜登和特朗普的团队跳过了总统辩论委员会,直接与媒体接洽合作。两人的团队双双表示,过去的辩论模式已经无法回应美国选民的实际需求。
这次辩论的时间比以往提早了近三个月,目前拜登和特朗普还未获得各自党派的正式提名。按照以往惯例,美国大选辩论一般在9月之后举行。一方面是进入秋季,选战进入了最白热化的阶段,另一方面是给候选人总结政见的机会。但近年来,提前通过邮寄方式投票的选民比例越来越高。在2020年大选中,受新冠疫情的影响,超过七成美国选民通过邮寄投票的方式参加选举,远超投票日当天投票的人数,颠覆了选战的传统节奏。在选民投票行为大幅转变的背景下,等到最后时刻再举行总统辩论丧失了原本的意义。
此外,据过往对大选的研究发现,多数选民在总统辩论前,乃至两党全国代表大会前就已经决定好投给谁。总统辩论如果来得太晚,也会失去对选民投票意向的影响力。目前特朗普和拜登在民调中几乎打成平手,双方力主将辩论日期提前,也有打破民调僵局的意图。
美国密苏里大学传播学教授米切尔·麦金尼数十年来一直在辩论后调研选民的态度。他说,决定性的表现可能会影响边缘的关键选票。“我们总会发现有一部分人,人数不超过5%,他们会说,以前我不确定,现在我确定了。这可能会在一场势均力敌的选举中起到决定性作用,而我们现在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美国网络媒体Axios认为,总统候选人辩论的目的早已不是政见讨论,而是产出不利对手的网络传播内容。拜登与特朗普的辩论会催生数以万计的梗图、TikTok短视频,以及用来攻击对手的竞选短片。
今年3月拜登发表国情咨文时,媒体都认为他的表现可圈可点。但观看了国情咨文的美国人和只看了短视频的美国人之间存在巨大的认知差距。有数百万观众只在短视频平台看过一个15秒的片段,内容是拜登叫错了一名谋杀案受害者的名字。这次辩论中,拜登再次贡献了大量可供剪辑的素材。
记者:陈佳琳
编辑:徐方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