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保守派候选人退出,伊朗总统选战格局如何变化?

全文1825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伊朗第14届总统选举于6月28日举行,两名保守派候选人哈希米和扎卡尼在选举前夕退出竞选。

02由于哈希米和扎卡尼的退选,保守派在选举中的主导地位受到挑战,改革派候选人佩泽什基安的支持率上升。

03然而,本届选举竞争激烈,民调结果显示佩泽什基安和贾利利的支持率相近,谁能成为伊朗总统仍不明朗。

04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在选举过程中发声,可能削弱佩泽什基安的选举势头。

05无论谁担任伊朗总统,美伊关系都难有转圜余地,伊朗面临美西方施压以及内政外交挑战。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伊朗第14届总统选举6月28日举行。就在选举前夕,两名保守派候选人退出竞选,分别是副总统哈希米、德黑兰市长扎卡尼。分析认为,此举旨在凝聚保守派的支持者,避免选票分流。但在竞争激烈等背景下,本届伊朗总统选举仍然存在较大悬念。
最后一刻退选
伊朗总统莱希5月在直升机事故中遇难后,伊朗定于6月28日举行新总统选举,全国设立约5.9万个投票站。投票定于当地时间上午8点(北京时间12:30)开始,当地时间下午6点(北京时间22:30)结束。预计初步结果最早将于6月29日公布。
根据伊朗内政部公布的候选人名单,通过伊朗宪法监护委员会资格审查的有6人,分别是:伊朗议会议长卡利巴夫、副总统哈希米、德黑兰市长扎卡尼、前首席核谈判代表贾利利、前内政部长普尔-穆罕默迪、前卫生部长佩泽什基安。其中保守派占主导,只有佩泽什基安属于改革派。
就在选举前夕,哈希米和扎卡尼相继退出竞选。
“为了保持革命力量团结……我将退出这条道路。”哈希米6月26日晚在社交平台上说。
据报道,哈希米还敦促其他保守派候选人考虑类似行动,“以加强革命战线”。
哈希米曾参与2021年伊朗总统选举,获得约100万张选票,得票率为3.5%,排名靠后。
民调结果显示,在本届选举中,哈希米原本有望获得2%的选票。
几个小时后,扎卡尼也在社交平台上宣布退选。据报道,扎卡尼表示,他退选是为了阻止改革派上台。他同时呼吁另外两名保守派热门候选人——贾利利和卡利巴夫团结起来。不过,贾利利和卡利巴夫都未显露退选姿态。
扎卡尼也曾参加2021年伊朗总统选举,当时同样退选,转而支持后来胜出的莱希。
民调结果显示,在本届选举中,扎卡尼原本有望赢得1.7%的选票。
两人退选并不令人意外。在伊朗总统选举过程中,候选人在最后一刻退出的情况并不罕见,此举通常旨在凝聚同一派别的选票,避免分流。
三足鼎立格局
从政治派别看,本届选举被视为保守派与改革派之争。相比之下,保守派在伊核协议问题上以及对美国的态度更为强硬,改革派的态度则更为温和。
从候选人看,本届选举呈现三足鼎立格局,即卡利巴夫、贾利利和佩泽什基安之间的竞争。
卡利巴夫曾担任伊斯兰革命卫队空军司令、德黑兰市长等职务,曾先后三次参选伊朗总统。
贾利利曾在内贾德执政时期担任首席核谈判代表。谈判期间,贾利利立场强硬,坚决为伊朗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辩护并拒绝向西方妥协。
佩泽什基安有较为关键的少数民族支持者,再加上改革派支持者,可以获得很大一部分选票。
另据报道,佩泽什基安得到两位改革派前总统鲁哈尼、哈塔米以及前外长扎里夫支持。伊核协议就是在鲁哈尼执政、扎里夫担任外长期间达成的,但美国于2018年5月单方面退出协议。
为何仍有悬念
尽管两名候选人退出,但谁将成为伊朗总统仍不明朗。
首先,本届选举竞争激烈,选情胶着。
伊朗民调机构ISPA6月26日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佩泽什基安和贾利利的支持率相近,分别为33.1%和28.8%。卡利巴夫以19.1%的支持率次之。
其次,最新民调显示,仍有大约12%的选民尚未作出决定,这一群体的决定或将左右选举结果。
再者,在伊朗近6100万选民中,究竟有多少人会去投票也存在不确定性。ISPA民调结果显示,肯定会去投票的选民约占46%。
有分析称,在所有选民中,支持改革派的选民可能多达30%,如果他们前往投票,那么佩泽什基安有望成为“黑马”。
6月25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也谈及投票率,他呼吁选民“最大限度地”参与投票。更多选民前去投票可能对佩泽什基安较为有利。
在伊朗总统选举过程中,最高领袖的一举一动备受关注。据报道,哈梅内伊当天还提及什么样的人能成为伊朗总统。
“我们国家的一些政客认为,他们必须屈从于这个或那个权力,(如果)不与有名的国家保持一致,就不可能取得进步。”哈梅内伊说,“有些人是这样想的,或者他们认为,所有进步道路都要经过美国。不,这样的人不行。”
有舆论认为,哈梅内伊此言是向佩泽什基安发出警告,可能削弱其选举势头。
在局势仍不明朗的背景下,舆论猜测,本届选举或将迎来决选。根据相关规定,在首轮投票中,获得全部选票50%以上的候选人将赢得选举;若没有候选人得票率超过50%,则得票数最多的前两名候选人进入第二轮角逐。
第二轮角逐预计将于7月5日举行,届时获得多数选票的候选人最终胜选。选举结果由选举委员会公布后必须得到宪监会认可。
但目前可以肯定的是,新总统将面对一系列内政外交挑战。
内政方面,近年来,美国制裁等因素对伊朗经济增长构成较大影响。改善民生、推动经济发展、提升治理能力将是一项艰巨且紧迫的任务。
外交方面,随着新一轮巴以冲突持续,伊朗和以色列陷入报复循环,中东局势扑朔迷离。
与此同时,伊朗仍面临美西方施压。据央视报道,当地时间6月27日,美国国务院发布声明,宣布对参与伊朗石油和石化贸易的实体和船只进行制裁。
有分析称,美伊关系前景在更大程度上受到美国大选影响。如果特朗普获胜,预计他将延续“极限施压”政策。这意味着,无论谁担任伊朗总统,美伊关系都难有转圜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