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计划生育:结婚人数再度下滑,年轻人不愿结婚,很危险

全文2369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今年一季度,全国结婚登记人数再次跌破200万对,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7.8万对,结婚人数走低可能导致新生儿人口持续下降。

02由于计划生育导致的人口断代和男女比例失衡,以及高昂的结婚成本,如彩礼和房价,年轻人不愿结婚或推迟结婚。

03另一方面,就业不稳定和收入增长停滞也影响了年轻人的结婚意愿,导致结婚率持续下降。

04随着年轻人逐渐步入老年,未来我国社会将面临少子化和老龄化问题,可能对养老金和社会保障体系产生压力。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什么原因导致了年轻人婚姻观的变化,这很重要。
根据民政部的最新统计,今年一季度,全国结婚登记人数再次跌破200万对,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7.8万对。
在三年新冠病毒影响之下,我国结婚人数一度反弹,但随着因为新冠病毒推迟的结婚需求被满足,结婚人数也再次出现下滑。
当结婚人数走低的时候,势必又会进一步拉低我国的新生儿人口。
而年轻人不愿结婚、不生娃这件事的背后,往小了说关乎到人一生未来的养老、稳定问题;往大了说,则关乎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可持续,对一个经济体而言,唯一能够解决老龄化的,就只有更多的新生儿。
但眼下,我国新生儿和结婚率都在持续下降,还远看不到尽头。
图片
从2013年开始,我国结婚率就不断下降;去年由于结束新冠病毒,结婚数有所反弹,回升了12%左右,但今年一季度又下降了8.3%,预估全年的结婚数应该会下降到10%左右,甚至更多。
2013年,我国登记结婚人数还高达1347万对,但到了2022年就跌到了683.5万对,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近乎腰斩。
2023年因为新冠病毒有所反弹,为768万对,但随着病毒的效应开始减退,今年我国的结婚人数可能会与2022年相同。
年轻人不愿结婚,这个看起来高度个人的选择,但最终又会影响到整个社会。
人口持续负增长,老龄化和少子化都成为社会普遍关注的话题,而反思今时今日的局面,计划生育可能是一个绕不过的坎。
计划生育导致的人口断代和男女比例失衡,导致了男性不断向下探索的同时,也推迟了初婚年龄。
2010年,女性初婚年龄还在24岁,到了2020年已经变成了28岁,到今天已经无限接近于30岁,而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已经超过31岁了。
对女性来说,生育能力在30岁后会大幅下降,而我国20-29岁人口的结婚人数也在急剧下滑,从2013年的1851万人,降至2022年的717万人,育龄人口的持续减少和婚姻年龄的不断推迟,都导致了我国结婚人数和出生人口数量不断萎缩。
在房价、收入等更硬性的条件之下,国内的家庭观念也在悄然改变,“不婚率”越来越高,甚至很多年轻人已经放弃婚姻,不婚率和生育值线负相关,这也是最近几年生育下降的重要原因。
随着人们对育儿的要求越来越高,养育成本也急剧上涨,对今天的年轻人而言,哪怕月入上万,按照今天年轻人的标准,也很难承担“育儿”重担。
按照北师大的研究报告来看,我国2019年月均收入超过5000元的只有7000万人,近几年的宏观经济不佳,收入增长可能还不及2019年,这也是今天人们结婚人数和新生儿不断下滑的重要原因。
还有一点也不得不提,那就是计划生育。
图片
结婚的高成本是阻碍年轻人结婚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其中彩礼是绕不去的坎,而彩礼的高低又和当地的男女比例呈正相关,而计划生育这件事本身,也加剧了我国男女比例失衡。
在差不多三十年的计划生育里,导致了我国男女比例失调严重,在我国彩礼最高的广西等地,恰恰也是男女比例失衡最严重的地方。
长期追踪结婚登记数据的人口学专家何亚福曾向界面新闻表示,我国适婚人口的性别比失衡,20-40岁男性人口比女性多出1752万人。
在“只生一个好”的背景下,叠加我国传统重男轻女的思想,在那个年代里,也导致了家庭做出主观上的行为决断,打胎、人流主动规避生育女性的不再少数。
这么做导致了今天的男女比例失调。而男女比例的失调,则会导致婚育成本的提高,彩礼、买房这些都让结婚变得更“困难”了。
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我国不同地区之间的彩礼差异悬殊,在越是经济落后、男女比例失调的地方,彩礼反而越高。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现象,主要就是因为女性在当地更“稀缺”,而这种稀缺的属性也加剧了女方父母提高彩礼金的资本,同时在独生子女的加持下,彩礼不仅仅是女方嫁入男方的保障,更是父母未来养老的“保证金”。
除此之外,由于独生子女的存在,也让父母变得更为“现实”,如果女方不能够找到一个经济条件相对更好的另一伴,那么在都是独生子女的情况下,父母的养老也会受到较大的不确定性。
独生子女拿走了父母几乎所有的关爱,但同样也拿走了父母几乎所有的“注意力”,希望女儿嫁的好、不吃苦,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只有一个女儿的前提条件之上。
除了彩礼之外,阻挡年轻人结婚意愿的另一个大额开销就是买房。
由于国情的特殊性,大部分女方都会要求男方具备新房;而我国的房价收入比,又几乎是世界前列的。
美国的房价收入比约为4.5倍,这意味着一个家庭不吃不喝需要4.5年才能够买房;而日本是10.3倍、韩国是26倍,我国则高达35倍,这意味着一个家庭需要不吃不喝35年才能够买房,而考虑到彩礼、此后高昂的育儿成本,这些因素都成功“吓阻”了年轻人结婚、生子。
除此之外,随着我国互联网的变化,也让结婚生子这件事,变得愈发“羞耻”起来。
图片
根据新浪财经的调查,当代年轻人举办婚礼的平均意愿值仅4.81分,很多人开始“隐婚”。相比父母那一代,今天的年轻人更愿意将婚讯告诉最亲近的朋友,排斥大操大办,并倾向于“三无”,哪怕一定要办酒席,也尽量不超过10桌。
高昂的结婚成本,导致了短短数十年,我国年轻人对婚姻的态度和上一代相比,发生了几乎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在越来越多30岁的人没有结婚,这和十年前相比,是难以想象的。
与此同时,就业的不稳定和收入的增长停滞,也导致年轻一代对未来的期望开始走低,结婚作为高度关乎未来的大事,如果一个人对自己的未来都没有信心,那么他可能更没有信心选择结婚。
今天的年轻一代,可能是中国历史上结婚最晚的一代,没有之一;而这种最晚在某种意义上也反映了我国社会乃至经济的整体变化。
越来越高的结婚成本、房价、育儿成本,以及收入乃至就业的停滞,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都进一步把年轻人推到了晚婚晚育的一边。
过去我们计划生育提倡的“晚婚晚育”,在长达三十年的时间里都没有特别成功,但在结束计划生育几年后的今天,可以说是空前成功。
国人初婚年龄被无限推迟到30岁,结婚人数越来越少,新生儿越来越少,而反过来每年步入60岁的老人却越来越多,长此以往,未来我国社会的人口结构必然是少子化和老龄化。
这个时候,维持养老金、社会公共保障体系必要的年轻人,可能还会面临更沉重的压力。
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缓缓老矣,却没有足够的年轻人为他们养老的时候,届时增长放缓的可能不仅仅是经济,还有人们的生活品质。
到了那个时候,一个经济体的结构,可能就要被真正打破。
end.
作者:罗sir,关心经济、社会和我们这个世界的一切,好奇事物发展背后的逻辑,乐观的悲观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