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总统大选开始投票,谁能接班莱西?

全文2529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伊朗总统大选于6月28日开始投票,选出已故前总统易卜拉欣·莱希的继任者。

02监护委员会批准了6名候选人的参选资格,其中包括5名伊斯兰强硬派或保守派候选人。

03由于选举制度安排被批评者指责既不公正,也不自由,今年伊朗议会选举的投票率约为40%,创1979年以来最低。

04伊朗新任总统将面临一系列旧问题,如濒临崩溃的经济、核问题引发的制裁、阿米尼之死造成的社会分裂等。

05无论哪个候选人当选,伊朗的路线最终如何还要依据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意见来决定。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当地时间6月28日,伊朗总统大选开始投票,将选出已故前总统易卜拉欣·莱希(Ebrahim Raisi)的继任者。虽然伊朗的选举被批评者认为是不自由或不公正的,实权掌握在最高领袖手中,但是总统作为最高级别的民选官员,仍然可以对国内政策和部分外交政策产生影响。不过新任伊朗总统不得不面对一系列旧问题:濒临崩溃的经济、核问题引发的制裁、阿米尼之死造成的社会分裂、年事已高的最高领袖,当然还有一团乱麻的外交局面。
图片
谁能接班莱西?
据NPR报道,在莱希去世后,80名候选人登记参选。监护委员会批准了其中6名候选人的参选资格。其中包括5名伊斯兰强硬派或保守派候选人,伊朗前首席核谈判代表赛义德·贾利利(Saeed Jalili)、德黑兰任期最长的前市长兼现任议会议长穆罕默德·巴格尔·加里巴夫(Mohammad Bagher Qalibaf)、伊朗副总统阿米尔霍辛·加齐扎德·哈希米(Amirhossein Ghazizadeh Hashemi)、前内政部长穆斯塔法·普尔穆哈马迪(Mostafa Pourmohammadi)以及现任德黑兰市长阿里雷扎·扎卡尼(Alireza Zakani)。此外,还有1名中间派候选人获准参选:东阿塞拜疆省的议会议员马苏德·佩泽什基安(Massoud Pezeshkian)。佩泽什基安是一名心脏外科医生,曾任伊朗卫生部长。为了避免在没有候选人赢得绝对多数的情况下进行第二轮选举,哈希米和扎卡尼在选举前夕退出。
根据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制定的伊朗宪法,伊朗的最高领袖由该国88名专家议会成员任命,是国家元首和最高政治宗教领袖。伊朗总统由选举产生,主要负责政府日常运作。伊朗总统选举并非所有人都有资格参选。总统候选人必须得到由12人组成的监护委员会的批准。这个委员会由伊朗最高领袖监督。在伊朗上一次总统选举中,监护委员会仅批准了近600名候选人中的7名获得参选资格。这当中没有改革派、中间派或著名批评者入围。
图片
这样的选举制度安排被批评者指责既不公正,也不自由。“伊朗的选举制度不符合国际民主标准,”总部位于华盛顿的非营利组织自由之家表示,“委员会通常拒绝被视为外部人士或被认为不完全忠于神职人员的候选人。伊朗选民只能在严格限制的候选人中进行选择。”据US News分析,这也使得伊朗选民感到失望。今年伊朗议会选举的投票率约为40%,创1979年以来最低。
据NPR报道,在本轮总统选举中,加里巴夫被认为是最有可能获胜的候选人。这名保守派议会议长因长期担任公职在伊朗国内知名度颇高。他曾是军事指挥官和国家警察局长,后来成为德黑兰市长。他被认为得到了该国强大的军事派别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支持。据NPR分析,中间派的佩泽什基安则更像是一匹黑马。这名外科医生赢得了许多改革派、少数民族的支持。佩泽什基安在参选前在政治上并非一个有影响力的人物。他最好的机会就是等待保守派内部分裂,尽管在哈希米和扎卡尼退出竞选后,这样的希望变得渺茫。
图片
图片
内外交困的德黑兰
无论如何,伊朗当选的新任总统都不得不面对各种各样的旧问题:濒临崩溃的经济、核问题引发的制裁、阿米尼之死造成的社会分裂、年事已高的最高领袖,当然还有一团乱麻的外交局面。据路透社报道,自2018年特朗普政府退出限制伊朗核活动的重大协议并恢复和扩大经济制裁以来,伊朗人一直在与高通胀、货币贬值和经济增长停滞做斗争。西方制裁也导致了伊朗无法依靠石油获利。高腐败和长期任人唯亲的现象使伊朗国内情况变得更加复杂。由于长期与全球银行隔绝且外汇储备枯竭,伊朗的下一任总统可能不得不审视与美国的关系以摆脱经济困境。只不过缓和与美国的关系,很可能无法得到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支持。
与此同时,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也在加码。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美国6月27日对伊朗实施了新的制裁,以应对“持续的核升级”。路透社报道称,6月27日的制裁对象主要是3家位于阿联酋的公司。美国指控这些公司参与了伊朗石油或石化产品的运输,同时另有11艘相关船只受到制裁。今年6月初,联合国核监督机构的35国理事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呼吁伊朗加强与该监督机构的合作并撤销最近对检查员的限制。伊朗正在尝试将铀浓缩至60%丰度,接近90%的武器级水平。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标准,伊朗已拥有足够的60%丰度铀,如果进一步浓缩,可用于制造三枚核弹头。伊朗新任总统是否会继续追求更多的核能,甚至核武器,还是会接受更多的国际检查合作,甚至可能重返协议,也成为外界关注的重点问题。
图片
据伊朗-欧亚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瓦利·卡莱吉(Vali Kaleji)分析,如果加里巴夫当选,“伊朗可能会继续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合作,同时利用与俄罗斯更密切的关系,敦促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保持对伊朗相关议题的关注”。如果佩泽什基安当选,伊朗可能会重新考虑与俄罗斯的密切关系,并改善与美国的关系。这包括美国可能重返伊朗核问题六方会谈。佩泽什基安最近选择了2015年核协议的签署者、前外交部长贾瓦德·扎里夫(Javad Zarif)作为自己的外交政策顾问。
此外,伊朗少女阿米尼之死引发了持续至今的“女性、生命、自由”(Women Life Freedom)运动的爆发。这让女性权利和伊朗国内极富争议的道德警察成为伊朗新任总统必须正视的问题。尽管具体政策安排细节尚不清楚,但是所有候选人都表示他们会尝试解除或放宽头巾法限制。保守派内部对头巾法的执行观点也存在分歧。这当中贾利利的立场比加里巴夫更极端。佩泽什基安则被认为是唯一可能会对这一有争议法律做出实质性改变的候选人。
图片
据US News分析,更复杂的是,伊朗面临着未来潜在的不稳定局面。85岁的哈梅内伊多年来健康状况一直不佳,并似乎曾策划莱希的政治崛起,此前莱希曾被广泛预测将从总统升任为最高领袖。这也是哈梅内伊自己在35年前成为最高领袖的路径。目前,最高领袖没有公开支持任何现任候选人。但胜选者将在这场即将到来的权力真空中发挥关键作用。伊朗的神职人员与军队之间也可能会发生冲突。
伊朗在国际舞台上也参与了几场将继续影响世界安全的重大冲突。今年4月,为回应以色列对伊朗驻叙利亚领事馆的袭击,伊朗首次直接袭击以色列。两国从“影子战争”走向了更大规模直接冲突的边缘。伊朗还是哈马斯、黎巴嫩真主党的主要支持者。这两者都与以色列有直接武装冲突。此外,伊朗还支持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民兵组织,以及也门的胡塞武装。同时伊朗也成为俄罗斯在俄乌冲突中的重要盟友。这也成为新任总统不得不解决的问题。
图片
不过,无论哪个候选人当选,伊朗的路线最终如何还要依据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意见来决定。
新闻来源:US News、NPR、路透社,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