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特朗普首场交锋互相攻击,美国民众称其为“灾难”

全文1955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美国2024年总统选举迎来首场电视辩论,现任总统拜登和前任总统特朗普时隔近4年再次交锋。

02此次辩论采用新规则,演播室没有观众,辩论直播时将插播商业广告,二人在此期间可稍作休息。

03拜登和特朗普在辩论中就经济、移民、堕胎权和新一轮巴以冲突等话题展开激辩,言辞激烈、情绪高亢,甚至进行人身攻击。

04然而,辩论结束后许多电视观众在社交媒体上抱怨,将这场辩论描述为“灾难”“车祸现场”“浪费时间”。

05美国媒体的报道也反映出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的混乱拉扯,CNN给出了类似的尖锐评价,称此次辩论是一场“绝对糟糕的辩论”。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当地时间6月27日,美国2024年总统选举迎来首场电视辩论。此前一直隔空打“口水仗”的现任总统、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和前任总统、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时隔近4年再次登台面对面交锋。
美国总统选举候选人电视辩论通常会在大选年的9月和10月举行,因此拜登和特朗普的这场“六月对决”成为美国大选年历史上最早的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
美国广播公司第七频道总结称,整体而言,拜登和特朗普在经济、移民、堕胎和外交政策等问题上唇枪舌剑,但并没有什么新意,只是重申此前已经宣扬过无数次的立场。除此之外,他们还着重批评了对方此前的政策并进行人身攻击。
图片
当地时间6月27日,美国加州,民众在酒吧收看美国总统拜登和前总统特朗普进行2024年总统选举首场电视辩论。Mike Blake 摄/IC photo
首场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没有掌声和握手
美国东部时间6月27日21时,拜登和特朗普在亚特兰大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第一场辩论。该辩论由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主办,辩论时间约为90分钟。
与以往总统候选人辩论有所不同,拜登和特朗普此次辩论采用一套新规则:演播室没有观众,辩论直播时将插播商业广告,二人在此期间可稍作休息。此外,两位候选人的麦克风在整个辩论期间静音,除非轮到其发言。
这种安排是为了防止两位候选人互相争吵,但也导致了奇怪的现象。澳大利亚广播电台(ABC)主持人马特·贝文说:“两位总统候选人辩论的开头非常奇怪、尴尬。没有观众的掌声,没有握手,甚至没有相互点头致意。”
辩论初期,拜登回答问题时有些磕磕巴巴、声音沙哑,消息人士称这是由于拜登最近感冒。然而,后来的回答依旧断断续续,思路显得有些混乱,如此表现让许多民主党人士感到震惊。一位民主党籍众议院议员告诉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台,他从未见过民主党内议员如此“疯狂”的场景。相较之下,特朗普看起来精力充沛,尽管一些言论在部分美媒核查后发现并不符合事实。
辩论结束后的统计显示,特朗普的总发言时间也多于拜登。特朗普发言时间约为40分12秒,而拜登的发言时间约为35分41秒。虽然两位候选人都有同等的机会回答问题,但具体的发言时间长短则由个人自主决定。
图片
当地时间6月27日,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首场辩论结束后,美国总统拜登参加守夜派对,向支持者发表讲话。图/epa/IC photo
二人就经济和巴以冲突等问题针锋相对
在辩论现场,拜登和特朗普就经济、移民、堕胎权和新一轮巴以冲突等话题展开激辩,言辞激烈、情绪高亢,甚至进行人身攻击。
辩论主持人杰克·塔珀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通货膨胀。据塔珀描述,通货膨胀是许多美国选民最关心的问题。在今年5月的一份盖洛普民意调查中,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人表示经济是美国面临的最重要问题。拜登将这一问题归咎于特朗普,称特朗普给他留下了一个烂摊子。“我们必须做的是努力恢复经济。”拜登说,许多美国人受到高昂生活成本的困扰,但他已经出台经济政策予以应对。特朗普则认为,他在任时美国取得了诸多经济成就。
堕胎问题成为辩论开始后不久的另一焦点。特朗普表示,如果当选,他不会阻止堕胎药物的获取,并重申他的立场,即堕胎法规应由各州决定。拜登则以三位大法官(由特朗普任命)支持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回击特朗普,表示是他终止了宪法对堕胎权的保护。
随着辩论继续,拜登和特朗普除了互相批评彼此的政策,还进行人身攻击。拜登提到特朗普“封口费”案罪名成立一事,称后者为“重刑犯”。拜登说:“在这个舞台上,只有一个被判重罪的人,我就看到了这个人。”特朗普很快转移话题,指出拜登儿子亨特被判有罪,并暗示总统本人也可能成为一名被定罪的重罪犯。此外,在被问及2021年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袭击美国国会大厦的事件时,特朗普拒绝承担任何责任。
边境问题方面,拜登大力宣扬两党达成的边境协议,并批评特朗普此前的移民政策导致许多家庭分离。特朗普则将美国发生的暴力犯罪归咎于拜登的移民政策。
除了内政问题,拜登和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也展开了激烈辩论。特朗普多次指责拜登可能将美国拖入第三次世界大战,并声称如果他仍然担任总统,俄罗斯就不会与乌克兰发生冲突,哈马斯也不会在去年10月7日袭击以色列。此外,他表示从阿富汗撤军是“美国历史上最尴尬的一天”。而拜登则指责特朗普在多项全球政策上失误。
“关于外交政策的辩论很肤浅,拜登无法陈述自己的观点,而特朗普又言过其实。”一位匿名的欧洲外交官对美国政治新闻网表示。
美国政治新闻网和美国广播公司第七频道称,上述辩题都是熟悉的话题,辩论双方只是重申此前强调过无数次的立场,并没有什么新意,也未能就如何解决欧洲和中东地区旷日持久、看不到尽头的冲突提出新的想法。
此次辩论结束后,许多电视观众在社交媒体上抱怨,将这场辩论描述为“灾难”“车祸现场”“浪费时间”。
美国媒体的报道也反映出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的混乱拉扯。《纽约时报》在其最新一期的头版上称,特朗普的质问让这场辩论陷入彻底混乱。最后,任何有关政策和思想的讨论都无疾而终。《华盛顿邮报》标题与《纽约时报》类似:“辩论陷入了激烈的争吵”。该报记者巴尔茨称这场辩论是“争论过多的第一次对峙”,也是对美国的侮辱。CNN给出了类似的尖锐评价,将此次辩论概括为一场“绝对糟糕的辩论”。
新京报记者 朱月红
编辑 陈静 校对 张彦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