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喊话”提醒长债风险,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二季度例会召开

全文1753字,阅读约需5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于6月28日召开2024年第二季度例会,提醒关注长债风险。

02会议强调加大已出台货币政策实施力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信贷合理增长、均衡投放。

03为此,会议要求完善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充实货币政策工具箱,推动企业融资和居民信贷成本稳中有降。

04同时,会议再次强调在经济回升过程中,关注长期收益率的变化,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05此外,央行表示将加大对“市场+保障”的住房金融支持力度,推动加快构建房地产发展新模式。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央行持续关注非银持有长债的期限错配和利率风险。
6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召开2024年第二季度例会,“喊话”提醒长债风险。
会议指出,要加大已出台货币政策实施力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信贷合理增长、均衡投放,保持社会融资规模、货币供应量同经济增长和价格水平预期目标相匹配。促进物价温和回升,保持物价在合理水平。
会议强调,完善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充实货币政策工具箱,发挥央行政策利率引导作用,释放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和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效能,推动企业融资和居民信贷成本稳中有降。同时,在经济回升过程中,也要关注长期收益率的变化。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24年第一季度例会就曾表示,在经济回升过程中,也要关注长期收益率的变化。
此次会议再次强调,在经济回升过程中,也要关注长期收益率的变化。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实际上,自4月以来,央行对长债收益率问题保持关注,其公开场合的相关表态在即期对超长债利率也形成了一定冲击。不过,从市场反应来看,预期管理对市场情绪的冲击影响逐步收束,30年国债收益率再度逼近前低。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认为,防范金融机构风险是监管部门的关注核心。本轮长债利率的快速下行中,市场机构交易出现历史级别的拥挤,虽然部分机构在行情轮动中能获得可观的资本利得收益,但在利率震荡运行的过程中,必然有部分机构需要承担调整后估值受损,进而对机构盈利、产品净值产生波动冲击。
因此参考美国硅谷银行、22年末理财赎回潮的经验,在宏观层面预防金融市场系统风险的累积、对机构顺周期投机行为进行趋势纠偏,这也是央行持续对长端债市进行预期管理的核心。
此外,明明认为,从增长的角度,利率水平下行速率过快本身与目前经济逐步企稳回升的趋势也并不相符,防止债市收益率曲线过于平坦化有较高的必要性。
不久前,央行行长潘功胜在陆家嘴论坛上,就以硅谷银行案例的形式进行了债券市场风险提示,再度表达出央行对长债收益率的高度关切,强调要保持正常向上倾斜的收益率曲线,保持市场对投资的正向激励作用。
市场专家认为,作为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加强协调的重要体现,顺利推动国债买卖纳入货币政策工具箱还需要双方共同努力,同步研究优化国债的发行节奏、期限结构和托管制度,总的看整个过程将渐进式稳妥推进。
加大对“市场+保障”住房金融支持力度
2024年上半年,房地产救市政策应出尽出。5月17日,房地产政策组合拳正式落地,包括降首付、取消房贷利率下限、下调公积金贷款利率,设立3000亿元保障性住房再贷款。
据统计,截至6月中旬,5.17新政已在全国超过80%的城市落地,除上海、深圳、北京等一线城市外,绝大多数城市均执行了首套房首付最低15%的要求,房贷利率较基准普遍下浮30-50个基点左右。
在多重政策刺激下,近期房地产市场出现结构性复苏的迹象,少数核心城市市场活跃度略有好转,但总体市场预期依然偏弱。
中指研究院数据显示,5月北京、上海、杭州二手住宅成交量分别环比增长0.2%、5.8%和4.4%,同比增长3.1%、11.1%和40%;深圳二手住宅成交量同比增长接近五成。但5月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不含保障性住房)均价环比下跌0.71%,为2014年10月以来的最大跌幅;二手住宅均价环比下跌1%,是有该数据统计资料以来的最大跌幅之一(2014年9月也为-1%)。北京、深圳、上海、杭州等核心城市二手住宅价格环比均继续下跌。
央行表示,充分认识房地产市场供求关系的新变化、顺应人民群众对优质住房的新期待,着力推动已出台金融政策措施落地见效,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加大对“市场+保障”的住房供应体系的金融支持力度,推动加快构建房地产发展新模式。
2024年4月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统筹研究消化存量房产和优化增量住房的政策措施”,标志着房地产政策开始更加聚焦去库存。
中行研究院报告认为,在当前房地产市场供求关系面临重大转变的背景下,本轮去库存与上一轮棚改货币化安置不同,政策思路主要是将消化存量房产与保障性住房供给相结合。主要可分为三种模式:国企收储、以旧换新、非居改租。
其中,国企收储这一模式在实践中运用较为广泛,郑州、济南、苏州、青岛、重庆、杭州等城市均有过相关实践。
中行研究院认为,在推进落实过程中,难点主要在于如何让各方对收购价格形成共识,项目能否满足保障房对于户型、面积、区位等方面的要求等。资金方面,主要利用3000亿保障性住房再贷款撬动商业银行贷款、住房租赁基金、财政资金支持、国有企业自筹、开发贷款、专项债、保障性租赁住房REITs等。未来,政策可进一步探索如何拓展资金来源,做大收储规模。
(本文来自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