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万人小县城,“宝妈”们咋变成“人工智能训练师”?

央广网北京6月28日消息(总台记者韩志峰 王子今)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经济之声报道,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经济之声大型融媒体活动“共同富裕中国行”近日开启第二季采访调研,第一站走进地处黄土高原的山西省临汾市永和县。
这个曾经的贫困县,脱贫不久就出现了很多人意想不到的“人工智能训练师”,从业者不少都是原来没有工作、全职带娃的“宝妈”。
图片
永和县城地貌
“人工智能训练师”是怎么来的?
永和县城不大,只有两条大街,常住人口2万多。其中,有100多人都是“人工智能训练师”。他们大多数是女性,70%以上都是“宝妈”,学历并不高。多位“宝妈”告诉记者:“有的是初中毕业,有的是高中毕业,高中毕业的比较多,也有的有大专文凭。”
图片
记者采访“人工智能训练师”
看似“飘在云端”的人工智能,为什么能让普通人“触手可及”,变成“人工智能训练师”呢?这与政府和企业共同发起的一个公益项目——“AI豆计划”紧密相关。国家卫生健康委定点帮扶永和县,在他们的协调引进下,2020年,蚂蚁集团和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等发起的“AI豆计划”人工智能产业孵化项目在永和县落地。国家卫生健康委挂职干部、永和县副县长张伟东介绍:“我们地处偏远,是典型的农业县。‘AI豆’这个项目的优势在于不需要有运输路程、地域的要求,只要有网络的地方,这个事情就能做。如果我们把数字化、智能化引入,把我们乡村真正地引入到行业领域里面来,我想可能不仅使得永和县的百姓能够稳定在这里工作,同时会引进更多的人员。”
图片
记者采访国家卫生健康委挂职干部、永和县副县长张伟东
“AI豆”的谐音是“爱豆”,在网络用语中是偶像的意思。这个计划就是帮助欠发达县域引入数字就业机会、提供职业技能培训,让年轻人、特别是女性群体,在家门口就业,获得更多发展机会,让他们成为自己的“爱豆”,活成别人的榜样。
在不少人的印象中,这个公益项目初衷很好,但是“人工智能训练师”技术门槛应该很高,在脱贫不久的小县城落地、让学历不高的人做人工智能的“老师”,难以想象。然而,事实是——人工智能背后,站着大量人工。蚂蚁科技集团公众与客户沟通部高级专家刘晓杰说,当前,生成式AI火热发展,需要海量的数据训练,需要人工的不断标注,让大模型学习人类的思维方式,更加智能。而对于数据标注的基础工作,并不全是“飘在云端”,有些工作普通人不需要太高的学历,经过培训也能做。
图片
刘晓杰介绍,“AI豆计划”是服务于助力脱贫攻坚发起的一个项目。当时做了许多的调研,发现乡村中用就业和经济赋能帮扶更加可持续。农村里边,女性是最主要的劳动力人群,让女性能够适应这个工作非常重要,所以最终选择了人工智能的领域。
“人工智能训练师”具体怎么工作?
在县城主干道的街边,记者来到了这些“人工智能训练师”的工作单位——永和县爱豆科技有限公司。
图片
“共同富裕中国行”采访团走进“人工智能训练师”所在公司
从一层到二层,好几个办公室里,整排整排的电脑前,都有“宝妈”或者返乡大学生在安静地工作。公司总经理李林峰说,虽然现在公司员工达到了110人,但是在第一次招聘的时候,却十分困难。200多名面试者,最终只留下了17名员工。
图片
李林峰说:“刚开始招聘的时候,报名的人很少,而且他们说是不是诈骗呢?数据标注是干什么的?然后我们就给县里面说了情况。永和县电视台播放了爱豆科技招人。(第一批)有200多个人面试,培训完,最后留了17个人。”
如今,员工从少到多,很多人从生手变成了熟练工。盯着屏幕,敲键盘、点鼠标、划方框,就是这些“人工智能训练师”的基本操作。他们具体在做什么呢?多位“宝妈”向记者介绍:“我主要就是做人脸标注,把一个人的轮廓、五官,用点的形式标注出来。”
图片
“人工智能训练师”正在标注人脸
“我主要是标注无人机驾驶,比如说2D的在3D上面要找到对应的车、人、障碍物。”
“自动售货机里面卖的那些饮料,咱们都必须要把它标出来。标的时候是按照柜子里面到外面识别到这个手。他只要拿出来这个商品,就给它标出来。后期这个售货机会自动识别到这个商品,会扣款。”
蚂蚁科技集团公众与客户沟通部高级专家刘晓杰从更专业的角度,解释了“人工智能训练师”的工作过程。
刘晓杰介绍:“它是借助一些数据标注的软件把机器识别不了的数据生成标准化的数字,再通过算法能够让机器去学习,再到这个应用端。比如自动驾驶,车辆要识别障碍物,用标注工具把障碍物用拉框的一些方式标出来。当这样一些数据储备量比较大之后,再通过算法、机器学习,再遇到这样的一些场景的时候,机器就能够识别出来,可能这里是一个障碍物,它在驾驶的过程中要绕开。数据才是整个人工智能行业最大的基础,可能是谁掌握了这些高质量的数据,就掌握了人工智能这个产业发展核心的资源。”
“人工智能训练师”收获了什么?
对于“AI豆计划”最初在永和县落地、招聘“人工智能培训师”,很多“宝妈”可以说种种滋味在心头:有的很不自信,认为人工智能高高在上,自己啥也不懂;有的甚至怀疑有诈骗、传销嫌疑,不敢去应聘。如今,随着政府相关部门和企业的科普、帮扶、培训,100多位“宝妈”成为专业的“人工智能训练师”。他们所在的公司成为了当地第三大用工企业。公司项目经理王丽娜管理着80多位“人工智能训练师”。她很清楚员工的收入和生活变化。
图片
王丽娜说:“我们当时一批是17个人,(每月)最高的能挣到4000多元。能在家门口就业,又能照顾了家庭,又能看了孩子,心里特别高兴。”
在一些“宝妈”看来,这份工作给她们注入了满满的正能量。公司优秀员工郭宝青现在已经升职成为后勤主管,同时也做“人工智能训练师”。她感叹,原来没工作时,有大把的空余时间,都是打打麻将,拉拉家常,生活没有闪光点。如今,生活和工作都发生了“质的飞跃”。
郭宝青说:“接触到了很多AI方面的前沿知识,感觉跟同事之间聊的话题都不一样了。”
图片
公司优秀员工郭宝青
很多人都在业余时间学习人工智能知识,自学大专文凭,提升自己。公司出纳冯琴也是“人工智能训练师”。她说,自己的业余爱好和以前也大不相同了。
冯琴表示:“还接触到一些金融方面的东西。以前我们是不买股票和基金的。但是自从做了那个任务以后,我们自己会投资一点点。”
图片
冯琴介绍同事们的工作和生活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