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为何每年从东莞运往江苏那么多服装饰品

扬子晚报网6月28日讯(记者 徐媛园)从一双袜子、一件衣服,到千亿元大产业。乘上数字化的“东风”,我国的服装配饰产业持续走向国际。根据海关总署统计,今年前5个月,全国纺织品服装出口1158.4亿美元,同比增长1.4%,增速较1-4月加快0.8个百分点。追溯“出海”服装配饰的“来处”,江苏、浙江、广东位居前列,而江浙服装配饰产业链上也不乏“岭南造”的身影。数据显示,自2021年起至2024年5月,每年从东莞运往江苏的服装饰品,一直位列全国前五。这是为什么呢?
图片
在被誉为“家纺之都”的江苏南通,典华纺织有限公司的张老板正在和电话那头的加工工厂核对订单的情况。“最近有个玩具服装的外贸订单,公司找了东莞的工厂加工,刚刚货送到了,我这边确认下,没有问题的话,客户就会安排海外物流把货运走。”据介绍,典华纺织主要从事纺织配饰制造和销售,如桌椅靠枕、玩具相关纺织品等的生产,产品主要销往国外,一年产值约有2000万美金。
张老板原是广东惠州人,在服饰企业工作多年,对行业发展一直抱有极大信心。在工作多年的一家广东服装厂被撤资取消后,他意识到物流运输是服饰产业链中重要一环,于是摇身一变,成立了自己的物流公司,专门为服饰企业提供物流服务,在当时,江苏南通是其主要货物运输目的地之一。随着需求量激增,张老板决定辞别广东,到江苏南通发展打拼。凭借对服饰产业的了解以及对物流调度的敏锐判断,到了南通后张老板便被介绍进典华纺织担任物流负责人。
“考虑到生产技术和产品成本,公司在自己的生产线外,还和广东东莞、广西、贵州等地的工厂合作,来保证产品的多样性。这次我们接到的是一笔来自国外的订单,时间紧、要求高,于是就找了东莞的合作工厂制作。制作好了我通过运满满叫车把产品从东莞送到南通来,再等着客户自己提货。”张老板说。
典华纺织是江苏、广东两省服饰纺织产业联动的一个缩影。沿着物流追溯产业发展脉络,近日,运满满发布了《东莞服装产业带供应链物流洞察白皮书》,其中提到,运满满平台数据显示,自2021年起至2024年5月,每年从东莞运往江苏的服装饰品,一直位列全国前五。日趋紧密的产业链协作依托的是东莞良好产业家底。截至2022年底,东莞虎门镇拥有服装服饰生产企业近3000家,从业人员超过20万人,服装服饰产业年工业总产值约420亿元。
产业的硬实力,也在助推更多的广东货主们“借船出海”,内销外贸两手抓。
作为广东本地服饰发货人,陈文杰的袜业铺子已经开了五年。“我有个亲戚是做女装皮鞋生意的,我毕业以后就到他那边帮忙做仓库管理。后来我关注到袜子这个品类,加上自己也有生产袜子的渠道,就决定自己创业,于是2019年我在广州开了这个铺子。”作为销售端,为了满足不同消费者需求,陈文杰会从广东、浙江、吉林等地采购袜子,来保证店里的袜子风格多变、琳琅满目。目前,他的客户包括广州本地知名直播工作室、店铺周边鞋城等。
除了稳定的生产和销售渠道,物流运输永远是张老板和陈文杰的主要关注点。“服装、纺织品等产品运输中的安全保障最为重要,需要保持干燥,防止潮湿。车厢也要保持整洁,不能让货物被污染。有些产品还不能被阳光长时间直射。”进入纺织服装行业多年,更是物流行业的“老江湖”,张老板细数了纺织服装品运输中的注意点。而陈文杰在和外贸客户不断地接触中,也积累了一些注意事项。“有些外贸客户需要回单,我就会提前交待司机,跟仓储对接好,货送到就开单,好给到用户。”
陈文杰的客户大部分集中在广东省内,一般叫车都是从工厂发到广州,或者从店面直接发货给客户。夏天淡季的时候两三天叫一次车,冬季旺季一天要叫上两三辆车。“需要车运货我就直接在运满满旗下平台找车,车来的速度快,价格也比较优惠。我一年叫车费用大概一万多元,算上平台给的优惠,大概能省10%左右的成本。这样算下来,我一年能净赚20万左右。”陈文杰说。
依托数字物流,生产销售两端实现了运输成本下降、效率提升。此外,在数字物流的支持下,东莞服装产业供应链数字化不断提升。《东莞服装产业带供应链物流洞察白皮书》指出,目前,东莞从设计到试产、从样品展销到消费需求反馈、从批量生产再到渠道流通,形成了一套高效的柔性化生产供给与销售流通模式。平台数据显示,在2019到2023年的5年间,由东莞出发的服装货类线上发运货量呈现出稳步增长的态势,期间平均增速达49.5%。
即将迈入盛夏,袜子销售迎来淡季。陈文杰介绍,今年广东的雨水太多,一连下了一个多月的雨,袜子的需求随之降低。最近有个客户要货,他在等个好天气通过运满满旗下平台叫车把货安全运过去。在张老板看来,今年外贸的行情还算比较好。六月下旬,还将有“岭南造”的外贸订单产品运输到南通,等待踏上“出海”之路。
校对 陶善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