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评论需要怎样的文风?专家热议如何让评论“破圈”

文艺评论需要怎样的文风?如何改变文艺评论“泛泛而谈、流于表面” 、掉书袋、学究气等积习,让文艺评论真正发挥“手术刀” “啄木鸟” 的作用?6月28日,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转作风 改文风 树新风”专题会议以线下线上相结合的形式在京召开,众多专家把脉文艺评论文风问题,提出文艺评论应保持对现实的敏锐,避免空洞无物或晦涩难懂,做到文质兼美、有理有据。
图片
会议现场照。
环顾时下文艺评论领域,文风问题依然不同程度存在。有的故作高深,堆积学术概念,让读者望而却步;有的辞藻华丽,但却难以掩盖思想的苍白空洞……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民族文学研究》杂志编辑部主任刘大先指出,要创作立论扎实且有的放矢的评论,文艺评论者需要“转作风 改文风 树新风” ,深入实践,躬身入局,“入乎其内再出乎其外”。为此评论工作者首先要有共情,即保持鲜活的感受力,以体察作品的幽微情感;其次是理解,在感性之上对作品的意涵作理性认知,并通过纵向的历时性脉络与横向的共时性比较,在文艺史的总体格局中对作品进行研判分析;最后评论者也需要必要的表达技巧和修辞技术,让评论文本更便捷地为人接受。
当前随着媒体形态的不断变迁,文艺评论的载体愈加多元,图文、视频、音频形态多样,微博、微信、短视频的出现,催生了大量短评、快评,文艺评论形成了专业评论与大众评论共振的局面。如何让专业评论“破圈”抵达更多受众,避免“圈地自娱”?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中国艺术报社副总编辑余宁提出,新媒体技术背景下的文艺评论呼唤“短、实、新”的文风策略,“短”要求文章直抒胸臆,不拐弯抹角;“实” 要求真实及物,不讲空话套话;“新”意味着具备新立意,而非人云亦云炒剩饭。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中国文艺评论(北京师范大学)基地主任肖向荣也指出,当前个体评论正在迅速冲击职业评论家的评论,“谁是主流”“谁代表了主流”开始出现模糊地带,作为职业评论者要足够包容、宽广,要在“饭圈文化”“评论大V”的背后,冷静地看待新媒介、新平台、新评论语态的巨大力量,其评论风格应通俗易懂,能够适应多样化的媒介,符合公众理性发展和大众深层次的艺术文化需求。
不少专家专家观察到,在当下,本应发挥针砭作用的文艺评论往往沦为“抬轿子”,成了“人情评论”“红包评论”,失去了评论的独立与客观。比如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彭锋发现,“有偿的文艺评论除了不切实际的吹捧外,还有不得要领的东拉西扯。由于商业评论通常按照篇幅付费,评论家就有了动力炮制冗长的文字”,此外专业评论家之家的互相竞争导致评论文字艰涩难懂,“仿佛越难懂就越高深,从而将普通读者拒之门外。”为了摆脱此类评论危机,他提出应学习包括小说评点、绘画题跋等在内的中国传统的点评式批评,这类批评通常简明扼要,且与评论对象融为一体,评论是否中肯便一目了然。
此次会议发布了《“转作风 改文风 树新风”倡议书》,其中的“五个倡导”,即:倡导胸怀大局、倡导深入实践、倡导批评精神、倡导专业水准、倡导文质兼美,明确了今后转作风改文风的具体目标和行动方向。会议认为,为推动《倡议书》深入人心、落实见效,可以从三个方面着力:一是发挥评协系统的行业建设主导作用。中国评协所属32家团体会员和9家专委会都是评协组织体系的重要组成,是联系各地方和各领域文艺评论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职业道德和行风建设是行业建设的重要内容,关系到评论作用的有效发挥乃至评论事业的成败。全国评协一盘旗,一定要提高站位,上下贯通,步调一致,形成合力,团结引导广大会员和全国文艺评论工作者积极践行《倡议书》。二是发挥道德委委员的示范表率作用。各位中评协文艺评论工作者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委员都是一方代表,要珍惜自己的委员身份,以身作则,积极履职,成为践行良好职业道德和行风的楷模,成为“转作风改文风树新风”的带头人。三是发挥各级评协会员的主体作用。中评协2578名会员,全国评协35576名会员是全国文艺评论工作者骨干,是践行倡议书的主体。包括青年代表和“文艺两新”代表在内的广大评协会员都是中国评协大家庭成员的一份子,都有履行家庭成员共同责任的义务。各级评协会员和全国文艺评论工作者要以实际行动践行倡议书,为了共同的事业和追求携手同行,以文艺评论新风助力吹开文艺的繁花绽放, 营造山清水秀的文艺生态。
图片
《倡议书》全文。(图片来自主办方)
会议由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共同主办,中国评协文艺评论工作者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承办。 
  作者:彭丹
文:彭丹图:除标注外均彭丹/摄编辑:李扬责任编辑:江胜信
转载此文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