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方协文、庄国栋、以及苏更生的妈妈,能有多让人窒息?

图片
玫瑰的故事》接近尾声,黄亦枚肆意洒脱的人生,简直羡煞旁人,她美丽多情,有自己的独立的思维形态,不被定义,不被束缚,真的活出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而剧中的其他角色,却因为自己的原生家庭,尤其是苏更生,成年后的她,外表冰冷,内心火热,那么冷淡的人,居然能跟黄亦枚成为闺蜜,可见她的内心,还是可以被融化的。只是她的原生家庭很糟糕,尤其是她的亲妈。
图片
01 苏更生的妈妈
让苏更生挥之不去的,是那个雨夜,她在洗澡的过程中,被妈妈的第二任丈夫强奸,最无助的时候,亲妈居然没有站在女儿一边,而是任凭自己承受那个年纪不该承受的东西。
后来,苏更生长大了,她仍然要质问母亲,而母亲的回答也很让人窒息,她不但没有指责丈夫,反而说自己的女儿不要脸,是她勾引自己的丈夫,还说:谁要你亲爸死的早,是你的继父收留了我们,要不然咱们娘俩可怎么办,更何况说出去会被村里人笑话。
图片
正是有了这样的妈,才造就了苏更生悲惨的童年,有人说,不幸的童年,要用一生去治愈。后来,她跟黄振华在一起,家里买了个浴缸,苏更生都会不高兴,实在是童年的阴影太严重了,索性,正义虽然迟到,但从不缺席,后来,苏更生亲手把继父送进了监狱,也是为她悲惨的童年画上了句号。
而这一切悲剧的始作俑者,何尝不是她的亲妈呢?
02 方协文的妈
黄亦枚最不明智的选择,应该是嫁给方协文了吧?她以为自己嫁给了爱情,结果,婚后方协文的控制欲,总是让人倒吸一口凉气,由于方协文对于这段婚姻没有安全感,总想控制黄亦枚,所以,在妻子怀孕期间,为了防止黄亦枚乱跑,方协文把自己的母亲,从延边的农村叫到了上海。
图片
黄亦枚种花,婆婆就把花拔掉,在里面种蒜;想跟儿子说悄悄话,就直接跟儿子说朝鲜话,让黄亦枚听不懂;她从来没有把黄亦枚当作自己的家人,总是说自己的儿子累了,却从不考虑儿媳妇的情绪。
她对黄亦枚各种看不惯,还是很贪钱的婆婆,在亲家从北京来看女儿的时候,更是翻起了对方的包,拿出烤鸭说,我就爱吃这个。
图片
方协文的妈妈还经常教导儿子,自己的钱千万要留好了,别放到方亦枚手里,这哪里是一家人能说出的话。还好,后来方协文想尽一步控制黄亦枚,怕她生完方太初后,再出去找工作,索性把他的妈妈送走了,否则,黄亦枚不知道还要遭多少罪。如此窒息的婚姻,如此窒息的家庭,黄亦枚是怎么忍受十年的呢?
03 庄国栋的妈妈
相比之下,庄国栋的妈妈就好一些了,但原生家庭带来隐痛,终究会影响人的一生,从小庄国栋的家庭氛围就很不好,优秀的妈妈,和平庸的父亲,就行成了鲜明的对比,庄国栋的父母无时无刻不在争吵,虽然他们的婚姻已经破裂,但一家三口吃饭的普通场景,父母都是在吵架中度过的,所以,庄国栋的内心,也许是对婚姻天然的恐惧,所以,庄国栋才把重心放在工作中,主打一个先成就事业,再说其他事情,所以,他才会错过黄亦枚。
图片
庄国栋的妈妈看似对儿子的感情生活没起到什么作用,但潜移默化间,都是对他人生观的影响。也许在庄国栋的潜意识里,是抗拒婚姻的,自己父母鸡飞狗跳般的婚姻,让他也对自己的未来没了信心,他虽然深爱着黄亦枚,却对她的负面情绪置之不理,导致黄亦枚对这段婚姻越来越没信心,最后导致了分手的结局。
图片
其实,黄亦枚一直是一个有自己主张的人,她从不被任何人定义,活的肆意洒脱,她既不会被禁锢在婚姻里,更不会为了初恋的甜蜜,而迷失方向,她走能找到属于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