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二医成立注射美容并发症救治中心,打造多方协同救治体系

作为医美领域最盈利的细分赛道,注射美容以其超强的吸金属性与高复购率,占据半数以上的市场份额。但近年来由于市场混乱、从业环境复杂,相关严重并发症的发生率也在逐渐增加。
6月27日,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注射美容并发症救治中心(下称“救治中心”)揭牌成立,致力于为注射美容并发症患者提供全流程管理,打造多方协同的救治体系。
图片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瞿红鹰为整形美容科颁发“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注射美容并发症救治中心”牌匾。
会上,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常务副秘书长曹德全提醒,非法医美注射产品进入医美市场,容易造成美容就医者上当受骗,留下很多不良并发症。“希望更多民营医疗美容机构加入救治中心工作网络,摒弃遮丑心态,本着为患者负责的态度,一旦出现自身不能处理的并发症,及时与救治中心取得联系,争取黄金救治时间,各产品企业也应给予救治中心相应的技术支持。”
近年来,一些医美机构在脸部T区、外轮廓过度填充导致局部馒化,还有一些注射美容“三非”行为(即非法的医美机构、非法的医美医生、非法的医美产品)导致组织坏死等并发症频发,严重者出现失明、脱发、面瘫等,给求美群体和社会带来潜在危害。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损伤救治康复分会的创立者、会长吴晓军从事注射美容并发症临床救治近十年。作为军医出身的整形美容医生,他特别强调,医美首先是“医”,是在医学科学限制下的技术,并非单纯的商业,因此最重要的是安全。“秉持仁心仁德仁术,坚持不过量填充,不过度商业,是每一个医美人应有的操守。”
图片
吴晓军会长代表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损伤救治康复分会为救治中心颁授“(华南区)损伤救治救助基地”牌匾。
据悉,作为注射美容并发症诊疗的桥梁,救治中心将充分发挥省级应急公立医院的医疗技术、医疗设备和多学科合作团队优势,为民营机构注射美容并发症患者的救治工作提供全面的解决路径,并给予医疗联盟成员针对性的赋能、专项培训等专业帮扶与交流。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瞿红鹰表示,救治中心将成为链接医疗专家、患者和各方资源的枢纽,力求提供全方位,多学科的综合诊治服务,确保注射美容并发症救治的精准、高效和可及性。
图片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微创与皮肤整形美容分会会长罗盛康为救治中心颁发“(广州市)损伤救治救助基地”牌匾。
救治中心将如何实现多方协同?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美容科主任罗盛康教授介绍,救治中心与各类机构形成医疗联盟,构建绿色通道,实现快速化诊疗。患者入院后,省二医将以整形美容科为中心,通过联动急诊、神经、眼科、影像、ICU、耳鼻喉、介入、康复等多个院内专业组共同开展急救诊疗工作,实现急症、重症快速诊疗—多学科联合诊疗—多学科质量控制全流程管理,为民营机构注射美容并发症患者的救治工作提供全面的解决路径。
“救治中心在吴晓军会长的指导下,发布《面部填充剂并发症管理手册》,为临床医师提供救治规范指导。”罗盛康表示,未来随着各方的深入合作,救治中心将进一步实现华南地区优质医疗资源的共享,并通过建立患者数据库,加强医学团队之间的深入研讨与交流,推动注射美容并发症救治研究进步,对保障医疗安全、降低注射美容风险、提升患者就医体验有重要意义。
知多D 
吴晓军会长介绍,我国面部美容出现几个过度医疗的阶段:
第一阶段,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对皮肤病生理认知局限,对粗糙面部进行过度换肤、嫩肤、护肤、拉皮导致屏障破坏,产生大量敏感肌人群。
第二阶段,2000年前后,因为对材料产品认知不科学、不严谨,导致英捷尔法勒(乌克兰产,有效成分和奥美定一样)、奥美定等填充注射剂进入市场,由此带来的问题面容、问题乳房令医患苦不堪言。
第三阶段,2010年前后,因审美理念偏差或巨大利益的趋使,过度填充导致脸部出现寿星头、仓鼠脸、巫婆下巴等不同程度的馒化现象,甚至出现脱发,严重的还会局部肿胀压迫面部神经致面瘫。
第四阶段,2014年至今,“三非”引起的肉毒素中毒事件频发,一些非法假冒的肉毒毒素产品标注“50U或100U的肉毒毒素含量”,实际含量却是几百甚至上千单位,远超安全剂量,导致原本常规且安全的用药却引发头晕眼花、四肢无力、呼吸困难等,这两年有死灰复燃现象。
采写:南都记者 杨丽云 通讯员 朱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