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960亿增至1310亿,美国空军“哨兵”陆基洲际导弹超支严重,项目负责人被解雇

全文2676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美国空军解雇了下一代洲际弹道导弹项目负责人查尔斯·克莱格,因其未能遵守组织程序且失去空军信任。

02克莱格负责的“哨兵”导弹项目已超支1310亿美元,比原计划成本增加了37%,首飞时间推迟两年多。

03诺斯罗普公司表示,项目成本激增的主要原因是空军在导弹设计过程中不断进行变更。

04由于项目超支严重,美国国家安全政策分析师加布·墨菲认为应早日放弃陆基洲际弹道导弹。

05目前,美国国会已开始对“哨兵”导弹项目重新审查,预计审查结果将在七月上旬上交国会。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因为超支和延误太多,美国新的陆基洲际弹道导弹项目负责人被解雇,他也成为了美国空军向国会交代的一个“替罪羊”!
根据Defense One的报道,近日美国空军正式解雇了下一代洲际弹道导弹项目负责人查尔斯·克莱格;
图片
按照美国空军发言人安·斯特凡内克的说法,克莱格被免职的原因是因为“没有遵守组织程序,空军对于他领导该项目的能力产生了严重怀疑,并已失去信心”。
美国媒体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分析认为,美在研的新型洲际弹道导弹项目可能已经违反了《纳恩·麦克柯迪法案》,这直接导致国会和五角大楼需要对整个项目进行严密的审查,而美国空军为了让这个项目不会因为严重的超支和长时间的延误被取消,无奈只有将克莱格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为了这个项目没有按计划推进的“替罪羊”。
图片
不过空军发言人在发表克莱格解职声明时曾特意强调,这位负责人的去留与《纳恩·麦克柯迪法案》没有直接关系;虽然他是这么说,但似乎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
既然项目负责人都被解职了,那其中的猫腻肯定小不了,我们就看一下这个洲际弹道导弹项目到底超支和延误了多少吧?
查尔斯·克莱格所负责的新项目名叫“哨兵”导弹,它是一款陆基洲际弹道导弹系统,型号为LGM-35A;
图片
其研制目的是为了取代美国现役的“民兵III”陆基洲际弹道导弹,这款导弹如今已经服役了54年,是美国“三位一体”核打击战略中陆基核力量的唯一一款运载工具。
用美国人自己的话来说:“民兵III”现在已经成为了全世界在役最为古老的洲际弹道导弹,也是西方国家中唯一的一款仍在服役当中的陆基弹道导弹(目前世界上装备有这种导弹的国家只有6个,除中、俄之外,其余3个国家均在亚洲)。
图片
作为世界上武力值最高的军队,美国自然不可能一直抱着这个“老古董”来进行核威慑,于是新的洲际弹道导弹系统研发在2016年被提上日程,在2020年美国空军在波音和诺斯罗普两家军火商中选择了诺斯罗普,并授予了一份价值133亿美元的研发合同。
2022年美国空军的新型洲际弹道导弹被正式命名为LGM-35A“哨兵”。按照计划这款导弹首飞时间为2024年,在2030年左右服役,入役之后美国空军将会采购659枚导弹、更新450个发射井、并对大约600个设施进行现代化改造;2020年时五角大楼的初步估计费用(包括全生命使用和维护周期的费用)约为2640亿美元,未来十年的项目总成本在960亿美元左右。
图片
如今这款导弹的研发已经进入到第四个年头,诺斯罗普公司才完成了两次子系统的测试,首飞的时间被推迟了两年多,成本暴涨37%,达到了1310亿美元左右。
至于导弹项目为什么会超支和延期这个问题,其实我觉得美国空军在将这个项目交给诺斯罗普的那一刻应该就做好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了。因为这家军火商在过去和现在在研发新式武器时都是以超支和延误著称的,比如那款大名鼎鼎的B-2“幽灵”和如今正在高调推进的B-21“突袭者”等等。
当然了,诺斯罗普也给出了自己的“正当理由”!
在今年三月份的时候诺斯罗普“哨兵”导弹项目负责人表示:下一代洲际弹道导弹预期成本出现“爆炸”式增长的主要原因是空军在导弹设计过程中不断进行变更,比如:
在承接项目时空军并未说明要更换全部发射井的连接电缆,可是后来在合同敲定之后他们认为将现有铜缆换为光纤更为妥当,这一变化让诺斯罗普难以接受;
图片
有人说不就是换个电缆吗?这有什么?
你要知道美国境内现在有至少450个导弹发射井,遍布美国各地,根据诺斯罗普的计算这些铜缆的总长度超过了1.2万千米,以美国的物价计算这种军用光纤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价格?
此外在合同签订时,“哨兵”的发射井原本计划就是在现有“民兵III”的基础上改进即可,可是真到实施阶段美国空军项目组认为这个方案不行,所有的导弹发射井必须推倒重建,这又是一笔天文数字...
诺斯罗普公司认为,“哨兵”导弹合同的任何一个微小修改都需要乘以450,这就是成本“爆炸”式增长的主要原因。
图片
图片
对于诺斯罗普公司的说法,美国空军也承认了,他们认为“哨兵”计划成本增加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指挥和发射部分,而这部分也是最为复杂的。
如今这个项目才进行到一半,这点亏空和延误其实根本不算什么,等到导弹全部落入井中时列位再回头看看,它的超支很可能会更多。
鉴于该项目超支太多,美国国家安全政策分析师加布·墨菲认为:无论陆基洲际弹道导弹过去具有多么重要的战略价值,在现在这个安全环境中,我们应该早日放弃它,因为这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五角大楼正在把无数纳税人的血汗钱扔在这个无底洞内...
图片
美国前国防部长也认为,美国应该尽早淘汰陆基洲际弹道导弹部队,理由是成本过高且存在巨大的危险性,相对于核潜艇和战略轰炸机部队,这些导弹的精准度让人怀疑...
面对超支的事实和各界的质疑,美国国会开始着手对“哨兵”导弹项目进行了重新审查,预计审查结果将会在七月上旬上交国会;而在这份审查报告出炉之前,美国空军开始甩锅,将所有罪过都推给了这位项目负责人克莱格身上,也算是对国会和舆论的一些交代吧。
不过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美国空军此举只是在为继续推进这个项目找一个“替罪羊”罢了,他们可不希望国会把如此大的项目给“咔嚓”掉,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到时候他们赚什么呢?
图片
接下来,解释一下前文中的两个比较难懂的问题;
第一个就是《纳恩·麦克柯迪法案》;
《纳恩·麦克柯迪法案》是美国在1982年由一名参议员萨姆·努恩和一名众议院戴夫·麦柯迪提出的一项旨在遏制美国武器采购项目成本无节制增长的法案,它于1983年正式生效;
其法案的大致内容为:如果一款武器系统的研发、列装成本超过预先估计的25%以上就需要立即通知国会进行严密审查;
假如一款武器系统的花费超出了项目预估的50%,则该项目必须立即终止,除非由国防部长亲自作出解释并证明。
图片
在2006年这个法案进行过一次修改,将原25%的超支上限降低为15%,超过此限,相关军种需要作出详细解释,也就说现在的“哨兵”计划已经达到了开启国会审查的标准。
第二个是为什么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在美国会归空军管辖呢?
这就与美国军队的历史有点关系了,我们都知道美国空军是在二战之后(具体来说是1947年)成立的,在其成立之前美国陆军的导弹研制工作都是归属于陆军航空兵负责的。
在1947年美国陆军航空兵独立成为一个军种之后,它就把这个权限带过来了;
但权限是拿过来了,可是人家陆军肯定是不服的,陆军一直认为任何从地面发射的武器都应该归属陆军管辖,所以对于这种导弹的控制权争夺也出现过多次;可是空军在美国远程战略导弹的前三次研发中均获得了优先权,所以经验相对于陆军而言更为丰富,所以美军高层更倾向于将当时属于高难度的研发工作交给空军负责。
图片
图片
类似的控制权争夺一直到1950年才被参谋长联席会议定性,当时会议决定美国未来所有的远程战略导弹和短程战术导弹均归属于空军研发和管辖;在1955年正式文件出台,文件规定研发和管理洲际弹道导弹是空军的职责。
在1956年美国五角大楼又再一次明确导弹这款武器的研发和归属细节,按照规定:
美国陆军不得使用射程超过200英里以上的任何导弹,超过这个射程的导弹均属于美国空军管辖。
至此,美国陆军就再也没有染指过陆基洲际弹道导弹这种“大杀器”了。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