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2元店”,去哪里了

全文2213字,阅读约需7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曾经遍布城市的“2元店”如今在街上逐渐消失,原因在于产品的低价并非来源于高质量,而是源于工厂端清理库存和尽快回笼资金的需求。

02五爱路库存商户老板表示,库存商品是世界小商品之都义乌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很多商家已经转战直播平台,成为抖音、淘宝等视频带货主播们的供货商。

03然而,线上价格内卷现象正在拖拽着库存商家,导致部分商家利润空间不断压缩。

04为应对内卷压力,部分商家走上品牌化、品质化发展之路,如义乌市库存品行业协会执行会长苏兴旺创立的物以可品牌。

05苏兴旺预测,未来将出现两极分化,企业要么走品牌、价值路线,要么走成本路线,而走成本路线意味着只能继续打价格战,恶性循环。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本报记者 颜世龙 义乌报道
2元钱的杯子,3元钱的垫子,10元钱的包......外加一张“倒计时三天,清仓处理,全场2元起”的广告标语和一个扩音喇叭循环播放。“2元店”曾经在很多城市的商业街里占据着一席之地,甚至有热心的网友还经常调侃这种“倒计时”的套路。而现如今,似乎这种“2元店”在街上已经销声匿迹了。
为什么他们的产品这么便宜?他们是真的消失了,还是换了战场?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曾经的“2元店”风起于世界小商品之都——义乌,甚至可以说是源自义乌的五爱路。这条成形于2009年的马路,大大小小的商铺有1500家,各类小商品一应俱全,而无一例外,他们都在从事库存行业。小到牙签、纸袋、首饰,大到箱包、服饰、家电,都以跌破出厂价的方式吸引着各地批发商前往朝圣,甚至被懂行的老外奉为进货打卡第一站。
为什么这么便宜?
“一听到‘哇’的叫声,我们就知道是新手。”五爱路库存商户老板说。
手机充电线1—3元/条,首饰吊坠5.5元,各类箱包便宜的每个2—5元,贵的80多元,有品牌的,也有不带牌的......产品可谓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价格让人惊掉下巴。对于很多外地游客而言,来到五爱路往往会萌生一种想做生意的冲动,但对于五爱路上老板们而言,已经习惯了。
在这条路上,低价并不意味着产品质量有问题,主要是因为货物的来源不同。义乌市库存品行业协会执行会长苏兴旺在接受采访时说,所谓的库存品,并不是旧货,更不意味着质量差,这是两个概念。商户们的商品多来自破产倒闭的工厂,或者过季滞销品,以及客户下单后又跑单的产品,工厂端为了清理库存和尽快回笼资金,往往会将库存的货物以低于成本价、出厂价的方式整体打包卖给商户,而商户则通过五爱路的店铺等渠道再进一步批发或零售给下游。
苏兴旺举例说,一个生产杯子的工厂,此前甲方下单了100万个,但后来甲方突然跑单不要了,这100万个杯子就变成了工厂的库存。这时候工厂往往就会找到从事库存的老板,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进行甩卖。而库存老板往往以全款方式一次性收购,再以薄利批发或零售给下游商户或消费者。正是因为此,这个杯子的价格往往比市场价格要低很多,但库存商品往往也存在不确定性和唯一性。很多地方的奥特莱斯其实就是各类品牌服装的尾货。“以前各地的2元店都是从义乌起家的。”
库存商户表示,库存商品实际是世界小商品之都——义乌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有工厂生产,就肯定会产生库存,没有一家企业保证他的产品100%能被抢购一空,而一旦产生大量的库存,则会影响工厂的资金流动,所以工厂宁愿亏钱也要尽快回笼资金。
正是凭借着产品价格优势,五爱路才成为国内外各类批发商的首选之地。记者在这条路上走访发现,各类十几二十几平方米的店铺,广告招牌上至少有三种国家语言,无论是老板还是销售员,一口流利的英语已经算是标配。而每当晚上九十点钟,仿佛置身国外。
“2元店”转战直播平台
记者了解到,国内的“2元店”虽然在义乌之外的商业街上逐渐淡出了视线,但并非销声匿迹,更多的是转换了战场,成为了你手机上各大视频平台里的“家人们”。很多老板已经成为抖音、淘宝等视频带货主播们的供货商,甚至部分商家还有自己的线上直播带货团队。
以苏兴旺为例,除了线下的实体店铺,包括抖音、快手、拼多多等平台在内,他有近10个渠道在分销着产品。虽然他不直接做线上主播带货,而是给主播们供货,但即便如此,每一个渠道至少也要配三个人来提供服务。“现在想做抖音等平台,没有15—20个人的团队很难做起来,虽然直播间里只有一两个人出镜,但实际背后是一个团队。”
义乌市库存品行业协会办公室主任夏瑀介绍,很多带货主播往往每个月要来五爱路进货一两次,大主播甚至要囤货,山东潍坊的一位淘宝系大主播,光仓库就有上万平方米。“库存商户和主播往往有很多方式合作,有集采包干式,也有只是先带样品回去,线上售出后再由义乌代发货的。”
苏兴旺表示,五爱路目前有商户约1500家,每年总的销售额能达到80亿—90亿元。夏瑀说,在这条街上,业绩最差的商户一年销售额也在二三百万元,好的可以做到几亿元。这些商户的店铺面积并不大,也就是一二十平方米,但年租金平均也在20万元左右,而这些商户背后往往都有几千到上万平方米的仓库。“就这几条街上的商铺,每年光总的租金大概是2亿元,这还不包括楼上的住宅等。”
内卷之苦
伴随全球经济复苏进展缓慢,五爱路库存行业的下行压力也悄然到来。原本整柜整柜进货的老外们也开始拼货模式,但这并不是最致命的。最大的困扰来自库存老板们既爱又恨的线上直播带货,因为线上的价格内卷正在拖拽着他们。
很多新手主播或批发商来到五爱路进货,往往在店铺看到心仪的商品后,下一个动作就是打开1688等网站进行比价,并追问一句:“你的货怎么比1688上的还要贵?”每当这种时候,有耐心的老板则会通过货物来源、产品质量等方面进行解释,而遇到心情不好的老板往往会得到一个白眼。
夏瑀说,现在线上的价格非常内卷,最重要的原因是有的主播有了粉丝基础,往往就可以从工厂以极低的价格拿货,而这种极低的价格意味着工厂端会偷工减料。
“现在市面上的落地扇正常的出厂价可能要几十元,但有的工厂能做到出厂价18元,这只能是在材料上偷工减料,压缩成本。按照相关标准,落地扇这类产品重量应该在4公斤以上,达不到4公斤就属于不达标。但他们做出来的产品连包装盒算在内才1.8公斤。”夏瑀说,“比如一个不锈钢保温杯,正常出厂价是8元,但是一个头部主播找到工厂,5元就能做,因为主播的带货能力强,一天可能就卖出2万—3万个。工厂少的这3元,只能将304不锈钢材质替换成210材质,这里面的差别只有内行人才知道。”
商家们有被价格内卷拖入深渊的,也有走上品牌化、品质化发展之路的。以苏兴旺为例,他所创立的物以可品牌创造了多款远销日本的爆款产品,而这背后是多达40余人的研发团队在支撑。
“未来将出现两极分化,企业要么走品牌、价值路线,要么走成本路线,而走成本路线意味着只能继续打价格战,这样下去只能是恶性循环。”苏兴旺说。
编辑:石英婧 审核:童海华 校对: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