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可转债来了!紫金矿业融资20亿美元还“外债”

全文3856字,阅读约需11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紫金矿业完成20亿美元可转债发行,将于6月26日在港交所上市,这也是A股和港股上市公司规模最大的海外可转债发行。

02除此之外,紫金矿业还完成了39亿港元(折合约5亿美元)的新H股配售,合计规模折合人民币达181.4亿元,为紫金矿业史上最大规模融资。

03紫金矿业董事长兼执行董事陈景河曾以逆周期并购手法闻名,此次融资将有助于公司实现新五年目标。

04然而,紫金矿业在海外扩张过程中也面临诸多风险,如资金流动性、资产负债结构等。

05专家认为,紫金矿业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还需继续扩大矿产版图,全球资本对公司运营的认可有助于公司海外掘金之路。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海外“掘金”危与机并存。
图片
作者 |李非林
来源 | 债市观察
有色金属龙头”紫金矿业(601899.SH),近年在全球买矿,海外并购扩张步履不停。不过紫金矿业原计划斥资1.3亿加元(约合人民币6.88亿元)收购加拿大矿企Solaris Resources,交易却在今年5月告吹,然而资本市场这边却反响热烈,总市值更是创下历史新高,一路逼近5000亿元,一时间风光无限。近日,紫金矿业又传来好消息,宣布完成巨额融资,再次引发广泛关注。
6月25日,紫金矿业发布公告,宣布完成了20亿美元的可转换公司债券(简称“可转债”)的发行,并将于6月26日在港交所上市。据“界面新闻”报道,这笔可转债也是A股和港股上市公司规模最大的海外可转债发行。
图片
图源:公告
此外,紫金矿业还完成了39亿港元(折合约5亿美元)的新H股配售。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笔融资合计规模折合人民币达181.4亿元,也是紫金矿业史上最大规模融资。
近年来频繁融资的紫金矿业,仅2022至2023年就通过多种方式募资超210亿元,今年更是加码发力,刚刚过去的5月已成功发行一笔规模为20亿元的公司债,加上此次发行成功的可转债和配售H股,紫金矿业今年上半年已累计募资达201.4亿元。
而作为紫金矿业的掌舵者,紫金矿业董事长兼执行董事陈景河“逆周期并购”的操作手法曾给市场留下深刻印象,也让他和紫金矿业名利双收。此次选择以发行可转债+配售H股的形式融资25亿美元,紫金矿业接下来又将有哪些动作呢?
01
发行史上最大规模的一笔可转债
据紫金矿业6月18日公告显示,该笔20亿美元可转债发行方为紫金矿业全资子公司金极资本有限公司(简称“金极资本”),紫金矿业为其提供无条件担保。可转债年利率1%,资金用来偿还公司境外债务。
此外,可转债在约定条件下可转换为 H 股普通股票。初始转换价格为19.84 港元/股,较认购协议签订日的16.32 港元/股溢价21.57%,较新H股配售价溢价28%。
紫金矿业新H股配售额度为39亿港元。配售完成后,其将新增2.5亿股H股,A股数量则保持不变,募资则用于海外市场的业务营运及发展,包括并购、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
而对于发行可转债+配售H股的原因,紫金矿业在公告中称,发行债券有利于改善公司流动性并降低公司融资成本。进行H股配售则利于其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改善资本结构实施战略储备基金,并降低公司的资产负债率。
事实上,资金的流动性是紫金矿业避不开的话题。
图片
图源:罐头图库
据wind数据,近年营收和净利润连年攀升,2023年营收总额为2934亿元,扣非净利润为216.2亿元。相比于2019年,紫金矿业已实现营收翻倍,净利润增长超5倍。
但是,紫金矿业的资产负债率的增长也不容忽视。2019年-2022年,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3.91%、59.08%、55.46%、59.33%、截至2023年,紫金矿业总资产3430.06亿元,总负债2046.43亿元,资产负债率已达59.66%。而同时期的铜陵有色(000630.SZ)、江西铜业(600302.SH)和云南铜业(000878.SZ)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9.52%、54.36%和56.43%,均低于紫金矿业。
图片
图源:罐头图库
此外,据2024年一季报显示,资金矿业货币资金为211.48亿元,但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达434.99亿元。短期偿债承压。
负债不断攀升的情况下,融资补血就有了合理性。
截至目前,据企业预警通数据,紫金矿业尚有存续债券17只,存量规模为269.5亿元。而2022年、2023年紫金矿业曾因发行公司债、中期票据和短期融资券分别募资140亿元72.5亿元
图片
图源:企业预警通
02
陈景河豪掷350亿全球买矿
紫金矿业负债率的攀升,和其快速扩张不无关系。
紫金矿业与陈景河进入公众视野还是因为在国内外大举买矿。在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国际金价低迷的背景下,陈景河曾多次逆势出手
2022年1月26日,紫金矿业对外表示,公司此前9.6亿加元(约51.17亿元)收购加拿大新锂公司所需手续已全部完成,并在前一日进行交割,交割完成后公司持有新锂公司100%股权。
图片
图源:pixabay
3个月后的4月29日,紫金矿业进一步宣布,拟出资收购盾安控股旗下包括西藏阿里拉果错盐湖锂矿70%权益、江南化工9.82%股权、盾安环境8907万股股份等在内的四项资产包,总作价为76.82亿元。
5月9日,紫金矿业又公布拟17.34亿元收购福建龙净环保股份有限公司控制权的消息。
2022年6月-2022年11月期间,紫金矿业共对外披露了6起交易,涉及总交易款为188.16亿元,收购对象分别是湖南道县湘源锂多金属矿、新疆乌恰县萨瓦亚尔顿金矿、山东海域金矿30%权益、南美洲苏里南Rosebel金矿、安徽沙坪沟钼矿和招金矿业20%股权,全部和金属矿相关。
其中,陈景河在收购招金矿业股权之前,后者刚宣布将以8.16亿元增持瑞银矿业6.14%股份,瑞银矿业最主要的资产就是国内首个海上金矿、近年来国内发现的储量最大的单体金矿——海域金矿,已探明黄金资源储量562吨。
再加上2022年末对民爆企业江南化工的收购,整个2022年,陈景河的“剁手”消费达349.63亿元,其中约288.3亿元为买矿支出。
图片
图源:罐头图库
2023年,紫金矿业收购脚步有所放缓,仅在1月曾传出子公司拟参与新疆和田县火烧云铅锌矿探矿权竞拍的消息;最终,紫金矿业没能竞拍成功,但240亿元(高于起拍价17亿元)的报价,也足以体现公司收购的意愿。
不过,除了铜矿、金矿外,紫金矿业的野心还扩展到了新能源领域。“我们争取到2025年要成为全球重要的锂供应商,镍、钴、铂族等金属也在布局中。”陈景河曾表示。
进入2023年7月,紫金矿业间接入股天齐锂业旗下四川天齐盛合锂业有限公司(简称“盛和锂业”),紫金矿业旗下子公司紫金锂业认缴出资额6500万元,由此获得了盛和锂业20%的股权,同时紫金锂业还获得了其旗下川西核心锂矿—雅江锂矿的部分权益。
8月21日,紫金矿业有公告称,以16.46亿元收购西藏中汇实业有限公司48.59%的股权,从而获得了国内超大型铜矿—西藏朱诺铜矿的相对控股权。
图片
图源:罐头图库
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在公司2023年年度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公司不会停止并购,关键是要买到物有所值的、能够为公司创造价值的资源项目。
按照陈景河的想法,他希望花5年时间通过并购再造一个紫金矿业,让紫金矿业在2030年的主要经济指标,以及铜、金矿产品等产量要进入全球前三或前五位。
03
“中国金王”的危与机
不到30年的时间里,紫金矿业从一家县级企业发展为如今超4500亿市值的跨国巨头,陈景河确实功不可没。
过往这些年里,陈景河曾多次在国际铜价、金价的低谷期,用相对较低的价码获得比较优质的资产,而“买买买”的资金,则来自发行公司债、超短期融资券等融资。
官网显示,紫金矿业目前产业遍及全球,其中的13个主要铜矿,5个在境外;17个主要金矿,8个在境外;还有10个锌、锂及其他金属矿,境外亦占据其中4席。截至2023年末,公司境外资产达1443亿元,境外收入占比达30.39%,贡献利润占比则为45%。
图片
来源:紫金矿业官网
“全球扫货”背景下,紫金矿业业绩、股价双双上涨。2023年,公司营收近3000亿元,归母净利润为211.19亿元,也是紫金矿业上市以来最好成绩;此外股价也在持续增长,只今年5月20日创历史新高达19.57元/股,截止6月28日,紫金矿业报收17.57元/股,总市值为4670亿元
但不断的扩张和并购,也给紫金矿业带来了各种不同形式的风险。
2022年11月,知名国际评级机构惠誉曾将紫金矿业的长期发行人违约评级和高级无抵押评级从“BBB-”下调至“BB+”。惠誉认为,紫金矿业激进的收购增长意向,将导致其债务杠杆出现波动。
除了资金,其他风险也在逐渐浮现。2023年5月紫金矿业连续发生黑天鹅事件,先是子公司巨龙铜业的外协单位发生一起吊笼坠落事故,造成6名员工失联。
紧接着控股子公司大陆黄金旗下位于哥伦比亚的武里蒂卡金矿遭遇恐怖炸弹袭击,造成2人遇难,包括4名警察在内的14人受伤,无中方人员在袭击中受伤。祸不单行,5月底,旗下位于哥伦比亚的武里蒂卡金矿遭到新一轮攻击。当地时间周一有一名工人遭枪击受伤;周二有车辆被焚烧。
图片
图源:pixabay
连续的黑天鹅事件为紫金矿业敲响了警钟,如果说吊笼坠落是井下工程质量、安全生产管理的问题,那么炸弹袭击背后则更体现了利益冲突、文化差异带来的冲击。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全球产业布局的企业都免不了受到地缘政治等风险的影响,而通常跨国企业也都会聘请风险评估机构等进行事前评估以及后续保障,因此虽然在消息面上会对短期形成一定波动,但如果紫金矿业也采用了大型跨国企业在风险管理上的策略和工具的话,中长期的风险应该已经被提前纳入考量。
在沈萌看来,任何跨国企业都有必要评估潜在市场具有的各类风险,不仅是矿业资源,其他行业都可能面临同样的各类型潜在利益冲突。
此外,紫金矿业的海外扩张也曾遭遇波折。
今年1月,加拿大矿企Solaris Resources曾宣布计划以1.3亿加元(约合人民币6.88亿元)向紫金矿业出售15%的股份,以帮助开发厄瓜多尔的瓦林萨铜矿项目。
但在历经加拿大监管机构四个月的审查后,当地时间5月21日,Solaris Resources表示因担心交易不太可能及时满足加拿大的外国投资标准,已经放弃向紫金矿业出售少数股权的计划。
图片
图源:pixabay
值得注意的是,陈景河的战略目标是2030年紫金矿业的主要经济指标进入全球前3-5位,实现“绿色高技术超一流国际矿业集团”。5月16日,紫金矿业发布新一期五年规划,提出2028年要实现综合指标排名进入全球一流矿业行列,铜、金矿产品产量进入全球3-5位,锂进入全球前10位;实现矿产铜及矿产金24-28年产量CAGR均为8%-10%等;可以想见,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陈景河势必还要继续扩大公司的矿产版图。
对于紫金矿业此次发行可转债+配售合计25亿美元的大手笔动作,华泰证券研报分析称,紫金矿业扩张节奏较快、对资金需求亦较多。本次紫金矿业再融资将从流动性、资产负债结构、费用(利润)等方面夯实公司未来增长根基,助力其实现新五年目标。此外本次再融资实现数倍超额认购,认购资金多为全球知名长线基金、对冲基金,体现了全球资本对公司运营的认可。
随着快速扩张,紫金矿业的负债规模也在攀升,如今举债“补血”,接下来紫金矿业海外“掘金”之路会一帆风顺吗?欢迎评论区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