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70后,曾坚持丁克,离婚后到国外冻卵,48岁跟荷兰老公生龙凤胎

图片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4151位真人故事
我来自云南,今年52岁,在我29岁的时候,跟随英国丈夫去了英国,虽然结了婚,我却并不想要小孩,并且一直坚持这个想法。
直到离婚后,回家照顾妈妈,突然感觉很孤单。在那段时间里,我变得抑郁,并且决定要去“Dong卵”。最后遇到了我的荷兰老公,在48岁高龄的时候生下了龙凤胎宝贝
图片
(幸福的一家)
我叫Yuling,今年52岁。1972年我出生在云南的一个县城,家里还有一个比我小5岁的弟弟,爸爸妈妈是在体制内上班,那个年代在体制内上班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
于是,爸爸妈妈计划着我和弟弟长大以后也可以接替他们的工作。但我却并不这么想,我不想在小镇过着一眼望到头的生活,想要去外面闯闯,看看外面更精彩的世界。
想要去外面的世界,那时候的我只有努力学习这一条路,考个好大学成了我唯一的目标。我参加了两次高考,都落榜了,我却不放弃,坚持要参加第三次高考。
因为之前我的英语一直不及格,所以我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学英语上,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第三次参加高考,我的英语成绩竟然成了镇上的第一名,还因为这个事情登了报。
图片
(大学时候的我在昆明民族村)
于是,我如愿考上了云南大学的英语专业。在大学的时候交了一个男朋友,有一次带男朋友回我们家,男朋友对我说:“你的爸爸妈妈对你弟弟太好了,感觉你好像不受宠。”
他的一句话惊醒了“梦中人”,我自己才意识到,原来这么多年我在家里生活一直不快乐的原因找到了。爸妈比较“重男轻女”,我却已经习以为常。
这让我想起了几件往事,那个年代的父母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小时候挨爸爸打是常事。有一次,我都不记得自己犯过什么错误,只记得爸爸顺手抄起地上的锯片,对我的脚狠狠地打了下去,我的脚被刮出血了。
我当时真的很伤心,不知道爸爸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的亲生孩子。最后听很多小伙伴都分享过被爸妈打的经历,原来我们都一样。那个年代的父母他们不懂得如何教育,对于犯错的孩子,只会一个方式,就是“打”。
图片
(1992年在家照的)
由于和爸妈的关系一直不太好,而且他们俩的婚姻也不幸福,经常因为大事小事吵个不停。从小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让我对和睦的家庭没有了概念。
我也从来不会幻想自己以后结婚生子的幸福生活,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事业上。
我大学毕业以后分配到当地航空公司做地勤翻译,之后也被公司派去美国波音飞机公司为中国工程师做翻译,还在一家世界500强的美国公司当经理助理。
在我29岁的时候跳槽到美国一家鞋业制造公司,当时这个公司在广东珠海有分公司。在这个公司工作期间,我遇到了我的英国老公。
他是我前老板的朋友,因为非常喜欢中国文化,经常来中国,每次过来的时候都会约我见面,我们见的次数多了,也就熟络起来。有一天他突然问我是否愿意和他一起去英国生活。
图片
(在办公室)
工作经历让我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外国人,也让我对外面的世界更向往,于是我欣然接受了他的邀请。到了英国以后我也没有放弃自己的学习,还考取了英国市场营销的硕士。
在认识的第二年我们订婚了,第三年在英国举行了婚礼。结婚以后,他其实还是很想要小孩的,经常会和我提起:“我们要不生个小孩吧,要不等年龄大了,可能会更困难。”
我完全拒绝讨论这个话题。他很尊重我的想法,以后也不再提起了。那个年龄的我根本不会去想孩子承欢膝下,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画面,我从心底就抗拒要孩子这个事情。
记得有一次在英国,我做了一个子宫内膜异位的微创手术,当时医生问我:“你是否打算要小孩,如果打算,我帮你清理一下输卵管?”我很坚定地回复:“我不要小孩,不需要,谢谢。”
图片
(1998年去英国出差)
我的妈妈也曾旁敲侧击地和我聊过这个事情,她会问我会不会弄测排卵,还教我怎么弄,我当时也很坚决地回复她:“不需要,我会弄。”
我自己一旦认定的事情,别人是不可能改变的,从小到大都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决定。我也没有深究自己不愿意要小孩的原因,只是在自己的潜意识里抗拒这个事情
没想到后面发生的事情,竟然能改变我自己的想法。
2009年左右,我们的婚姻出现了危机,我们之间变得无话可谈。我思考过我们之间关系的转变,结婚第一年还处于甜蜜期,可是结婚真的是两个家庭的结合。
两个人结婚之后的生活能完整地复刻出夫妻双方的成长环境。他也出生在一个不幸福的家庭里,从小爸爸妈妈都很忙,很少有时间管他,他是外公外婆抚养长大,我们和父母的关系都不融洽。
图片
(1998年02月在西雅图)
这种相似的经历,是我们一开始能聊到一起的原因,也是我们两个婚姻出现危机的根本原因,两个人的观念和想法变得越来越不一样,三观不和,我们没办法继续生活下去。
于是,我们两个人就各自忙各自的事情,情感交流几乎很少,两个都不会表达爱的人在一起,只会相互伤害。
之后因为我妈妈生病,我需要回国照顾她,于是长时间的分居也让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2012年的时候我提出了离婚,由于那段时间我在国内没办法办理。
拖到2017年我回英国,我们办理了离婚,算是和平分手,就是现在还会互相联系,我们虽然做不成夫妻,但还是朋友,也很了解对方的近况。
那时候我已经45岁了。在我回国照顾妈妈这7年时间里,我一边顾家,一边需要工作。当时我在带夏令营,每天忙于工作,没有闲暇的时间去交朋友。
图片
(在航空公司工作的我)
没有时间去散心,再加上和英国丈夫的感情越来越淡,我感觉很孤独,没有人可以述说心事,没有人能和我一起分担我生活中的苦与甜
我突然产生了想要一个小孩的想法,我想等我老了以后,或者后半生没有找到我的另一半,那时的生活会多么凄凉,我甚至不敢想象以后的生活。
我变得焦虑、抑郁。怀疑当时不要小孩的想法是不是错误的,我在想是不是有机会可以弥补?后来想道:“我可以先把卵冻起来,这以后也许是个机会?”有了这个想法我立马开始行动,联系医院,在39岁时去国外进行了Dong卵。
虽然进行了Dong卵,但是我并不想当一个单亲妈妈,因为我的年龄也不小了,爸爸和妈妈已经离婚很多年了,要是怀孕生子,作为高龄产妇,并且没有人可以照顾的情况下,我不会冒这个风险。
图片
(我和我的英国朋友)
上天真的很眷顾我,很快我就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其实,我和我的荷兰老公2014年的时候就认识,他是我一个同学的同事,我们虽然认识,却从来没有正式聊过天。
之后,我在中国照顾妈妈期间,我的同学就正式介绍我们认识,作为普通朋友,我们经常在社交软件上聊天,但是也没有确立关系。直到2017年我回英国离婚,他从荷兰飞来见面,从那时候开始我们确立了关系。
他比我小四岁,我们的年龄很合适,但是由于我离过婚,所以再次选择结婚,我会考虑很多方面。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原生家庭,他一定要来自一个幸福的家庭。
他的原生家庭很幸福,家庭成员之间都很有爱,只要他们有时间,每周末和父母、姐姐都会相聚在一起,一家人热热闹闹的情形感染了我,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感受到被爱包围的感觉。
图片
(我和我的荷兰老公)
在2年的交往里,我被他的阳光乐观所感染,每一天都很快乐。他不仅治愈了我的焦虑,也改变了我对孩子的看法,竟然逐渐开始幻想和他结婚生子的幸福生活。
他家和中国很有渊源,他的姐姐还收养了一个中国小女孩。当时他姐姐家已经有了一个女儿,最后去中国又领养了一个女孩,2014年领养的时候只有两岁,他的爸爸妈妈视如己出,很宠爱这个孩子。
所以当我来到他们的大家庭时,大家都很喜欢我,我也很快地融入了他们,我和小侄女的关系也越来越好。
我喜欢他们的家庭氛围,欣然接受了他的求婚,2019年我们结婚了。
他是第一次结婚,对我宠爱有加,总是会给我制造一些小浪漫。在我过生日的时候,会瞒着我在家里摆满鲜花,给我惊喜。一直把我当作小孩子对待,在他这里我感受到满满的安全感。
图片
(我的两个小侄女)
于是,我也不再拒绝要孩子的事情,结婚后我们就开始准备怀孕了。我冻的两颗卵子竟然都存活了,怀上了双胞胎。在怀孕期间我真的是万分小心,作为47岁的高龄产妇,每一次检查都提心吊胆。
不过我真的很幸运,作为高龄产妇头胎,孕期反应并没有很严重,也许是两个宝贝心疼我,整个孕期我也只是有些高血压,其他的危险情况都没出现。
我也一直很好奇宝贝的性别,心里想的如果是龙凤胎那就太棒了,但是我也知道这种几率比较小。能怀孕成功并且还是双胎我已经很感激了。
知道有两个小宝贝在我肚子里一点点长大,我的母爱也被唤醒,期盼着快点见到他们。五个月左右,在我做产检的时候得知是龙凤胎的时候,激动得都要哭出来了,我觉得自己真的太幸福了。
图片
(我的两个宝贝)
2020年7月我的两个小宝贝降生了,从此我的人生里多了更多的牵挂,看着怀里两个小小的他们,我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我要做怎样的妈妈,要怎么照顾他们。
我在本该做奶奶的年龄里当了妈妈,体力还是不能和年轻人比。尤其照顾新生儿,睡觉睡不好,而且还是两个,经常这个哄好,那个哭闹,也有崩溃的时候,但是只要看见他们对我笑,所有的辛苦都消失不见了。
虽然照顾他们很忙,我也会一周抽出两天时间去健身房锻炼,我必须更健康,才能更好地照顾他们。
两个宝贝出生在疫情期间,所以爸爸也能在家帮忙,我也会清闲很多。爸爸做了很多,是真正的超级奶爸,除了喂奶不能亲力亲为,他做了其他所有的事情。
这更加让我明白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也庆幸自己选择和他一起共同抚育孩子。两个小宝贝的出生,为我们的家庭增添了太多的欢乐,我也经常在他们睡着的时候盯着他们,感叹自己竟然做了妈妈。
图片
(欧文小时候特别爱笑)
等宝贝越来越大的时候,他们会在不经意间对你说:“妈妈,我爱你。”那软软糯糯的声音,真的能把我甜化了。我庆幸自己没有选择丁克到底,庆幸我还有生育孩子的机会。
2023年11月我带着宝贝们回中国了,见到了他们远在中国的亲人,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但是血缘关系是件很奇妙的事情,孩子们没有不适应,很喜欢中国。
我每次问米拉要不要回家,她的回答永远是:“可以回家,但是要回姥姥的家。”他们喜欢中国,喜欢中国的美景,也喜欢中国的亲人。
在中国的时候,正好赶上了老公的生日,我们一起在中国过了生日,我定了山顶的宾馆,想带着他看一下我们云南特有的云海梯田。
荷兰人很喜欢山,因为在他们的国家没有山荷兰整个国家都在海平面以下。云南这种云里雾里的自然风光,对他们来说简直美得不可方物。
图片
(我和我的小欧文)
我还带着老公吃了米线、咸鸭蛋,品尝了我日思夜想的家乡美食,老公拒绝尝试咸鸭蛋,在我的百般劝说之下,终于尝了一小口,然后快速地放下,觉得咸鸭蛋像石头一样,真的太不理解我们为什么吃这个。
但是他却非常喜欢吃葱油饼,觉得简直是人间美味。我的两个宝贝喜欢我推荐的任何中国美食,果然我们还是有中国血统的。
老公在中国唯一不适应的就是,从来不能在外面上厕所,每次都要憋着回家上,我当时真的很不理解,还和他生气。他很委屈地说:“因为我蹲不下。”我还不相信,这么简单地蹲下,他难道真的做不了。
回家以后还带着孩子和他进行了试验,没想到真的是蹲不下,如果非要蹲下,那就必需的踮起脚尖。原来欧洲人真的做不了我们的“亚洲蹲”。
图片
(爷爷奶奶陪宝贝们玩)
回中国的美好日子比较短暂,启程的那天是爸爸来送行的,离别总是伤感的。年轻的时候我的梦想是离开家去大千世界走一走,但是自从我有了自己的家庭以后,却希望自己能住得离父母近一点。
以前的我羡慕诗和远方,但步入中年的我,能和父母在一起平凡的每一天成了我对幸福的奢望。人生总是充满遗憾,但是我能做的就是在对生活进行缝缝补补的时候,向阳而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现在我最大的目标就是努力照顾好我的两个宝贝,让他们在有爱的家庭里健康快乐地成长。很多人都会说我选择这么晚生他们,是对他们的不负责,想想以后自己老了以后,孩子们怎么办。
图片
(我们很喜欢出来郊游)
我却从来没有这样的顾虑,我还是可以把他们照顾到成年,18岁以后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人生了,我也不会干预更多。我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在适龄的时候生小孩,但是我还可以弥补。
人生听起来很漫长,可事实上是一场短暂的旅行,在这场旅行中,没有人能在完美的时刻做对每一件事,接受不完美,以从容心看世界,用淡然心过生活,尽量把自己的人生过得少一些遗憾就够了。
【口述:Yuling】
【撰文:穆清】
【编辑:乌溪雾】
我们无法体验不同的人生,却能在这里感受不一样的生命轨迹,这里的每一张照片都是生命的点滴,每一个故事都是真实的人生,如果你也喜欢,请点击关注哦!
(*本文章根据当事人口述整理,真实性由口述人负责。本账号友情提醒:请自行辨别相关风险,不要盲目跟风做出冲动决定。)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