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非洲做建筑工程,这里的工人薪资很低,甚至一天只吃一顿饭

图片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4167位真人故事
我叫范志兵,今年已经50多岁了,浙江开化人,是一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包工头。
由于高考失利,我遗憾地错过了大学,很早就出来工作了,干过印刷工,当过编辑,之后选择去工地打工学习幕墙施工,从小工一直干到了承包工程,当起了包工头。
从业这十几年,从国内干到国外,让我尝遍了这个行业的酸甜苦辣。
图片
(我的自拍照)
1970年,我出生在一个浙江开化的一个小山村,这里风景秀丽,是钱塘江的源头,现在这里已经被评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了。
小时候,家里主要以种地为生。在20世纪80年代初我父亲还搞起了伐木承包,因此小家里的生活条件还是比较好的。
父母有时候还会力所能及地帮助一些有困难的人,这无形中对我的成长起到了一种潜移默化的教育作用。
小时候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跟着哥哥去放电影。我哥哥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为了给他找个工作干,父亲就给他买了一台电影放映机,让他去做在村里放电影的生意。
每个周末我不上学时,我就跟着哥哥到村里去放电影,我负责站在门口收门票,他在里面放电影。每次结束后,他就会给我几块钱当做劳务费。在20世纪80年代,这就算不少了,而且我也可以顺便免费看一场电影。
图片
(我的家乡美景)
小时候,我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从小学到高中在班里还是班长。90年代初,当时国内各地正在筹划高考改革,我所在的浙江省也计划采取3+1的高考考试方式。
而就在我毕业的那一年,由于学校错误地理解了高考改革的时间,使得我们那届考生复习产生了偏差,包括我在内的很多那届毕业生都没考上大学。
没考上大学,我只能开始工作。我先在哥哥的工厂里跟着打工做木制品,后来由于原材料限制,生意无法做下去了。
之后,我又经别人介绍去了杭州一家印刷厂打工。干了两年后,我嗅到了打印名片的商机。带着从印刷厂学到的手艺,我出来自己成立一个打印店,雇了几个人开始对外帮别人印刷名片。
那时候印名片还是个挺赚钱的生意,一盒名片有一百张,我一天能打印四五十盒。每盒可以卖10多元,这样下来,我一年能赚几万块钱。
虽然干印刷,又脏又累,但也让我自己赚到了第一桶金。
图片
(我在工地)
干了两年印刷后,经别人介绍,我幸运地考入了浙江的一家报社去做编辑工作。
那时候,我总觉得最好找个稳定体面的工作,然后再成家就好了。所以,我把本来已经很挣钱的印刷生意卖掉,转而去上班了。
在报社一干就是六年,2000年后,我干起了经营记者站的业务。
经营记者站就必须努力多拉广告,为报社创造收益。很多同行都靠有偿新闻,找负面报道等手段拉拢业务,但是我自己脸皮薄,不喜欢这样不择手段地做业务,所以导致记者站一直经营亏损。
后来我觉得自己不适合做这行,就离开了报社,又重新开始做生意去了。
图片
(我在工地)
辞去报社的工作,我回到了老家待了一阵子,也考虑以后去干什么工作。
正好碰到以前的高中同学,他在我们县里开公司做建筑工程方面的业务,主要做建筑幕墙施工承包。
我的这个同学在那时候凭借着这个业务赚了不少钱,我有几个同学也跟着他一起干,也挣到了不少钱。所以这让我也下定决心干这个行业。
从2007年开始,我进入了这个行业。作为新人,我对怎么做幕墙一窍不通,只能从头开始学习。
学习这个技术,可不是在学校能学出来的,这样的技术都是在工地跟着师傅一点点带出来的,边干边学,没有专门的学校教这个手艺。
所以,我最开始就是去了工地,从小工开始干起,边干边跟着师傅学,一天工资就50块钱。
从之前的一个坐办公室的编辑到工地的一个小工,说实话,这种心理落差还是很大的,但还是慢慢适应了这种工作。
图片
(我在工地)
我个人的学习能力还是挺强的,悟性也挺高。经过两年多的学习和实践,我就可以独当一面了。
不甘于只当一名小工,在2009年的时候,我自己出来开始承包工程了。
承包工程和做小工可完全不同,承包工程负责的事情要远远多于小工了,不仅要懂技术,还要懂管理。
做工程承包,对于像我这样的包工头来说,挣得利润并不高。如果工程没管理好,很可能就会赔掉。
做管理最难的就是管人。有的人做事比较好,也有的人做事比较慢,甚至还可能惹出一些安全事故。
以前在工地做工程,很多人会上门求着我给自己的朋友亲属安排个工作。但现在却倒过来了,我每年都要求着工人们能回来工地,逢年过节还要挨个拜年问候,如果遇到不想来的,我还要主动给对方加些工钱求着他们回来。
现在这行工人的待遇也是水涨船高,像普通小工要200多元/天,有经验的师傅要400多元/天。
图片
(在工地自拍照)
现在做这行的人越来越少了,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干,或者有人没学多长时间就走了,能干的多数都是年纪大的师傅,都快出现断层了。
现在,跟着我干这行的都是我老家的人和师兄弟,有些师傅跟着我干了十几年,很多人年龄都五六十岁了。如果他们有一天退休,那我可能只能改行了。
建筑幕墙技术是一个技术性很高的技能,但这样的一门技术在社会上却没有专门培养这方面的人才的学校,懂这门技术的人也不如木工、焊工等这样的工种那么多。
有时候我真想自己去办一所学校,专门教授做建筑幕墙这门技术。
到现在,我已经在建筑幕墙这行干了十多年了,虽然我们这行属于高空作业工种,有些危险性,但我的工程中从没出现过安全事故。
图片
(这是我做的幕墙工程)
跟很多干工程的人一样,做这行让我最烦恼的就是欠农民工工资、欠工程款这类问题。特别是在2018年之后,这种现象在我们这行出现得越来越多。我也遇到了这种情况。
以前我干工程,做完一个工程交一个朋友,而在2018年之后,却是做完一个工程少一个朋友,基本上都是由于工程款的问题。
我曾经遇到过一些工程发包方,发包方内部管理人员会出现变动,而新官不理旧账,后面来的领导通常对前面的问题经常以各种理由进行推脱,导致工程无法结算,拿不到工程款。
记得有一次,在干完浙江的某个工程的幕墙安装工作后,之前跟发包方前面的领导讲好的事情,之后又来了一个新领导,却对前面的事情再三推诿扯皮,导致拖欠我们工程款,也包括农民工工资。
后来我带着农民工找到当地政府执法部门维权,他们最终帮农民工讨回了工资,但对于我作为承包方应该拿的那部分利润却始终要不回来了。如果选择通过法院起诉,那么需要完整的证据才行。
图片
(我在工地自拍照)
在施工时,作为承包方,我一般会前期自己垫付一些资金,付给工人每月每人几千元的生活费,在逢年过节、学校开学的时候,还要多发一些,等拿到工程款后再付给工人剩下的工资。
如果工程款拿不到的话,不仅工人拿不到工资,我自己不但挣不到钱,还会赔进去很多之前自己垫付的钱。到目前为止,因为各种工程欠款,我已经累计损失六七十万元了。
我这个人平时脾气也很好,心肠太软,作为乙方也不好意思跟甲方翻脸,结果最后吃亏总是自己。这几年不仅没挣到钱,还亏钱了。
作为工程承包方,我对自己的工人还是很照顾的,他们遇到困难时总是帮他们解决。
记得有一次,有一个我雇佣的工人在工地宿舍里,突发心肌梗死,被紧急送到了医院。医生说必须抓紧手术,手术交2万块钱押金。
面对这种情况,我先给医院转了手里仅有的一万元钱,但医院说不行,必须交2万才能做手术。于是我马上给工程方打电话,希望他们能先垫付剩下的钱,但是他们却觉得跟自己无关,无情地拒绝了。
图片
(我在工地)
之后,我只能跟其他的我熟悉的几个朋友去借,东拼西凑才把钱凑齐交给医院,手术最终顺利完成。手术后,我还给那个工人2000块钱回家休养。
2023年,一个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老乡给我介绍了一个去国外做幕墙工程的机会。
由于国外工程对施工质量要求比较高,对方也想找一个自己熟悉并且放心的人来做,因此他就优先选择了我和我师傅组成的班组。
我所去的国家是赞比亚。那时有一家中资企业正在当地建设厂房和办公楼,需要安装大约6000多平方米的幕墙,于是我带着另外四个师傅在去年7月份前往赞比亚。
赞比亚这个国家虽然经济比较落后,但是环境和气候还是非常不错的,天空很蓝,山川也很少,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
我们当时就住在中国公司的工地,工地的食宿条件还是比较好的,跟住在国内的酒店差不多。这里的肉类、鸡蛋价格还是挺便宜的,而蔬菜却很贵。
图片
(当地工人在工地吃饭)
在工程施工中,主要是我和其他四位师傅干主要的工作。另外还从当地的劳务公司雇了几个当地黑人员工做一些辅助工作,比如搬搬建筑材料。
虽说这些黑人员工技能不行,但干活的力气还挺大的,比如抬一块玻璃,可能需要中国员工两个人,但他们一个人用头顶着就可以了。
跟当地员工在一起工作时,最让我无法适应的一点是他们身上的体味很重。特别是他们几个人聚在一起,当我们站在下风口时,风一吹过来,真的是让我们受不了。
跟他们交流起来最大的困难还是交流问题,由于英语不通,我们只能依靠翻译来交流。后来,我们还在手机上安装了翻译软件,用手机直接语言翻译。
这里当地的员工工资挺低的,每人每天平均合计人民币二三十块钱。这里的人没有存钱的意识,拿到工资后当月就基本上花完了。
有些当地员工家里很穷,甚至家里都没有通电,每天只吃一顿饭。为了照顾他们,我们平时准备一些食物和饮料分享给他们。他们平时喜欢抽烟,我也会递给他们烟抽。
图片
(跟当地工人在一起)
在国外工作半年后,我和工友们顺利回国,回想起这段经历还是很有意思的。未来我还将继续从事建筑幕墙这个行业,带着我的工友们一起努力挣钱。
【口述:范志兵】
【撰文:Yuanzhong】
【编辑:乌溪雾】
我们无法体验不同的人生,却能在这里感受不一样的生命轨迹,这里的每一张照片都是生命的点滴,每一个故事都是真实的人生,如果你也喜欢,请点击关注哦!
(*本文章根据当事人口述整理,真实性由口述人负责。本账号友情提醒:请自行辨别相关风险,不要盲目跟风做出冲动决定。)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