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交所“覆灭记”:关闭注销、转换赛道

全文2594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中国多地金融管理部门集中取消金交所业务资质,截至目前已有19家金交所被宣布取消业务资质。

02取消业务资质后,金交所运营主体将面临关闭、注销或转型的选择。

03然而,部分“伪金交所”仍混迹于市场,存在较大风险。

04监管层提醒投资者,市场上部分名称或经营范围带有“信用资产”“登记备案”等字样的企业,未经国家有权部门依法许可,属于“伪金交所”。

05自2020年以来,江西共排查发现并清退了31家“伪金交所”。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本报记者 樊红敏 北京报道
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以下简称“金交所”)正加速走向终局。
6月21日,广东、海南、厦门等地的地方金融管理部门集中发布公告称,取消各自辖内共计8家金交所的业务资质,并提醒相关风险。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这已是今年以来,第三批金交所集中关停。此前,3月25日,湖南、辽宁、西安、重庆等4地的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发布公告,取消各自辖内金交所的业务资质。5月10日,山东、吉林、江西、青岛、深圳等省市地方金融监管部门集中发布公告,宣布取消辖内5家金交所的业务资质。
另据记者根据公开信息的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19家金交所被宣布取消业务资质。
多地取消金交所业务资质
6月21日,广东、海南、厦门、宁波、天津、山西、黑龙江、河南8省市地方金融管理部门集中发文宣布取消当地金交所的业务资质,相关业务资质取消后,海南、山西、天津、河南等地不再存在金交所。
具体来看,此次关停的8家金交所包括:广东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三亚国际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厦门国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宁波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责任公司、山西省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黑龙江省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中原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
记者注意到,3月以来,多地先后取消当地金交所。
3月25日,湖南、辽宁、西安、重庆等4地的地方金融管理部门发布公告,取消各自辖内金交所的业务资质;3月29日,福建省地方金融管理局宣布取消辖内金交所业务资质;4月28日,广西宣布取消辖内金交所业务资质;5月10日,山东、吉林、江西、青岛的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宣布取消各自辖内金交所。
另外,同样在5月10日,深圳市地方金融管理局发布关于深圳市银通前海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前海金交”)退出交易场所行业的公告称:“为落实国家金融监管要求,深圳市银通前海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主动申请退出交易场所行业,不再从事交易场所相关业务。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我市不再存在合法的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
尚未被取消业务资质的某地方金交所人士向记者透露:“从我们与地方金融管理局沟通的情况来看,地方金融管理局也是在落实国家金融监管要求,我们年内大概率也将迎来相同的结局。”
公开信息显示,2023年年底,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3)》也明确提出要将稳妥处置金交所、“伪金交所”风险作为“持续清理整顿金融秩序”的工作推进。
关闭注销OR转型
随着业务资质被取消,存量业务将如何处理,金交所运营主体结局又会怎样?
存量业务方面,2019年7月,证监会首次披露金交所的存量规模:彼时,全国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的债权类业务存量仍达8517亿元,涉及约120万名个人投资者。之后,金交所存量业务风险化解工作一直在推进中。
6月25日,审计署最新发布的报告提到,24个地区所属国企通过在金交所违规发行融资产品、集资借款等方式向社会公众融资,至2023年年底,余额为373.42亿元,主要用于支付到期债务、发放人员工资等,形成政府隐性债务112.58亿元。
记者注意到,山西省地方金融管理局在关于取消山西省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金融资产交易业务资质的公告中也提到,山西省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不再从事金融资产交易相关业务,并强调“仅限于存量业务的处置清理”。
据相关媒体报道,有接近监管的人士透露,这类仍有存量业务未完全化解的金交所,当地政府已经做好安排,要求其做好同投资人和融资方之间的沟通,在法律框架下协商解决,稳妥有序化解存量。即便是已经或即将被取消资质的金交所,只要仍有存量业务未化解,就不能简单注销,仍要以民事主体身份继续处理各项事宜。
未来,金交所运营主体又将迎来何种结局呢?
“取消业务资质后,金交所运营主体未来的结局无非几种,关闭、注销,或转型其他业务。”上述尚未被取消资质的某金交所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我们平台近几年一直在往不良资产处置领域转型,早已不再开展金交所相关业务,因此,是否具有金交所资质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实际意义。”
“取消的只是其中的一项交易资质,交易场所还在,法人主体也还在。”某金交所从业人士对其所在金交所被取消业务资质如此表示。
天眼查显示,吉林东北亚创新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于2023年9月已更名为“吉林东北亚中药材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南宁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于2023年11月已更名为“广西再生资源交易中心有限责任公司”;西安百金金交中心,已于2023年12月22日完成注销。
此外,主动申请退出交易场所行业的深圳前海金交已于2024年5月21日更名为“深圳市银通智汇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官网显示,该公司聚焦于特殊资产领域,依托粤港澳大湾区独特的地缘和政策优势,致力于打造“客户体验最佳、服务模式领先、生态运营驱动”的国际化一站式拍卖服务平台。
“伪金交所”层出不穷
值得关注的是,在部分地区宣布辖内金交所清零的同时,一些“伪金交所”则混迹于江湖之中。
地方金融管理局还提醒投资者,市场上部分名称或经营范围中带有“信用资产”“登记备案”“产登”“产登信息”“产登管理”“产权交易”“产交信息”“结算”等字样的企业,未经国家有权部门依法许可,为非标债务融资活动提供登记备案等服务,属于“伪金交所”,存在较大风险。
何为 “伪金交所”?从多方监管披露信息来看,主要是未经中央金融监管部门批准,但却打着“金交所”旗号,为违规理财产品提供融资通道或进行增信,从而变相从事交易场所业务的一类公司。
江西省地方金融管理局发布的《关于取消赣南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业务资质和防范“伪金交所”风险的公告》显示,自2020年以来,江西共排查发现并清退了31家“伪金交所”,还列出了这31家公司的名单及处理进展。
另外,自今年以来,贵州、湖南、云南、山西、宁夏、黑龙江等多地也曾发布防范“伪金交所”的风险提示,并公布辖内的“伪金交所”名单。其中,6月3日,湖北随州公布了1家“伪金交所”公司;6月6日,新疆乌鲁木齐公布了2家“伪金交所”;6月21日,贵州省委金融委员会办公室公布首批16家涉嫌“伪金交所”企业名单。
值得一提的是,自2023年以来,拍卖公司成为“伪金交所”的新马甲。
记者注意到,市场有言论称,“清理金交所并不能改变定融产品的存在,现在债拍模式做得风生水起。”
“从市场方面的实际情况来看,我们注意到了一些中等偏弱区域已经重新放开了‘类定融’产品的融资,在产品结构设计方面由城投对投资人‘一对多’的资金流调整为城投平台对交易服务机构的‘一对一’的资金流,投资人的资金归集由交易服务机构通过合法合规的方式处理。”专业投资机构西政资本近期也撰文提到。
西政资本内部人士向记者进一步解释道:“‘一对多’指的是个人投资人分别把投资款投到城投账上,‘一对一’指的是个人投资人先把资金集合到一个统一的机构平台上(也就是交易服务机构)再转到城投账上。一般指的是一些线上拍卖公司或者清算公司。”
“只要城投公司融资需求还在,投资人的‘城投信仰’还在,‘伪金交所’就会以不同的‘马甲’层出不穷地出现,这才是金交所清理整治工作最棘手的问题所在。”某金交所从业人士对记者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