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运姐妹

原标题:货运姐妹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吴凡 摄影报道
“我儿子今年考了592分,超出一本线100多分,可以上重点了!”6月26日,电话那头的聂红梅喜不自胜,“但是我们没时间去北京玩了,那边的货车离不开我。”
聂红梅今年40岁,来自黑龙江,在成都跑货运已有4年。她有一个搭档,叫刘希兰,46岁,来自新疆。2018年,相隔数千里的两人在网上认识,后结伴到新加坡打工,又因疫情双双回国。2020年,她们相约来到成都,一起跑货运。
图片
  6月2日傍晚,在成都郊区一农家院门口,刚刚拉完一单的刘希兰(图左)和聂红梅被农家院里的花香吸引,忍不住上前闻了闻。
  每次出门,刘希兰都会戴上一顶帽子。她两鬓的头发剪得很短,上方的头发又被帽子遮得严实,经常被人误以为是男司机。“其实我以前是留长发的,前阵子跑工地多,灰尘大,这样比较干净。”刘希兰说。
图片
6月2日,在成都郊区一农家院门口,刘希兰(左一)和聂红梅在顾客的帮助下卸货。
聂红梅个头稍矮,麦色皮肤,扎一条马尾辫,显得精瘦干练。她是单亲妈妈,儿子今年上高三。6月2日晚接受记者采访时,她正收拾行李准备回老家陪孩子高考,并和记者约定,等填完志愿后带孩子到北京玩。几年前,为了让孩子有更安稳的读书环境,聂红梅贷款买了房,出来跑货运一大原因是为了还房贷。
跑货运之前,刘希兰曾做过后厨,做得一手好菜。现在两人搭档跑货运,刘希兰下厨更多。“红梅太不容易了!”刘希兰说,她最欣赏聂红梅的是她那不服输的劲儿。
图片
6月2日19时许,两人拉完一单后在住处附件找了一家常去的火锅店吃饭。
  聂红梅性子活泼,胆子大,出远门时不知道怎么走,问也能问出一条路。此前,她在老家曾出过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盆骨打着钢钉,久站身子就会痛。“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刘姐拉了我一把,鼓励我出来打工。”
图片
  6月5日1时39分,刘希兰起床后对镜扎头发。近一个月来她接了一个夜里拉蔬菜的长期业务,每天凌晨两点出车,天亮才回来。
货运免不了要长时间开车、搬运重物、熬夜,劳动强度大。这些客观因素导致从事货运的女司机相对较少,但刘希兰和聂红梅这对货运姐妹却坚持了下来。
“说实话,有些客户听说我们两位司机都是女的,就取消订单了,这样的客户能占到20%,他们也许是觉得有重物要搬,认为我们搬不动。”刘希兰说,“但也有顾客认同我们,觉得我们干活细致、认真,愿意长期合作。”
图片
6月5日5时25分,准时将蔬菜送到客户位置后,刘希兰爬上车打扫货箱,为下一单做准备。
  跑货运4年多,刘希兰和聂红梅已经在当地小有名气。聂红梅还亲手带过10多名徒弟,老家也有很多亲戚朋友被她带到成都来跑货运。如今,姐妹俩跑一辆车,白天夜里两人分开跑,人歇车不歇,每月收入合计能超过两万元,超过了很多男性同行。
“别人能做到的,我们也能。”刘希兰说。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