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国新:必须根治导游变导购的行业顽疾

本报记者 李昆昆 李正豪 北京报道
近日,在“助力旅游强国战略 互联网平台大有可为”研讨会上,众信旅游集团首席政务官宁国新称,网红城市有一个特点,就是有人情味、烟火气,这迎合了特定时期人们的心理需求。网红城市的成功,其实是传播平台的成功。只要抓住一个传播点,了解平台的推流规则,就有可能成为网红城市。
但是,成为网红城市以后,接下来的问题是怎么能够接住流量的问题。宁国新认为,只要找一个能打动人的话题,在抖音平台上多投流就能红,但能红多长时间,这个不能保证。
“为什么很多地方接不住流量?原因就在于没有真正做好旅游的基础准备。且不说接待能力是否能给游客好的体验感,就旅游的产品打造来说,除北京、上海、西安、广州等大城市之外,其他城市很难单独支撑起一个可持续开发、运营的旅游产品,这是需要几个目的地共同组成一条线路才能真正成为有市场的旅游产品。例如当哈尔滨走红后,应把黑龙江、吉林、辽宁等地区的其他城市统筹进来,形成一个旅游线路,这样这条线路上的一个网红城市才可以红得长久,换而言之,不要独红,而是携手别人一起红。现在很多网红城市最终无法长红,就是因为没有一个好的旅游产品去支撑。
谈及即将到来的暑期游,宁国新特别提到旅游消费投诉的问题。“一到旅游旺季,就意味着投诉率的上升,这是实情。”宁国新认为,旅游业投诉多且难杜绝,与整个旅游行业的运营模式有关,“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旅游业的许多盈利指标是通过购物形式促成的。但在未来我国旅游业健康发展的背景下,旅游盈利模式需要进一步改变。旅行社应该为游客提供更多增值性服务,游客对高品质服务也应该更好接受,从而实现旅游业高质量发展”。
宁国新认为,现在人们对旅行社印象不好,其中强制消费、毫无底线的低价团等,都是这样不健康的运营模式造成的。“有次去境外坐出租车与司机聊天,问其是否来中国大陆旅游过、感觉如何,他说了一句‘不买东西,不让吃饭’,真让人无语。近期也在某地唐人街看到‘99美元游中国’的广告,心里充满急迫感。希望有关管理部门加大力度规范旅游市场秩序,让那些违规的、不合法经营的购物店和旅行社没有生存空间,去掉这个毒根。”“作为一名30多年的旅游从业者及旅游企业的管理人员,我们可以保证有自律性,但保证不了行业的自律性,所以需要政企携手治理,旅游业才会走上健康、高质量的发展道路。”宁国新说。
宁国新还提到,疫情之后,大家发现游客消费习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另外,由于疫情影响,很多导游、领队都转行了,尤其有语种能力的导游更缺乏,需要按天支付较高的劳务费才能找到,加之资源端涨价等因素,使得整体成本增加,自然产品价格也上涨了,“那么整体成本的上涨对出入境旅游市场是否有巨大影响?还真不是,无论入境游还是出境游,游客都在增加。旅行社通过优化服务品质和产品品质,游客体验感好了,整体满意度提升了。尤其入境游客对中国的好感度极高,对我们的科技类小家电、移动支付等商品和市场都很感兴趣。对于入境导游来说,一方面自身的专业讲解、优质服务得到了顾客的认可,另一方面也使中国先进、新颖的高科技产品展示给外国游客,这些都帮助旅游业不断走上良性发展道路。”
宁国新还强调:“我觉得必须珍惜这个难得的窗口期,加快改变旅游业盈利模式的步伐,让它回归旅游行业的本质,用产品内涵与服务去盈利,不要再走回老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