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低空经济“东风” 动力电池企业竞逐万亿蓝海市场

全文2695字,阅读约需8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低空经济市场潜力巨大,预计到2026年规模有望达到10644.6亿元。

02电池企业如亿纬锂能、国轩高科、孚能科技、宁德时代等纷纷布局低空经济领域。

03低空经济对电池性能有特殊要求,如高能量密度、长循环寿命、快充电速度和良好安全性。

04然而,电池企业在低空经济领域面临技术创新、安全性提升和成本控制等挑战。

05为应对挑战,电池企业需与上下游产业链合作,加速商业化落地。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本报记者 夏治斌 石英婧 上海报道
“请问公司有没有布局飞行汽车电池?”2014年5月29日,一位关心惠州亿纬锂能股份有限公司(300014.SZ,以下简称“亿纬锂能”)的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如是问道。
对于上述提问,亿纬锂能表示,公司在eVTOL(电动垂直起降飞行器)电池领域布局较早,已配合国外某企业进行了三年研究工作,目前已经交付了A样产品,并正协助客户获取相关航空体系的认证。
据了解,eVTOL是低空经济的一个重要载体。除了亿纬锂能外,包括国轩高科孚能科技宁德时代中创新航等动力电池厂商都在加速布局低空经济。
赛迪研究院发布的《中国低空经济发展研究报告(2024)》显示,2023年中国低空经济规模达5059.5亿元,增速达33.8%。预计到2026年,低空经济规模有望达到10644.6亿元。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时杰博士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低空经济未来的发展前景非常广阔,特别是在城市交通、物流配送、应急救援和观光旅游等领域。
时杰进一步表示:“电池企业加大在低空经济的布局力度,主要是因为看中了这一新兴市场的巨大潜力和未来的高需求。低空经济的发展为电池企业带来了诸多发展机遇,包括技术创新、市场扩展和新的商业模式。随着低空经济的发展,电池企业可以通过提供高性能电池解决方案,在这一领域占据领先地位,并推动整体市场的进步。”
电池厂商入局低空经济
2023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正式将低空经济列为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而后在今年全国两会,低空经济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公开资料显示,低空经济是以各种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航空器的各类低空飞行活动为牵引,辐射带动相关领域融合发展的综合性经济形态。除了eVTOL外,低空经济的相关产品还包括无人机、直升飞机、传统固定翼飞机等,主要涉及居民消费和工业应用两大场景。
记者注意到,研究机构EVTank联合伊维经济研究院近期共同发布的数据显示,预测到2035年,全球电动eVTOL保有量将达到26000架,带动全球eVTOL累计市场规模预计达到1600亿美元。未来随着eVTOL的批量交付,将拉动eVTOL全产业链的市场规模达到万亿级。
面对这一火热的赛道,国内动力电池厂商也纷纷躬身入局。譬如在2023年12月,国轩高科与城市空中交通科技企业亿航智能达成战略合作,双方致力于共同开发基于亿航智能无人驾驶eVTOL产品的动力电芯、电池包、储能系统和充电基础设施。
今年4月,孚能科技也在互动平台上透露,公司已与载人飞机领域的海外、国内客户开展电池合作与供应,并且与国内几家潜在客户进行积极沟通,共同推进低空飞行领域的发展。
对于孚能科技在低空经济布局,6月18日、19日,记者致函并致电孚能科技,公司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会将采访函告知董秘或证代,但截至发稿,尚未有回复。
宁德时代也在抓紧布局航空领域。2023年7月,由宁德时代、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上海交大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持股的商飞时代(上海)航空有限公司成立。
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于清教告诉记者,低空经济产业链条长而广,在很多细分领域,未来都有望成长为千亿级,甚至万亿级市场。电池企业加大在低空经济的布局力度,是顺应政策及市场趋势,提前占位未来增量市场,前瞻布局前沿技术,获得先发优势。
亿纬锂能中央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赵瑞瑞表示,低空经济的市场发展机会虽然比较多,但目前的可能发展速度不会很快。“空中的飞行需要解决航线航道的问题,但目前还没有解决方案出来。我个人觉得,空中飞行问题的解决方案虽然出台还需要些时间,但不会特别长。”
赵瑞瑞告诉记者:“低空经济属于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大家都在同台竞技,我们现在做的不比别人差,我们所有的基础设施都已经建好了,只需要在这个基础上发挥公司的优势就可以了,因为在公司整个大动力平台的支撑下,我们已经具备圆柱电池、软包电池量产等多个维度的经营能力,我们其实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据悉,亿纬锂能针对eVTOL推出的整体解决方案,10分钟可以快速补能至80%。“能量密度在320Wh/kg,这不算太高,如果做的太高的话,就会牺牲一些东西。”赵瑞瑞直言,“未来eVTOL的商业模式大概率会由专门的公司去做集中的运营。”
商业化落地挑战仍存
赵瑞瑞告诉记者:“以前的电动飞机是有跑道的,属于玩票性质。但现在行业的共识就是垂直起降,与直升机一样,这就要求电池的功率要高,能量密度要高。安全性要求也非常高,此外要关注的就是成本。”
“锂电池是低空经济飞行器的重要动力源。在低空经济中,电池技术的角色至关重要,其重要性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高能量密度电池可以延长飞行器的续航时间,提升效率;其次,电池的循环寿命和充电速度影响着飞行器的运营成本和效率;最后,安全性是飞行器运行的核心,电池必须具备高可靠性和低风险。低空经济对电池性能有特殊要求,如更高的能量密度、更长的循环寿命、更快的充电速度和更好的安全性。”时杰向记者说道。
于清教称,低空经济飞行器的发展方向是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高安全性、长寿命、低成本、轻量化,锂电池、固态电池、氢燃料电池等均有望成为低空经济常规电池技术。
时杰进一步告诉记者:“目前,低空经济中主要使用的电池技术包括锂离子电池和固态电池。锂离子电池的优点是技术成熟、能量密度高,但安全性和寿命存在挑战。固态电池则具有更好的安全性和潜在更高的能量密度,但目前还处于研发和初期应用阶段,成本较高。”
“目前锂电池技术相对成熟,宁德时代、孚能科技、正力新能、国轩高科、力神电池等锂电池企业也已经先后开展航空级电池的技术攻关,且部分企业已经推出了航空级电池产品;全固态电池能量密度高,但还有很多难题需要解决,例如制程复杂、离子电导率问题、固固界面问题、安全问题、成本问题等,乐观预计,量产装车可能要到2030年后。”于清教向记者直言,“氢能则需解决续航里程短、用氢便捷性、散热等问题。目前,半固态、准固态电池已经量产并开始装车,相信在低空飞行器领域也会有不错的发展前景。”
谈及未来低空经济对电池技术需求的增长趋势,赵瑞瑞坦言:“低空经济对电池的需求与动力领域不太一样,低空领域的定制化属性很强,空中飞的肯定没有地上跑的多,这个要有心理预期,现在航空业的发展模式就是未来低空经济的发展模式。”
谈及电池厂商入局低空经济面临的挑战,时杰告诉记者,电池企业在低空经济领域面临的最大挑战包括技术创新、安全性提升和成本控制。首先,提高电池的能量密度和循环寿命是关键技术挑战;其次,确保电池在各种环境下的安全性和可靠性是必须解决的问题;最后,如何降低电池生产和运营成本,以实现商业化应用,也是重要的挑战。
于清教则告诉记者,挑战主要在于相关管理机制、行业标准、政策法规和基础设施的完善,前沿引领技术、颠覆性技术的商业化落地,应用市场的拓展与消费业态的培育等。
如何保持企业在低空经济中的长期竞争力?赵瑞瑞告诉记者:“市场是决定一切的,我们对这个逻辑一直都有着清晰的认识,市场需求会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低空领域,所以我们目前就是尽可能地多接触客户,了解他们的运营模式、担心的问题等,然后转化成产品,给出最优解,以满足他们的需求。我们现在是独立的部门,整体的市场反应速度也是相对较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