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成收入来源于移动广告服务 “车来了”母公司闯关港交所

全文3216字,阅读约需10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国内实时公交信息平台“车来了”母公司元光科技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寻求上市。

02元光科技九成收入来自移动广告,面临市场竞争激烈、营收模式单一等挑战。

03公司创始人邵凌霜曾涉及刑事诉讼,但已辞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及董事职位。

04除此之外,元光科技获得过多轮融资,背后投资团队包括雷军、阿里巴巴等明星资本。

05由于明星资本退出,元光科技面临现金流压力,公司未来盈利能力取决于多种因素。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本报记者 夏治斌 石英婧 上海报道
“这款App对老人来说还是蛮好用的,打开App就可以看到自己要坐的公交车还需要多长时间可以到站,他们不需要早早地去等,也不用担心去晚发车了。”家住上海普陀的陶末(化名)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坦言,“没有复杂的操作,大字版的App对老人也很友好。”
记者了解到,陶末所说的App是国内实时公交信息平台“车来了”,它的母公司MetaLight Inc.(以下简称“元光科技”)近期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独家保荐人为中金公司。
招股书显示,元光科技是一家数据智能公司。根据灼识咨询资料,截至2023年12月31日,按城市覆盖范围计,车来了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实时公交信息平台,业务遍及264个城市。
头顶国内最大实时公交信息平台光环的背后,元光科技面临的市场挑战并不少,譬如公司营收模式单一,九成收入来自移动广告,公司总资产明显低于总负债,竞争日趋激烈等。
针对元光科技IPO的相关问题,6月25日、26日,记者致电并致函元光科技,公司方面回复:“公司处于静默期,相关信息以招股书为准。”
广告撑起公司九成营收
元光科技创立于2010年,创始人为邵凌霜,2010年从北大计算机系博士毕业,进入武汉大学计算机学院担任教师。2013年,元光科技推出车来了。2018年,车来了的注册用户突破1亿,元光科技研发的公共交通分析平台获工信部认证为国家大数据产业试点示范项目。
招股书显示,车来了通过分析交通机构授权的GPS数据、用户查询记录和搜索历史以及公交和用户的数据汇总,可以提供即时的公交时刻表及准确预计的车辆到达时间。据悉,该应用程序通过降低等待时间的不确定性和降低乘客错过公交的可能性来提升出行体验。
记者了解到,车来了聚焦的公交时序数据有着极为广阔的发展前景。根据灼识咨询资料,截至2023年12月31日,全国约有70万辆运营中的公交,平均每天运营时间约15小时。
数据显示,上述运营中的公交于2023年通过其车上传感器产生超过1000TB时序数据,这其中包含了诸如车辆实时位置、乘客上车时间、停站时长,甚至非计划绕行等不同信息。
毫无疑问,大量的时序数据流需要有效的分析工具,以提供愉快的出行体验、优化交通机构的决策过程并提升运营效率,这就为时序数据服务提供商进入公交领域创造了充足的机会。
根据灼识咨询资料,中国公交领域时序数据服务市场的规模由2019年约7亿元增长至2023年约17亿元,2019年至2023年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4.9%。预计到2028年,中国公交领域时序数据服务市场的规模将达到约39亿元,2023年至2028年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7.7%。
在上述背景下,车来了市场表现也可圈可点。截至2023年12月31日,其用户数超过2.64亿。截至2023年12月31日,车来了的地域范围已扩展至全中国近450个城市及乡镇。
在招股书中,元光科技表示,以车来了获得的数据洞察为基础进行拓展,公司还提供面向交通机构需求的数据分析产品及服务。“通过对公交运营的实时监控、对公交数据准确性的提高、对公交路线的优化及对新路线的规划,我们帮助该等机构提高运营及管理效率。”
招股书显示,元光科技通过提供移动广告服务及数据技术服务产生收入。数据显示,2021年至2023年,元光科技的收入分别是1.63亿元、1.35亿元、1.75亿元。其中移动广告收入分别为1.56亿元、1.15亿元、1.68亿元,分别占各年度总收入的95.6%、85.2%、96.2%。
“我们移动广告服务的收入受我们用户群的规模、忠诚度及参与度影响。为推动移动广告服务收入的增长,专注于增加用户流量及参与度对我们而言至关重要。”元光科技称,“我们无法保证日后将继续留住现有用户或持续吸引新用户。用户偏好的变化、竞争格局或其他市场动态可能会对我们维持及扩大用户群的能力产生负面影响,从而影响我们的广告收入。”
元光科技还表示,技术变化、监管环境变化或不可预见的事件等因素也可能影响用户参与度及流量。“用户流量或参与度的任何大幅下降均可能对我们的经营业绩、财务状况及前景造成不利影响。”
明星资本上市前夕退出
自2010年创立后,元光科技获得过多轮融资。天眼查显示,2013年~2019年,元光科技先后获得了6轮融资,其背后的投资团队也十分豪华,这其中便包括雷军、阿里巴巴等。
招股书显示,2013年3月至2015年5月,元光科技进行了种子轮融资、A轮融资及A1轮融资。据了解,在完成A1轮融资之后,北京顺为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顺为”)的股权为11.97%。武汉光谷咖啡创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谷创投”)的股权为3%。
天眼查显示,北京顺为成立于2011年5月,雷军持股比例为51%。光谷创投成立于2013年1月,北京顺为、李儒雄、四川郎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分别持股47.5%、47.5%、5%。
除了北京顺为、光谷创投外,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也出现在A1轮融资后的股东名单中,其控股股东为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
B轮融资后,北京顺为的境外联属公司Power Sailor Limited(以下简称“Power Sailor”)持有元光科技14%的股份。阿里巴巴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里巴巴投资”)持有13.70%的A轮优先股、6.23%的A-1轮优先股、4.33%的B轮优先股,共持有元光科技24.26%股份。
而在B1轮融资后,Power Sailor仅持有元光科技1.97%的股份。阿里巴巴投资A轮优先股、A-1轮优先股、B轮优先股分别是10.99%、5%、3.48%,共持有元光科技19.47%的股份。
2024年5月,元光科技完成Silver Snake及Duan Sirui以认购新股及转让现有股东股份的方式的C轮融资。据悉,Power Sailor于2024年4月29日与Garaitz Capital Pte. Ltd.订立股权转让协议,Power Sailor将B轮种子优先股转让予Garaitz Capital,代价为172.1万美元。
Power Sailor股份的转让,也意味着雷军在元光科技IPO前夕完全退出了股东行列。实际上,除了雷军的退出,阿里巴巴投资和Cheering Venture也减持了部分元光科技的股份。
阿里巴巴投资及Cheering Venture分别于2023年12月4日及2023年12月27日与元光科技订立股份回购协议。根据相关协议,元光科技以1500万元向阿里巴巴投资购回773.78万股A轮优先股,并以167万美元向Cheering Venture购回196.70万股B1-4轮优先股。
真金白银购回明星资本持有的股份,这无疑会加剧元光科技面临的现金流压力。招股书显示,截至2024年3月31日,元光科技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349.8万元,流动资产总值为1.52亿元。但同期的计息银行借款及其他借款为4000万元,流动负债净额3.58亿元。
对于公司未来的盈利,元光科技在招股书中表示:“随着我们在竞争加剧的情况下继续发展业务,我们无法保证我们日后将能够继续实现盈利。我们实现盈利及维持财务表现的能力将取决于影响中国公交行业的一般因素,以及我们扩大用户群及提高用户参与度的能力、我们扩大地理覆盖范围的能力、我们提供有效广告服务的能力、使变现渠道多样化的能力、我们对技术基础设施的有效投资以及我们提高运营效率的能力等具体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明星资本的退出,元光科技的创始人邵凌霜也退出了公司的管理层。
招股书显示,2010年2月至2016年12月,邵凌霜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董事及法定代表人。邵凌霜及当时的公司若干员工(统称“被告”)涉及刑事诉讼,且被起诉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法院认为,被告利用数据抓取软件从第三方服务器获取包含公交车运行情况及预计到达时间信息的原始数据集,以提高车来了显示信息的准确性,并对被告判处缓刑。缓期执行完毕后,法院宣布不再对被告执行原先的监禁判决。
据悉,邵凌霜在案件后辞任了公司首席执行官及董事职位及集团所有主要实体的首席执行官及董事职务。2017年4月18日,邵凌霜签署投票协议,将其持有的WeBus Ltd.全部58.63%股权的投票权授予孙熙,因此邵凌霜无法透过WeBus Ltd.行使其对元光科技的投票权。
除此之外,在招股书中,元光科技还表示,公司一直在董事会的领导下运营,并得到管理团队的支持,且公司拥有多元化的股东基础,其中持有优先股的股东已根据相关投资协议获得一系列保护条款。根据相关协议,选举董事、聘任首席执行官、发行或回购股份等重大事项,均须取得该等股东的多数批准。考虑到上述情况,元光科技认为,公司独立于邵凌霜运作且案件不会影响公司于联交所的适格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