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子”已就位!深中通道30日通车,上班族结伴异地通勤

全文4846字,阅读约需14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深中通道通车运营后,深圳与周围城市之间的每日通勤成为可能,上班族纷纷寻找通勤“搭子”分摊费用。

02在社交平台发帖一周之后,李先生找到了两三个有意向的通勤“搭子”,他们都在科兴科学园工作,而且他们在珠海的家也都相距不远。

03为方便两地快速通勤,深圳巴士集团计划于深中通道通车当天同步开通深中跨市定制公交专线和中山航空港至深圳机场的机场专线。

04由于深中通道的通车,深圳到中山车程将从目前2小时缩至20分钟左右,江门首站至新会区大鳌高速出入口仅需35分钟。

05深中通道有望带动江门发展,加快融合,让更多人选择在深圳工作,周末回江门生活。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深中通道通车运营,使深圳与周围城市之间每日通勤成为可能。
图片
  深中通道通车当天,深圳巴士集团同步开通深中跨市定制公交专线。
  在社交平台发帖一周之后,李先生找到了两三个有意向的通勤“搭子”。如果一切顺利,从6月底开始,李先生就将和“搭子”一起每天在深圳科兴科学园和珠海唐家湾之间驾车往返、分摊费用。
  深中通道即将正式通车,和李先生有一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由于深圳与中山、珠海、江门等地的往返时间将大大缩短,每日异地往返通勤成为可能。在各类社交平台上,不少人都像李先生一样在寻找日常通勤“搭子”,希望以这种实际且直接的省钱方式,实现每日在两地生活工作的平衡。
每日两地通勤成可能  
  堵,是经常在深圳和中山、珠海、江门等城市之间周末往返的人最直观的感受,每周末都要开车去珠海跟女朋友过周末的陈先生对此再熟悉不过。他在深圳一家公立小学任教,每周五下班后都会从龙华出发,向北绕行虎门大桥,再向南去往珠海,“大概一百五六十公里,加上堵车,需要3个多小时”,周日晚上他会再次与拥堵的车流一起返回深圳。
  陈先生跟女朋友都是深圳人,3年前女朋友被调往珠海工作。虽然已经习惯了每周往返、“不会感到很累”,但他从2021年开始就一直关注着深中通道的消息。他已经计算过,通车后他去珠海的时间将缩短到1个半小时,“不用再跟去粤西的车挤在一条路上”。
  “平时深圳上下班堵车可能都要1个小时”,对陈先生来说,未来每天往返珠海可能跟日常市内通勤差不多,这样他就可以每天去往珠海跟女朋友见面,第二天早上再回深圳上班。为此,他正在社交平台上发帖寻找能固定一起每日两地通勤的“搭子”。
  同样能在深中通道通车后与女朋友每日见面的,还有已经在珠海定居的李先生。3年前他毕业后在珠海工作,后来在珠海唐家湾买房定居。去年他来到深圳科兴科学园工作,也在每周末往返两地,每次回家都需要花费2个半到3个小时。深中通道开通后,他往返两地的通勤时间甚至能缩短到1个小时。
  期待每天回家的另一个原因,是他觉得在珠海更适合生活。因为家住在海边,晚上跑步会更加舒适,而且“珠海的空气质量很好、晚上也比较安静”,能有更好的睡眠质量,“还是自己家里住得舒服一些”。  
社交平台现寻通勤“搭子”热  
  在社交平台发帖一周之后,李先生已经找到了两三个有意向的通勤“搭子”。他们都在科兴科学园工作,而且他们在珠海的家也都相距不远,“不需要绕路”。
  他已经计算过,每趟路费加起来大约为80元,但另外算上油费、保养等费用,“一天的花销大约在240元到300元”。深中通道开通后,每天往返通勤的好处确实显而易见,但随之而来的花销也不低,因此像李先生一样有每日通勤打算的上班族们都希望通过找通勤“搭子”的方式来分摊费用,社交平台上寻找通勤“搭子”也成了热门话题。
  他说实际上现在大家也都只是有意向,初期还是会先尝试自己驾车往返,看这样每日通勤是否可行,“如果未来时间和费用合适,就可能成为‘搭子’”。此外,他还添加了多个群聊,大家会在里面分享广州、珠海等地的出行信息,方便各取所需。
  在深圳机场工作的阿莫(化名)也在寻找未来能每日往返深圳中山两地通勤的“搭子”,但由于他通常在下午3、4点或凌晨1、2点下班,比较难与大多数人契合,所以他还没找到合适的同行者。从小在中山长大并在中山买房的他,已经在两地往返工作生活近7年,“一周大概通勤2、3次”。他说有时候半夜回家其实感觉很累,深中通道开通后能减少通勤时间让他非常期待,他觉得未来自己回家的频次应该会增加。但往返一趟的费用并不便宜,他仍然在继续寻找通勤“搭子”。
 应对
  跨市定制公交和机场专线来了!
  来自滴滴的数据显示,2022年以来,从深圳前往中山、江门和珠海的滴滴顺风车跨城出行需求上涨显著。今年五一期间,通过滴滴顺风车从深圳跨城前往中山、江门、珠海的出行需求同比2022年上涨了586%。
  此外,为满足各地市民多样化的出行需求,深中通道的公共交通也将投入运行。为方便两地快速通勤,深圳巴士集团计划于深中通道通车当天,同步开通深中跨市定制公交专线和中山航空港至深圳机场的机场专线。两条深中跨市公交线路分别为:中山博览中心—深圳前海梦工场北区、中山国际人才港—深圳前海梦工场北区,两条线路共投入运力24辆大巴车。服务时间为:博览中心06:20-21:30、中山国际人才港06:20-21:30、前海梦工场北区07:00-21:30。线路单程票价预计为15-18元。
  机场专线开通后,中山航空港至宝安机场的距离从目前的约两个小时车程缩短至50分钟以内,实现大湾区内深圳、中山城市之间“1小时”交通圈,促进两地交流,带动经济发展。深中机场专线在中山博览中心招呼站服务时间为3:10-22:00,深圳机场乘车点服务时间为7:00-4:00,计划每天合计运行72个班次,发班频次在30至40分钟一班。专线票价根据时间不同有所浮动,6:00至23:00大巴全票为60元/张,23:00至6:00大巴全票为78元/张(法定节假日外)。
心声
  有上班族想定居深圳、周边通勤
  虽然与目前的高速费相比,未来走深中通道阿莫还能花费更少一些,但“架不住每日开车通勤”,因此担心找不到合适通勤“搭子”的他,还考虑乘坐深中通道的公交专线往返通勤。但他目前只能乘坐中山博览中心到深圳前海湾的公交车,因此他也希望未来能开通更多班次和线路。
  也还没能找到通勤“搭子”的陈先生,则有些担心在进入深中通道前的道路上会出现堵车。由于靠近宝安国际机场,他担心每日往返通勤会跟前往机场的车辆产生拥挤,“桥上的双向8车道比虎门的双向6车道宽,我担心上桥前的高速车流过大”。
  不过陈先生仍对深中通道及相关道路的建设充满期待。除了即将正式通车的深中通道,他还关注着珠海与深中通道直接相连的道路建设,建成后他往返两地的时间可能进一步缩短到1个小时。他和女朋友计划着未来回到深圳买房,这样他们既可以经常跟家人见面,在珠海上班时间相对自由的女朋友通勤也将更加便捷。
 故事
  回江门老家还是留深?一个95后湾区青年的选择
  江门人梁海(化名)去年买了一辆比亚迪新能源车,他说,主要是为了从深圳回江门方便。
  像很多湾区青年一样,出生于95年的梁海毕业后在深圳市一家IT公司工作,收入还不错,他每个月会回江门2到3次。梁海的双城生活,像是一场持续上演的对比实验,他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节奏与文化氛围间穿梭,体验着发展的断层与融合。多年的双城生活让他比别人更深刻感受到城市发展的差距。老家安逸,还在发展中;大城市高压,但机会多。  
继续在深发展,周末回江门“去班味”  
  谈及江门,如果不是热播剧《狂飙》,很多人对江门的印象仍是一幅未曾完全展开的神秘画卷,这座被誉为“中国侨都”的城市,其“沿海”的身份似乎在历史的长河中被轻轻掩藏。江门的经济脉络,得益于西江、潭江的滋养,内河航运的繁荣曾让江门的光芒直追广州。然而,当海洋成为全球经济的新舞台,江门的城市发展步伐在时代的浪潮中略显蹒跚,2023年,江门在广东省的经济总量排名定格在了第七位。
  随着今年深中通道、黄茅海跨海通道两条跨海大动脉通车,外界普遍认为,江门凭借广阔的可连片开发土地资源绝对有机会成为深中通道的最大得益者。“每个人都觉得深中通道是黄金走廊,我家里人也问我,要不要回老家发展”,梁海犹豫了,在现阶段,他觉得深圳的发展机遇是其他城市在短时间内难以比肩的,在江门岗位类别也少,更谈不上是外资企业或者互联网巨头总部等等,回去工作等于需要转行。我们很容易被自己的“视角”困住。比如,当你被问到——深中通道开通后,你会选择回江门吗?他意识到,问题的表面之下,隐藏的是对个人价值与归属感深度交织的探问。
  “对于我来说,江门是家,那里有我的家人朋友,以情感为主;深圳是事业是理想,这里有我的收获和未来。”梁海说以前可能还会犹豫,为了照顾家人就回老家了,但是深中通道让他坚定了自己的选择,深中通道的落成,解开了他双城生活的距离锁链,大湾区变“小”了,他未来还会继续在深圳发展,周末回江门“去去班味”。  
 “希望深中通道开通后,家乡越来越好”  
  在深中通道成为大湾区互联互通拼图的关键一块之前,珠江东西两岸的归途之困,似乎总在大型假日里被赋予一种沉重的“仪式感”。虎门大桥,这座珠江口的咽喉,每逢佳节便化身成为流动的停车场,原本轻快的2至3小时旅程拉长至6个小时甚至更久,车流在这里汇聚,每一寸前进都承载着归心似箭的重量。“在深圳待久了,回去家里充充电,上班更精神,更有干劲!”但在深中通道开通之前,梁海每周日回深圳上班,变成了一段考验耐心与时间管理的漫漫征途,每周日下午三时起,便拉开拥堵的序幕,虎门大桥与中山民众镇附近,是这段旅程中不可避免的“试炼场”。而被节假日堵车支配的“恐假症”很快就会被月底即将通车的深中通道治愈。“对于我们这群深漂‘双城族’,这无疑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事业与家庭得以兼顾。”
  当这座飞架珠江口两岸的跨海大桥通车后,深圳到中山车程将从目前2小时缩至20分钟左右;而进入江门首站——新会区大鳌高速出入口,全程仅68公里,约35分钟就能搞定……大湾区城市群的时间距离被重新定义,作为深中通道入深“第一站”,也是梁海深漂的“起点”,宝安作为湾区“交通主轴”的功能将更加巩固,价值将更加凸显。
  宝安是座什么样的城?对企业家来说,是理想乐土、是工业强区;对追梦者来说,是创业之都。在对历史的回溯与探寻中,从边陲滩涂到高楼林立,从荒野蕉林到通往世界的湾区核心,宝安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浓缩的敢闯敢试的深圳创业史。在这片陆域面积397平方公里,常住人口447万人,拥有商事主体93.4万家,产业链完备的热土上,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有创意到宝安,一天找齐上下游,三天做出产品,最长也不超过七天”,是先进制造业解决方案中心。
  作为慢生活符号“喜茶”的诞生地,江门的节奏则舒缓很多,江门的产业发展仍要解决重大产业项目数量不多、产业结构有待优化的问题。“在深圳,像宝安这样的城区充满了吸引力,通桥以后肯定会更多的江门人才来到深圳,但我更希望通桥后能带动江门发展,加快融合”,梁海希望自己的家乡越来越好。而今,江门正重拾那段被遗忘的“大海港”荣光。
  事实上,深中通道连通以前,在珠江东西两岸探索产业链跨珠江口布局,已经有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在江门,深圳鼎峰无限电子有限公司瞄准了当地广袤的农业市场,投入3000万元建设江门基地,计划将公司业务覆盖到粤西乃至广西的农业无人机市场。
  早在6年前,深圳市利和兴股份有限公司把生产基地搬到了江门,并非简单的空间腾挪,实则是对传统产业转型路径重塑,为湾区内跨区域的产业链与创新链“双链交融”打开了想象空间,是大湾区内部资源配置优化与创新能力协同提升的生动实践。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深中通道的开通,使得我们深圳总部与江门生产基地之间的互动变得更加紧密与高效。”  
 “千钧将一羽,轻重在平衡。”深中通道是那一片羽毛吗?  
  “无论是画成圈还是连成线,从根本上讲都是要助力破解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助力区域协调发展。深中通道让同城化效应也更明显”。梁海了解到身边的确有一些人在准备做双城“钟摆族”,“很多人在深圳的工作都很稳定,但在深圳买房还是比较吃力,他们也不想贷款太长时间,去西岸买房子定居可能是一个比较平衡的选择,不是顶流生活过不起,而是务实日子更有性价比!”在东西两岸,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不再是难以逾越的鸿沟,深中通道这一横的落笔绘就了连线与圆融,是推动区域协同共进的序曲。
  买车,是梁海对未来愿景的一次勾画。深中通道的启幕,使得过往节假日归途的漫长等待与拥堵,转化为一小时内的穿越,“两地1小时直达,也许宝安上班、江门居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梁海也坦言,从深圳到江门往返的过路费约100元,每天通勤压力太大,过桥费用高,他不会选择每天通勤,但至少回家的路近了。
  “家与工作的距离,不再以时间衡量,说走就走是深中通道便捷的具象化”,梁海还透露,家人将沿着深中通道,带着对大城市的憧憬与好奇,来到深圳游玩。“他们对深圳的印象一直是大城市,一线城市,希望能开开眼界”,128米高的摩天轮、集潮玩与美食于一体的前海宝中商圈、四通八达的滨海廊桥、还有他最爱去的图书馆……频繁涌现的网红地标、现代气息的都市商圈,繁华的CBD,他以宝安为起点,为家人们定制了密密麻麻的深圳打卡清单,“在制定深圳打卡计划的时候,我居然有点骄傲,我在中国最好的城市之一里面有了一席之地,而且还不用承受背井离乡的无奈”,在大湾区大城、小城之间,还有无数的“梁海”找到了双城生活的解答,桥的这头,是梦想的竞技场,桥的那头,是理想的归宿。
  在那幅徐徐展开的未来宏图中,深中通道缝合了城市之间的时空距离,消弭了心理距离,将整个大湾区织入一张繁复的经纬网。无论城南深处的往日回响,还是海湾彼岸的新时代憧憬,人们在这片土地上,携手并肩,共同执笔,在同一时空维度下和弦共鸣,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周毅仁提出了他的视角,在这样大的格局下,区域协调发展的难度还是比较大的。“千钧将一羽,轻重在平衡。”发展的不平衡是普遍存在的,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和解决问题。在发展中促进相对平衡,这是区域协调发展的辩证法,也是推动区域协调发展的根本路径。
  深中通道,也许就是驱动平衡的那一片羽毛。  
  采写:南都记者 焦明梁 张艳丽 潘莹瑜
  摄影:南都记者 赵炎雄 许松龙
  受访者提供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