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总统大选:哈梅内伊门徒贾利利领跑,温和派佩泽什基安紧随其后

图片
6月28日,伊朗德黑兰,伊朗妇女在总统选举中排队投票,以选出易卜拉欣·莱西在直升机坠毁中丧生后的继任者。
在伊朗紧张且备受关注的总统选举中,哈梅内伊的坚定追随者赛义德·贾利利在初步计票中稍占优势,领先于温和派候选人马苏德·佩泽什基安(Massoud Pezeshkian)。此次选举正值伊朗民众对经济困境日益不满及西方对伊核计划施压加剧的背景下,选票的统计工作正紧张进行。
据内政部官员穆罕默德·埃斯拉米周六透露,在已统计的1030万张选票中,强硬派前核谈判代表贾利利收获了超过426万张选票,而佩泽什基安则获得了约424万张选票。据内部消息,此次选举的投票率约为40%,低于预期,且现场观察者向路透社报告称,德黑兰及其它城市投票站点并未出现人潮。
图片
6月29日,伊朗德黑兰,在易卜拉欣·莱西因直升机坠毁身亡后,一名选举工作人员在投票站投票结束后打开投票箱。
伊朗塔斯尼姆通讯社预测,鉴于前总统易卜拉欣·莱西在直升机坠毁中不幸遇难,本次选举极有可能需要进入第二轮投票才能决定下一任总统人选。此时,以色列与伊朗盟友哈马斯和黎巴嫩真主党之间的冲突正加剧地区紧张,西方对伊朗核计划的压力也在攀升。
虽然此次选举不太可能引发伊朗政策的根本转向,但其结果或将对85岁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自1989年以来的统治产生继任影响。神职阶层亟需高投票率来缓解民众对经济困境及政治自由受限的不满情绪,进而稳固政权合法性。
图片
6 月 28 日,伊朗德黑兰,一名伊朗妇女在总统选举中投票,选择易卜拉欣·莱西在直升机坠毁后去世的继任者。
未来总统虽难以撼动伊朗核政策或对中东民兵组织的支持,因这些关键决策由哈梅内伊一手掌控,但其日常管理政府的能力将影响伊朗外交和内政的调性。贾利利自称是“velayat-e faqih”(最高法理学统治)的忠实信徒,这是伊朗伊斯兰政体的基石,赋予了哈梅内伊至高无上的权威。
伊朗总统大选在严格筛选后,形成了三名强硬派与一名温和派的对阵局面,后者忠诚于最高领袖。选举监督机构从最初80名候选人中仅挑选了六名,其中两名强硬派候选人随后退选。
图片
6月28日,伊朗德黑兰,总统候选人赛义德·贾利利在总统选举中投票。
佩泽什基安获得了改革派阵营的支持,这一阵营近年来在伊朗政治中逐渐边缘化。分析人士指出,近年低迷的投票率反映了伊朗体制合法性的削弱。2021年总统选举的投票率仅为48%,而在3月的议会选举中,这一数字降至41%,创历史新低。
塔斯尼姆通讯社报道,根据未证实的消息,贾利利与佩泽什基安可能将进入第二轮选举。若无候选人获得所有选票(含无效票)的过半数支持,决选将在首名候选人之间展开,于宣布结果后的首个星期五举行。
图片
6 月 28 日,伊朗德黑兰,一名伊朗妇女在总统选举中。
面对美国退出2015年伊核协议后带来的经济困局、国家腐败及制裁重压,所有候选人均承诺重振自2018年来萎靡不振的经济。
贾利利的支持者中,有人认为他是正义与反腐的象征,尤其重视他未将伊朗外交政策与核协议挂钩。佩泽什基安则主张与西方缓和关系、推动经济改革、社会自由化及政治多元化,同时承诺尊重宗教着装规范,但坚决反对对女性的任何侵犯。
图片
6月28日,伊朗德黑兰,总统候选人马苏德·佩泽什基安在总统选举中投票。
佩泽什基安的努力旨在唤醒改革派选民的热情,他们近年来因失望而远离投票箱。他可能从强硬派选票分散中获益,尽管部分选民仍对他的政策纲领持观望态度。
关注『跟着大事跑的人』,全球热点一手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