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的故事》黄亦玫跟方协文离婚究竟分了多少钱?真相藏在3个细节里,细思极恐

图片
对比黄亦玫的4个男朋友,互联网创业新贵方协文,肯定是最有钱的。
而且,方协文的大部分钱,都是在跟黄亦玫婚姻存续期间挣的。
那么问题来了,黄亦玫跟方协文离婚时,到底分了多少钱?
虽然剧中没有明确说明,但早已埋下3处伏笔。
第一个细节,离婚后方协文住的房子。
离婚后,方协文还是住在他们买的那套上海房子里,说明他们没有卖掉房子,分割房款。
更大的可能是,方协文算出一半房款,扣掉要还的房贷,将这部分钱折现给了黄亦玫。
第二个细节,黄亦玫回北京后开的车。
网友戏称,“黄亦玫在上海只能挤公交,回北京就能开上小汽车了,还是北京家人对她好。”
但这辆车,真是黄亦玫的家人给她买的吗?
黄亦玫的父母早已退休,即便退休金不低,黄亦玫也不愿意拿走父母积蓄买车。
毕竟她当年去上海读书,都没跟父母要钱。
哥哥黄振华可能愿意支援一些钱,但黄亦玫考虑到嫂子,也不会轻易跟哥哥开口。
更大的可能是,这辆三四十万的奥迪车,是黄亦玫拿离婚分到的钱买的。
图片
第三个细节,方协文公司的股份。
方协文创业的第一笔资金,是黄亦玫给的,但也不会特别多,姑且算作10万块钱吧。
这些钱被方协文折成了公司的部分股份,算在黄亦玫名下。
但他的算盘扒拉得很清楚,早就打算把钱还给黄亦玫,拿回股份。
因此,离婚时,黄亦玫拿到手的,只有折现的部分房款,和她给方协文投资的10万块钱,估计不超过50万。
这些钱,买了奥迪车,再留点备用金,也就不剩什么了。
所以,黄亦玫没有钱给姜雪琼的美术馆投资,也没钱另买房子,搬到外面住。
这正是观众为黄亦玫愤愤不平的一点。
方协文创业成功的最大功臣,明明是黄亦玫这个“天使投资人”,但她在方协文身上获得的回报,实在是太少了。
为什么方协文这么不思回报,而黄亦玫就这么憋屈地忍了?
他们的选择,恰好反映生活中“施恩者”和“受恩者”的人性博弈。
我们之所以对方协文不满,是因为我们站在黄亦玫的“施恩者”角度。
觉得方协文应该“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就算不把全部的钱给黄亦玫,起码也得给一半。
就好像我们借给一个人钱,觉得他还了钱还不够,还应该给点利息,请我们吃顿饭,再时时刻刻念着我们借钱的恩情。
图片
而方协文,站的是“受恩者”的角度。
在他看来,黄亦玫并未跟他一起创业,只是借了他一笔钱。
他把钱一分不少地还给黄亦玫,还供着黄亦玫的吃喝用度,已经算是还完她的恩情了。
对比两者的想法,我们能看到人性的幽暗之处——更多地看到自己的付出,看轻别人的付出。
如果黄亦玫和我们一样,以“施恩者”的心态看待方协文,那她可能会感觉非常糟糕。
我给你那么大的恩情,你就回报我这么一点,真是个白眼狼!
见到方协文租更大的办公室,买上海别墅,买北京豪宅,开100多万限量版奥迪霍希豪车,黄亦玫很可能会愤愤不平。
为啥剧中的黄亦玫,并未觉得方协文回报得太少?
不止因为她不在乎物质,更因为她达到了“施恩者”的更高境界。
《菜根谭》中写道,“施恩者内不见己,外不见人,则斗粟可当万钟之惠”。
意思是,一个人给了别人恩惠,但自己并未把这当回事,也没觉得别人应该加倍回报,这样的人,反而能获得更多无形的回报。
黄亦玫的心态正是如此,她没觉得自己掏钱,还跟哥哥借钱,支持方协文创业,是多么了不得的事,也就不要求方协文回报多少。
这让她心态平和,不会因为前夫过得风生水起而嫉恨,也不会觉得自己没钱而黯然,不会天天唾骂方协文“没良心”。
无形中,方协文给她回报了更多的东西。
方协文帮黄亦玫搞定了特别难约的心脏科专家号,离婚后也时常去丈母娘家,以“半个儿”的身份尽孝。
就算方协文没这么做,黄亦玫也不在乎,她的内心始终轻松愉悦。
这也给我们一定的启示。
当我们帮助别人时,最好别希望别人回报多少,否则很容易失望,进而心态失衡。
当我们被别人帮助时,则要多多回报,嘴上多提对方的恩情。
这样,别人会觉得我们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下次更愿意帮我们。
您对此怎么看?
图片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