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新型减肥药平均瘦16.8公斤,全球减肥药迎来春天?带你走进减肥药的真实世界

大众对美的渴望和对健康的强烈需求,造就了减肥药的风口。近几年,降糖减重的GLP-1药物在全球市场上狂飙,仅司美格鲁肽的销售额就从2022年109亿美元飞涨到2023年的212亿美元。
在很多人眼里,肥胖算不上一种疾病,没人犯得上为了减肥对着自己扎针。但是现在情况变了,减肥药成为市场的香饽饽。6月25日,记者从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获悉,用于长期体重管理的司美格鲁肽注射液诺和盈在中国获批上市申请。有内分泌科专家表示这将彻底改变肥胖症治疗格局。
在全球减肥药赛道上,诺和诺德、礼来两大巨头遥遥领先,因为销售火爆,迅速跟进者正在研发不下上百种药物。记者深入调查,带你了解减肥药的真实世界。
图片
近10年来美国首个用于减肥的新药获批
生活越富裕,肥胖人群越多,带来的健康问题也越严重。早在1997年,世界卫生组织就已将肥胖定义为疾病。依据中国人群的肥胖标准,中国成年人肥胖人群比例为16.4%。肥胖不仅影响身体活动,而且与超过200种疾病相关,因此,肥胖常被视为“万病之源”,减肥药一直是医药巨头研发的重点目标。
长期以来,减肥药的研发都不算成功,像西布曲明、苯丙醇胺(导致脑出血)、阿米雷司(导致肺动脉高压)、芬氟拉明等(导致心律失常/死亡)等曾被批准用于治疗肥胖的药物,也因各种严重不良反应而全球撤市。
近年来,安全有效的减肥药研发迎来曙光。2021年6月,由诺和诺德公司开发的司美格鲁肽获得美国FDA批准其用于治疗普通肥胖患者(商品名:Wegovy“诺和盈”),它是自2014年以来美国FDA批准的首款用于控制普通肥胖症或超重的新药。2021年9月,它又获得英国药品和保健品管理局(MHRA)批准。目前,诺和盈已在全球超过10个国家和地区上市。
2021年4月,司美格鲁肽原研首次在中国获批上市,用于辅助饮食和运动以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商品名为“诺和泰”。当时国内就有不少人打擦边球,把该药用来进行减重。
今年6月25日,“诺和盈”终于在我国获批,其具体适用于:作为低热量饮食和加强运动的辅助手段,用于治疗肥胖(BMI≥30kg/m²)或超重(BMI≥27kg/m²)且存在至少一种体重相关合并症(如血糖异常、高血压、血脂异常、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或心血管疾病)的成人患者。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临床营养科陈伟教授表示:“针对过去20多年间中国批准用于肥胖症治疗的药物非常有限的临床现状,新型医学减重药物可为患者提供安全、有效且便利的治疗选择,能够帮助中国肥胖症患者科学管理体重及相关的疾病风险。”
在国内,由于诺和诺德司美格鲁肽以及华东生物利拉鲁肽注射液(2023年获批)均可用于肥胖或体重超重。年初司美格鲁肽降价,在公立医院1.5ml和3ml的司美格鲁肽价格分别为421.34元/支和716.28元/支。据诺和诺德财报,司美格鲁肽皮下注射制剂(诺和泰)2023年销售收入957.18亿丹麦克朗(139.17亿美元),其中在中国的销售额已达48.21亿丹麦克朗(约49.40亿元人民币)。
减肥药销售火爆,引发全球追捧
2023年11月,礼来旗下的tirzpatid(替尔泊肽)被美国FDA批用于减重,12月在药房正式销售。GLP-1礼来和诺和诺德双雄缠斗的同时,谁都不愿意错过这一潜力无限的市场,越来越多的药企加入。罗氏斥资27亿美元收购糖尿病和肥胖疗法明星企业CarmotTherapeutics,阿斯利康引进诚益生物的小分子GLP-1受体激动剂,勃林格殷格翰重点推进GLP-1R/GCGR双靶点激动剂BI456906,默沙东同样布局GLP-1R/GCGR双靶点激动剂……
国内市场的竞争更是白热化,调查数据显示,仅GLP-1这一减重靶点,国内就有超过100款药物正处于临床研发阶段。
图片
新型减肥药疗效媲美外科手术
减肥难,难在哪?疗效不确切。“实际上哪怕不能实现体重正常,但是能够达到超过5%甚至3%以上的减重都有可能获益。”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内分泌科主任陈宏表示,这个获益可以体现在各个方面:第一,慢性病会减少,比如心血管疾病会明显减少,甚至肿瘤都会减少;第二,寿命可能会延长。
研究显示,依靠控制饮食、适当运动等方式减重的幅度平均7%。陈宏主任指出,很多肥胖人群很难减重,比如有肥胖基因、BMI超过40,用常规办法很难达成减肥,饮食控制只是杯水车薪。“减肥是个意志活,还要控制反弹的问题。”
而目前已上市的GLP-1机制减肥药能够实现几乎媲美减肥手术的减重率。以诺和诺德的诺和盈的全球大型临床研究STEP系列研究为例,其共纳入约25,000例超重和肥胖受试者,试验结果表明,与安慰剂相比,诺和盈治疗群体体重降低幅度平均达到17%(16.8kg),并可以持续16个月。同时,还可减少腰围、降低内脏脂肪、改善血脂、延缓糖尿病前期进展等。
因此对体重基数比较大的人群来说,药物减重是一种比较有效的办法。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内分泌科主任李萍告诉记者,诺和盈的活性成分为司美格鲁肽,即胰高血糖素样肽-1(GLP-1)类似物。从作用机制来看,GLP-1受体激动剂通过与GLP-1受体结合并激活受体而发挥作用。GLP-1受体存在于大脑中与食欲调节相关的几个区域。在肥胖症患者体内,其可帮助患者减少饥饿感,增加饱腹感,同时降低食物渴求,达到帮助患者减少热量摄入从而降低体重。
“患者需要做的就是一周扎一针,类似糖尿病患者注射胰岛素一样,在肚皮上注射,从而控制食欲,减少体重。”李萍说,“目前用于减重的诺和盈尚未进入医院,但之前用于2型糖尿病的诺和泰其减重效果明显,我们有患者使用半年,不仅稳定血糖,减重也可达到20-30斤。”
停药反弹以及掉肌肉或是减肥药面临的难题
虽然替尔泊肽、司美格鲁肽等GLP-1减肥药的减重效果强悍,但需要持续用药,一旦停药可能存在“反弹风险”。李萍指出,而且药物达到一定的疗效后,后面的减重幅度就会越来越小,甚至进入瓶颈期。而一旦停药,恢复之前的不健康的饮食习惯,体重或反弹得更为严重。
“你不可能一辈子都用减肥药来维持体重啊。”李萍说。
同时,减肥药带来的一些副作用,包括恶心、呕吐和腹泻也引起了专家的注意。李萍表示:“我们使用GLP-1减肥药的患者中有10%-20%不能耐受,哪怕从最小剂量0.25mg开始,有的患者也会感觉不适,而且因为每周注射一次,有的患者也很惧怕针头。”据用药依从性研究,少于一半的糖尿病患者能坚持使用注射GLP-1一年以上(包括一周一次),能坚持使用两年以上的患者只有约30%。
当然,也许这些副反应、扎针都不算很大的问题,值得关注的是,当减掉的体重之中,可能有40%来自肌肉的消失,也就是说,减脂的同时也会减掉肌肉。李萍解释,毕竟GLP-1减肥药主要不是通过代谢脂肪的方式来降低体重的,而是控制人的食欲,减少进食量和肠胃蠕动来实现“能量控制”。
这一点对于中老年人,尤其是需要抗衰的人群来说,降低肌肉量,代价有点大。李萍认为,“其实,这就是单纯控制饮食减肥一个明显的副作用,比如用代餐、节食等,很容易就会导致在减重时,丢失肌肉,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减肥后,感觉皮肤松松垮垮,因为一部分肌肉也被减掉了。”
同时,由于肌肉减少会增加患心血管疾病、骨质疏松症的风险,这无疑创造了新的需求——降脂增肌作为新一代减肥药物或伴侣的研发方向,比如再生元,其重申2024年进入减肥赛道的计划,希望通过在司美格鲁肽中加入trevogrumab和garetosmab的组合方法,来提高患者的减肥质量,也就是减重不减肌。
延伸阅读:
近日,国家卫健委等16部门联合启动“体重管理年”活动,力争实现全民健康体重管理的意识和能力显著提升、健康生活方式更加普及的目标。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研究员赵文华表示,首先要正确认识体重,体重BMI指数和腰腹肥胖指数是两个基本评判标准。以BMI计算,数值超过24为超重,超过28则步入肥胖行列。
其中针对两个重点人群的减重策略提到:职业人群即青壮年和劳动力人群,重点是指导个人平时加强体重监测和定期体检,培养健康生活方式;老年人在预防肥胖的同时,也要预防肌肉减少,减缓身体机能的衰退,降低发生跌倒和骨折的风险。
图片
专家的话: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临床营养科陈伟教授表示:“针对过去20多年间,中国批准用于肥胖症治疗的药物非常有限的临床现状,新型医学减重药物可为患者提供另一个治疗选择,这对肥胖及相关疾病的临床实践具有深刻影响。”
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母义明教授表示:“体重管理不应单以减重为目标,同时应关注到减重后的体重维持,以及还应涉及肥胖相关危险因素和并发症的预防和改善,关注代谢益处和远期健康获益。”
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内分泌科主任陈宏表示:“只要你做体重管理都能减重,有几个办法挺好:第一个是经常上秤。天天上秤,对自己有一个警醒,就像我们天天测血糖一样,看到血糖高了就害怕,就开始注意。上秤体重又超标了,自然要控制;第二个办法就是写日记。每天吃了什么东西,哪怕吃了几粒花生,喝了几杯咖啡,全部记下来,一天下来,就知道热量都从哪里来。减重过程中,生活方式干预是要坚决贯彻的,在梅奥诊所减重的六条建议里,大部分的工作都是改造病人世界观,方法其实,重点是改造世界观,也就是说,减重必须坚信自己要减重,首先要了解为什么要减重?坚定减重的信心非常重要,否则减重就是反反复复的一条漫长而无效的路。”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内分泌科主任李萍表示:“减重、降糖的新型药物增多,对医生来说自然是好事,但是每次我给患者开药的时候,都要叮嘱他们,不可单纯依赖药物减肥,因为药物都有瓶颈也有副作用,而且停药后可能反弹,因此一定要强调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管住嘴迈开腿。说到底,减肥没有捷径可言。”
文、图 | 记者 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