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评论员:菲律宾黔驴技穷后想和谈,玩真的还是假的

全文2077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菲律宾方面近来频繁呼吁中菲就南海主权争议问题展开外交谈判,但外界对其诚意表示怀疑。

02专家刘和平认为,菲律宾方面在南海主权争议中玩弄伎俩,既不高明也不复杂。

03然而,刘和平指出,菲律宾在南海主权争议中仍有不利形势,如西方谚语所说“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东西,在战场上也得不到”。

04专家建议,中方在应对菲律宾方面的和平谈判呼声时,应要求对方停止勾结境外势力、停止挑衅行为并承认并遵守君子协议。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菲律宾总统马科斯
直新闻:对于菲律宾方面近来频频呼吁中菲就南海主权争议问题展开外交谈判一事,您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确实,上至近年来中菲南海主权之争的始作俑者菲律宾总统马科斯,中至最近在中菲南海主权之争上频频放狠话的菲律宾外交部长马纳罗和菲律宾驻美国大使罗慕尔德兹,下至以菲华商联总会为首的菲律宾32家社团,都在高举和平主义的大旗,呼吁中菲两国要通过外交谈判来解决南海主权争议。这种情况甚至给人一种错觉,好像前段时间中菲围绕南海主权问题而爆发的一轮又一轮的冲突压根就没有发生,更不是由菲律宾单方面挑起的。
这也就难怪外界尤其是中方会产生一个疑问,即菲律宾方面究竟唱的是哪一出,是在玩真的还是玩假的?
对此,我的看法是,菲律宾玩弄的这些招数,既不复杂更不高明,我们一眼就能够看穿:
首先我认为,近年来菲律宾在美国的支持和纵容尤其是在美国的军事承诺下,对中国的南海岛礁主权发起的连番冲击,肯定是在玩真的。因为他们真心地相信,只要中菲在南海主权问题上发生了冲突,美国就一定会依据《美菲共同防卫条约》来保护菲律宾。同时他们也真心地相信,中方一定会在美国的“淫威”下作出让步。这是由菲律宾决策层的政治智商和政治判断能力决定了的。
其次,菲律宾现在提出要和谈,也并非完全是在玩假的,这是黔驴技穷、被逼得走投无路之后的必然结果。因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在所有的力量包括所谓民间的、行政的也就是海岸警卫队的、军方的全部都出动了,所有的招数都用尽之后,他们并没有在这些冲突中占到任何便宜。而且尤其让他们感到绝望的是,口口声声承诺要保护他们的美军,却躲在一边吹海风、晒太阳、看热闹。也就是说,正是在所有武的招数都用尽了的情况下,他们才不得不转而采取文的招数。
再者,无论是武的还是文的,无论是硬的还是软的,有一点菲律宾方面是不会改变的,那就是继续侵占中国南海岛礁主权,尤其是继续对仁爱礁上坐滩的那艘破军舰进行补给与维修。也就是说,菲律宾觊觎中国南海岛礁主权的贼心是不会死的。对此,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
图片
直新闻:也有人认为,菲律宾主动提出和谈,只是在为下一步挑战中国南海岛礁主权积蓄力量和争取时间。对此,您又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在前面说过,菲律宾方面的那些小伎俩,既不复杂更不高明,因此中方没有必要去猜,更没有必要去担心。因为在中菲南海主权之争中,有这么几个对菲方不利的大形势,是不会改变的——
第一,西方有句俗话说:“假如你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那在谈判桌上也不要想得到”。中菲两国虽然还没有走到在战场上兵戎相见的地步,但是这段时间以来,中菲已经通过各种方式交手较量过好几个回合,其结果都是菲律宾方面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反而是拿中国的海上执法力量毫无办法。在菲律宾的所有招数都已用尽、所有底牌都已出尽之后,这个时候再走上谈判桌,他们手上也就更加没有谈判筹码了。
第二,假如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上,菲律宾还要仰仗美国的撑腰继续胡搅蛮缠,那当前解决中菲南海主权之争的战略机遇期,不仅不在菲律宾手上,反而是在中国手上。因为当前正处于焦头烂额状态下的拜登政府,不仅要应对正在燃烧的俄乌冲突和中东局势,而且还要应付美国国内的总统大选。在这个时候,假如菲律宾进一步无理挑衅而遭到中方的重拳打击,我想拜登政府只会袖手旁观。
第三,在中菲南海主权之争上,中国不怕拖,因为时间是站在中国一边的。而时间之所以是站在中国一边的,是因为中菲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而且未来还会越拉越大。
第四,在解决中菲南海主权之争上,中国工具箱中的工具多得是,而且都还没有拿出来用过。比如,在中菲南海主权之争上,中方完全可以化被动为主动,既然你不肯撤走仁爱礁上的那艘破军舰,同时还在中国的仙宾礁上采取新的“坐滩”行为,那我们也可以“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也就是“依葫芦画瓢”,也派出几艘船只,前往被菲律宾占领的那些中国岛礁上“坐滩”,并依据菲方的应对措施来制订中方的下一步行动计划。假如菲律宾要来蛮的,强行拖走中方的坐滩船只,那我们也就可以如法炮制,拖走菲律宾在仁爱礁上的“坐滩”军舰。
图片
直新闻:面对菲律宾方面发出的和平谈判呼声,您认为中方又应该如何来应对呢?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注意到,在菲律宾方面发出密集的和平谈判呼吁之后,只有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的新闻发言人,作了一个简单与原则性的回应,而且只是对菲律宾33家民间社团的呼吁进行了回应,并没有搭理菲律宾总统马科斯与菲律宾外长的呼吁。除此之外,至少截止目前为止,中国外交部并没有作出正式的回应。
我认为,这背后的原因有三个:第一,最近菲律宾方面在美国的支持与纵容下,对中国南海岛礁发起的密集挑衅与冲击行为,已经破坏了中菲之间和平谈判的良好氛围;第二,菲律宾总统马科斯拒绝承认与遵守中菲两国在杜特尔特执政期间达成的君子协定的行为,已经严重破坏了中菲两国的政治互信基础;第三,在当前的中菲南海主权之争当中,无论是时与势,还是相关的道义基础,都是站在中国这一边的。在这种情况下,无论菲律宾是来文的还是来武的,来软的还是来硬的,中国都不用怕,都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从容应对你的各种表演。
因此我认为,假如菲律宾方面真的有诚意要谈判,就应该第一主动停止勾结境外势力介入中菲南海主权之争;第二全面停止对中国南海岛礁发起的挑衅行为,尤其是停止对仁爱礁上“坐滩”军舰的补给与加固行为,并且从仙宾礁上撤走新的“坐滩”军舰;第三承认并遵守中菲几年前就南海主权之争达成的君子协议。这三点,应该作为中菲重新启动外交谈判的前提条件。
作者丨刘和平,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