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贵家族,珠宝大卖140亿!

全文1980字,阅读约需6分钟,帮我划重点

划重点

01香港珠宝巨头六福因金价飙升影响黄金产品销量,近三个月中国港澳地区、内地市场的同店销售额分别下跌35%、20%。

02六福主席黄伟常信心不改,继续逆势扩张,掌控着3500多家门店,渗入内地600多个城市。

03然而,钻石首饰销售疲软,1-3月钻石首饰销售同比下跌了37%,六福定价首饰收入降至39.1亿港元。

04为此,黄伟常计划加大推广毛利更高的定价黄金产品,同时发力电商渠道,打造新增量。

05另一方面,六福在内地市场多点发力,包括孵化新品牌、拓展下沉市场等,以应对激烈竞争。

以上内容由腾讯混元大模型生成,仅供参考

图片
记者丨李惠琳 编辑丨谭璐
香港珠宝巨头六福,正在经历阵痛。
6月28日,六福在年报中透露,因金价飙升影响黄金产品销量,近三个月,中国港澳地区、内地市场的同店销售额,分别下跌了35%、20%。
六福是香港四大珠宝品牌中,最年轻的一家,由黄伟常家族执掌。港姐杨宝玲早年即入伙,从这笔投资来看,她堪称最精明的港姐。
过去一年,进账153亿港元,合约人民币140亿,大赚17.7亿港元,合约人民币16亿。
图片
金价高企打乱了公司复苏节奏,黄伟常信心不改,继续逆势扩张。当下,他掌控着3500多家门店,渗入内地600多个城市。
他不敢掉以轻心,因应变化,调整策略。
双重冲击
生意风向的转变,黄伟常年初就感受到了。
2024年起,黄金现货价格从每克约460元上涨至540元以上,涨幅达17%。六福的产品价格也水涨船高,飙至700多元,涨幅超过10%。
黄金和铂金是六福的主打品类,去年卖了103亿港元,贡献总收入七成以上。
高金价下,消费者观望情绪加剧,下单谨慎,迅速传导至销售端。
1-3月,港澳地区市场、内地自营店的黄金产品,销量(重量)分别下滑6%、17%
金价飙升的影响是群体性的。同期,周大福周大生等,都出现业绩波动。
黄伟常的挑战还在于,钻石首饰的销售也疲软。
过去,钻石与“ 爱情”绑定,在婚嫁市场一度颇受青睐,现在,这些产品因变现渠道少、贬值快,慢慢卖不动了。
去年,六福定价首饰的平均存货周转增至738天,比上一财年长了82天。今年1-3月,钻石首饰销售同比下跌了37%
六福的生意模式,主要靠赚加工费。
以钻石为主的定价产品,以其复杂工艺和时尚设计,拉高附加值,是公司重要的利润来源。
图片
2024财年,定价产品的毛利率高达36%,比克重计价黄金产品高出17个百分点。
不过,钻石销售萎缩,过去两年,六福的定价首饰收入降至39.1亿港元,一年少卖1.2亿港元。
六福主打天然钻石,记者在探店中看到,有门店对钻石首饰打出8.5折、6折的优惠。“现在买黄金的人多,钻石没以前那么好卖了。”有店员表示。
为了补上钻石下滑的缺口,黄伟常计划加大推广毛利更高的定价黄金产品。
稍有安慰的是,高金价影响销售,却有助改善毛利。去年,六福黄金及铂金产品的毛利大幅提升67.2%至20亿港元。
抢占下沉
成立于1991年的六福,初创团队是一班超逾50年珠宝业经验的专才,核心人物包括黄伟常、谢满全、杨宝玲。
三人分工明确,黄负责企业策划和管理,谢负责采购和生产事务。
杨宝玲曾是港姐冠军,早期以代言人身份,为六福提升知名度,更入股成为联合创始人,担任非执行董事。
如今,杨宝玲已退出董事会,谢满全仅任非执行董事兼名誉顾问,执掌大权在黄家人手里。
现年73岁的黄伟常,身兼集团主席、行政总裁两职;其儿子黄浩任集团副主席;女儿黄兰诗任副行政总裁,三人各占据一个董事会席位。
另外,其兄弟黄伟棠,在公司任高级业务总监。
有别于周大福八成收入来自中国内地,六福进场晚,内地收入占比不到一半。
这几年,市场争夺战越发激烈,黄伟常也在加紧扩张步伐。2022年制定的“ 三年企业策略”中,最优先的一项即为拓展内地市场
2023财年,六福在内地新增216家金店,2024财年又多了478家。截至3月末,在内地门店数量增至3490家,占比达97%。
图片
黄伟常旗下过半的门店,押注在下沉市场,这被视为黄金消费的新增长点。
仅2023年财年,在三线及以下城市,就新开117家门店,为开店最多的区域。
六福还砸钱收购。今年1月,六福收购香港资源控股50.49% 股权,由此将“ 金至尊”品牌收入囊中。
金至尊的主打市场就在三四线城市,218家门店被并入后,六福的下沉市场网络将进一步扩充。
这笔交易正值金至尊的经营低谷,黄伟常花了约1亿港元买入,算是抄底。
多点发力
与同行一样,六福在内地跑马圈地,主要靠加盟商。截至3月,授权品牌店3322家,占内地门店总数的95%。
这些品牌商,六福赚取批发差价和品牌授权费,收入不多,胜在成本低、利润好
2023财年,这一渠道贡献的溢利达11.47亿港元,占总量66%,2024财年因钻石销量不佳,下降至42%。
图片
同质化的黄金赛道,渠道扩张是核心增长动力。
企查查数据显示,现存金饰相关企业6.92万家。单在A股和港股,就有19家珠宝类企业,另有2家在冲刺IPO。
作为腰部品牌,六福的门店数不到周大福一半。激烈竞争中,黄伟常既受到头部玩家的挤压,也在警惕新晋玩家的赶超,以及深圳水贝商家的蚕食。
今年1-3月,六福旗下96%的内地品牌店,同店销售下滑3%。
黄伟常仍保持乐观,计划继续扩张。相比之下,周大福采取收缩动作,前三个月门店净减少94家。
黄伟常的信心来自两方面:
一是消费者会逐渐适应高金价,黄金销售有望恢复;二是在扩大内需政策下,零售气氛将会改善。
他多点发力,寻找新增量。
一是,多线作战,以多品牌和产品线,触达不同喜好的人群。
在主品牌之外,黄伟常在内部孵化了4个新品牌,包括Goldstyle、福满传家、六福精品廊 、Love LUKFOOK JEWELLERY。这些新品牌,合计248家店,多数开在内地市场。
图片
其中福满传家的门店最多,主打古法和翡翠镶嵌工艺,贴合现下的国潮消费。其次是Goldstyle,采用特殊加硬工艺,保留足金,呈现K金的时尚款式,贴合年轻人需求。
二是,发力电商渠道,打造新增量。
去年,六福的内地电商收入18.4亿港元,平均售价1800元人民币。
黄伟常还计划在海外投入更多资源,来年净增15家门店。
变局之下,稳住生意不易,黄伟常和六福,短期考验不小。
文中图片来自六福珠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