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高官为要不要禁止戴头巾吵了N次,卡德罗夫要求侦委会主席小心用词

6月初,俄罗斯政界多位高官争论要不要立法禁止穆斯林女性穿戴遮住脸部的宗教服装一事,原本已经偃旗息鼓。
但23日这天,5名信奉激进意识形态(此处指瓦哈比教派)的伊斯兰教徒在达吉斯坦发起恐袭致多人死亡,又激发了政客们对上述立法举措的争论。
图片
△穿着希贾布的哈迪扎特·卡德罗娃
此番争论主要涉及两派,一派是支持立法禁止,一派是反对实施禁令,截至目前,持反对意见的官员有:车臣共和国总统拉姆赞·卡德罗夫、杜马议员亚当·德利姆哈诺夫。
持支持意见的官员有:达吉斯坦共和国领导人谢尔盖·梅利科夫、侦查委员会主席亚历山大·巴斯特雷金、前不久落选总统的国家杜马副议长弗拉迪斯拉夫·达万科夫、杜马议员米哈伊尔·马特维耶夫等等。
侦查委员会主席巴斯特雷金的观点
日前,在圣彼得堡国际法律论坛上,一名与会者向巴斯特雷金提问:中亚国家,尤其是乌兹别克斯坦当局禁止穿戴遮住脸部的宗教服饰后,那些不能穿戴尼卡布(niqab)的人移民到俄罗斯来戴,针对此种现象,俄罗斯是否会出台类似的禁令?
图片
△亚历山大·巴斯特雷金
巴斯特雷金回应称支持在俄罗斯禁止戴尼卡布(niqab)的提议,“国家杜马(下议院,主要负责起草、制定和通过法律)的任务就是通过一项你所说的法律禁令。为什么在那边都不让戴,在这边却可以。我不是立法者(巴斯特雷金领导的侦查委员会是刑事调查机关),我不知道。我赞同你的看法,应该紧急出台禁令。”
图片
△穿着尼卡布的女子
根据侦委员主席的说法,前不久发生的6·23达吉斯坦恐袭事件和6·16罗斯托夫州看守所人质劫持事件均是伊斯兰教主义者所为。
他表示:“他们甚至能够将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旗帜带到我国境内,因此国家杜马必须立马对这些现象作出反应。”
达吉斯坦领导人梅利科夫的观点
作为6·23恐袭案事发地的最高行政长官,梅利科夫(信仰东正教)在事发后,立马从安全的角度公开声明反对佩戴面纱。
图片
△谢尔盖·梅利科夫
他表示:“我个人反对穿戴尼卡布,原因之一是我执行过多起反恐任务。因为这种服装并不是高加索人特有的,躲着围巾后的人可能是男人,而穿戴它的女性也可以在宽大的袍子下面携带违禁品。”
但梅利科夫强调,激进伊斯兰教的根源不在面纱,“也不是尼卡布才出现的基地组织和ISIS(伊斯兰国)”。
图片
△西班牙电视剧《时间的针脚》中女主人公为了生计,长袍下浑身缠满了枪。
这里补充一件达吉斯坦社会面对穿戴尼卡布一事的反应。
据报道,6月28日,一名穿戴尼卡布的女子来到达吉斯坦一所医院看内分泌科医生,但医生因为她的穿戴拒绝看诊。
女子随即向当地的伊斯兰教巡逻队投诉,对方知晓后,来到诊所找医生的上级,强迫医生为此事道歉。
图片
△涉事女子和她求助组织的代表
但随后又有涉事医生发布的视频,称她并未因对方的穿着拒绝接诊,她们之前只是发生了一个小误会,她会在后续接诊时向对方解释清楚。
车臣总统卡德罗夫的观点
6月29日,卡德罗夫要求巴斯特雷金在发表有关伊斯兰教的言论时,要对其用词和言论慎之又慎,不要将伊斯兰教和恐怖主义相提并论。
图片
△拉姆赞·卡德罗夫
卡德罗夫呼吁:“有狂妄想法的狂暴的宗教狂和撒旦信奉的宗教,随便怎么称呼,他们和《圣经》《古兰经》《妥拉》没有任何关系,不要将他们混淆。”
他表示,如今的俄罗斯人民前所未有的团结在一起,但巴斯特雷金这种级别的高官发表这样的言论可能会给国家的社会政治局势造成极其不好的结果,“我们应该珍惜团结,而不是用好宗教或者坏宗教来划分社会”。
卡德罗夫强调,穆斯林不会实施恐袭。
国家杜马副议长达万科夫和议员德利姆哈诺夫的争论
5月28日,达万科夫向国家杜马提交了一份有关禁止在中小学穿戴将脸部部分或者完全遮盖的宗教服饰的法案
图片
△弗拉迪斯拉夫·达万科夫
该法案遭到统俄党杜马议员亚当·德利姆哈诺夫的严厉批评,他表示这样的禁令违反了俄罗斯宪法。
亚当·德利姆哈诺夫的非官方身份是车臣共和国总统拉姆赞·卡德罗夫的远亲,民间将其称为拉姆赞的“右手”。
图片
△亚当·德利姆哈诺夫
对此,达万科夫强调自己对所有的宗教信仰都非常尊重,但该法案是为了响应人们的呼吁制定的。
达万科夫表示:“毕竟我们大家过去和现在接受的都是世俗化的教育,这一点在宪法中也有体现……希贾布(hijab)和尼卡布(niqab)也是不同的。尼卡布通常会遮全脸,只能看见一双眼睛……这项法令说的是应该被禁止穿戴的是尼卡布。”
图片
△亚当·德利姆哈诺夫(左)和弗拉迪斯拉夫·达万科夫(右)
达万科夫强调:“我们各地区都存在差异。我非常尊敬各民族共和国,以及它们的文化。但各个地区都有大量的呼吁,这些呼吁认为,不能接受在中小学穿希贾布。因此需要对这些呼吁有所反应。重要的是,这不是一项禁止穿戴的法案……这也不是一个宗教问题或者民族问题,而是地区负责人或者学校可酌情决定有机会在特定地区实施限制的问题。”
图片
△不同的头巾
德利姆哈诺夫对此持强烈反对态度。
他表示,俄罗斯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国家,在这个国家“宗教传统和家庭价值观获得了最高程度的支持”,头巾是东正教女性服饰的一部分,而希贾布则是穆斯林女性服饰的一部分。
图片
△亚当·德利姆哈诺夫
德利姆哈诺夫认为,尼卡布是一种将脸部都遮住的女性服饰,而穿戴希贾布则是穆斯林女性的宗教义务;根据东正教的传统,妇女也应该戴头巾,这是虔诚、女性美和谦卑的象征。
图片
德利姆哈诺夫强调,如果达万科夫想禁止别人履行宗教规定,那么他就违反了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俄罗斯宪法,并指出副议长的倡议可能会造成俄罗斯社会的分裂,车臣当权不会支持此项法案。
普京此前有关面纱的表态
图片
△弗拉基米尔·普京
2012年12月2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出席伊斯兰合作组织(OIC,俄罗斯为该组织观察员国)会议时表示,“希贾布不是我们的文化,也不属于我们伊斯兰教的传统,我们为什么要引入对我们来说陌生的传统?”(文森|2024年6月30日)
阅读相关文章:
阿米尼死后1年伊朗升级头巾法:违规个人可判10年,罚5%资产,企业关停
挖个坑:“哈里发战士”、“安拉战友会”、“公正统治军”、“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和“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等多个恐怖组织活动的中亚地区是如何将禁止头巾令推行开的,俄罗斯为什么不参考一下呢?留作下期观察。
取材网络,谨慎甄别